2009年12月12日

O劇團創團作品:雙面芭比暖冬復刻版

時間:2009.12.5 2:30PM
地點:台北市立社教館文山分館B2劇場

名稱:O劇團創團作品 雙面芭比暖冬復刻版


首先,要感謝我的前同事兼好朋友Daisy,幫忙湊團購20張85折。我們是12/5下午場第一批買票的觀眾唷,前三排就這樣在某一天被我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給蓋掉啦!

今年6月的「三房一廳」是我非常喜歡的小品,短短的70分鐘,音樂好聽,故事也可愛,演員表現更是自然生動。現在想起來,臉上還盪著幸福的微笑。看完O劇團重新搬演的創團作品「雙面芭比」,一樣有種被救贖的感覺。

屏幕上,媽媽(呂曼茵飾)很溫柔的唱著搖籃曲,哄寶寶睡覺,歌詞裡有這世間多種美好的事物:美麗的花兒、溫暖的陽光、舒爽的微風、歡樂的小鳥,還有彼此關心的人們,彷彿沒有任何邪惡,充滿著希望,世界非常漂亮。

畫面切換到下一個場景:繁忙的傳統市場,有個婦人袋中的柳丁掉得滿地都是,急急忙忙的想要一一撿回......舞台上柳丁從兩側被扔擲出場,左邊的白衣小姐撿柳丁放入袋中,右邊的黑衣小姐也撿柳丁放入背包。然後,兩個人進到同一個空間:捷運車廂。

白衣小姐名叫依依,埋怨著工作對單身女子的懲罰條款:單身的人比較有空,所以可以幫忙cover有家室的人的工作。正當大叫著想要有個可以幫忙拒絕別人的人時,黑衣小姐被依依發現了。「你好,我是依依,我就是你。」黑衣小姐這樣說,搞得依依一個頭兩個大,陷入瘋狂的自言自語狀況:我瘋了 --> 我的案子做不好 --> 我會沒工作 --> 最後我就沒錢吃燒肉。這越來越沒邏輯的跳躍性思考,總覺似曾相似。沒錯,這類無厘頭又沒根據的程序推論,根本就是我日常生活的寫照嘛!我是個超愛自言自語的傢伙,特愛在腦袋上演可能的未來劇場,想像力自然幫忙揉出相對應的小人在腦袋裡亂跑,得出來的故事結尾 (也就是所謂的自我推論),總是會莫名的自己嚇自己。

好,文字碎碎念結束。回到劇本身,黑依依與白依依是同一個身體的兩個靈魂:白依依代表著天使般逆來順受的良善面,黑依依則是惡魔般自我防禦高的世故面。兩方(其實是同一個人)各持繩索的兩端,面對事情總是因意見不同而相互拉扯,小從博愛座讓座、飾品挑選,大到遵守紅綠燈指示、對於寂寞的見解,想法天差地遠。也難怪在走回家的路上,兩個人走走停停的,因為太容易相撞了!

回到家中,你會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麼?白依依壓起了寶特瓶做資源回收,黑依依則是懶洋洋的將自己沒入椅子,拿著一排5瓶各插著吸管的養樂多 (這件事情超幼稚,可是做起來又很有快感 XD),滿足貪婪的吸著。此時,關心環保議題、正氣凜然的白依依說了,只要是地球上的一份子,就要對環境盡份心力,白依依還在這個議題的國小作文比賽中得獎呢!為了呼應國小作文,這段演出的影像內容,找來三個刻意帶著國小黃色帽子的大男生,以逗趣誇張的臉部表情,搭配中規中矩還對仗的歌詞,讓這首資源回收歌有種大人裝小孩,彆扭裝可愛的有趣效果。

講到國小時期,在媽媽催促做功課與上芭蕾舞課的聲音裡,依依犧牲了那隻原本她可以救卻沒有救的淹死的小螞蟻。只是單純的一個選擇,不見了個生命,讓小依依有了對生命袖手旁觀的愧疚。對照起現在的時間點,即便溫室效應讓北極熊自相殘殺,卻仍舊改變不了我們「只」住在台灣的事實。於是,黑白依依開始爭執北極與台灣到底應該比較關心哪邊:「我還是有節能減碳、出門都搭大眾交通工具、氣溫不到28度不開冷氣、捐錢給環保團體,怎能說我不關心?」其實,這並非自私,而是社會讓我們不得不做出選擇、不得不冷漠。人生充滿著太多壓力和苦痛,光是顧好小我、努力讓自己運轉,就已經非常辛苦了。我在我能夠處理的狀況下,再去顧及所謂的大局,難道有錯嗎?

根本觀念上的差異,讓白依依氣得不跟黑依依講話。只見黑依依拿著迷你小吉他,自顧自的唱起了前年夏天在墾丁的廁所糗事。同行的朋友小鳳,除了插隊搶到廁所外,還藉此釣到帥哥一枚。比起守規矩的依依,不然廁所沒搶著,帥哥沒釣著,就連火車也沒趕著。排隊,讓白依依錯過了好多好多。

理解到這點的白依依,原本全白的雪紡紗洋裝上,被黑依依拉出一條黑色的絲帶,象徵黑依依的黑暗想法開始纏上白依依。

之後白依依不再是百分百的乖巧順從,不管是遇上了捷運性騷擾,或是和人發生擦撞事件,白依依都放膽去吵架。在當前的環境,誰敢大聲、誰就是贏家。至於那些曾經記得的仁義道德與良善還在嗎?還在,也還記得,但就僅止於記得而已。只見黑依依從全身黑的裝扮中,痛苦的抽出僅存的白色純潔,然後用力拋棄。

黑白依依來到街上,看見有人在路旁跌倒,袋中的柳丁散了一地。原本想上前幫忙的白依依,卻被黑依依給攔了下來。「台灣的法律是不會保護幫助別人的人的」、「走吧,像個路人一樣走吧,會有人去幫忙的。」就這樣的一個轉念,飛快而過的車子輾爛柳丁,也輾過了一條生命。幼時對螞蟻生命的愧疚感全數湧上白依依心頭,「白:我原本可以救他的」、「黑:我會這樣作是因為我是被教育出來的」,這一切的無奈與冷酷都是這世界教給我們的。黑白依依正式決裂:

黑:不會有人聽,沉默已經變成唯一的聲音。

白:你應該相信,還會有人願意聽見我的聲音。

黑:我的存款是零,我沒穿金戴銀,我對別人只是躂躂的馬蹄,沒有意義。

白:生命應該美麗,身體應該靠近,現在變得好不有趣,沒有意義。

黑+白:生活雖然很緊張,不管你身在何方,彼此關心不會忘。

白:只要一點點的希望,世界就會很漂亮。


就像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越在黑暗的地方越要尋找光明的存在,「只要一點點的希望,世界就會很漂亮」。長越大,看到的邪惡與心機也越多,會自然而然的構築高牆來保護自己,時不時擔心多伸出的援助之手,是否會被誤解為肇事之手。在猶疑害怕的一瞬,可能的機會就消逝不再回頭,空留遺憾與悔恨。所以,不要再遲疑不前,要相信所堅持的信念,相信小時候那純真的自己,接著就是放手去做。

劇末的影片,回到最初的傳統市場,婦人袋中的柳丁散落一地,急急忙忙的想要撿回。只是這次,多了雙幫忙撿柳丁的手......

每個人的身體裡都有黑白依依,她們存在於天秤的兩端,衡量事情的輕重緩急與利害關係,然後導引所該發生的反應與下一步動作。「雙面芭比」不是警世意味濃厚的道德倫理劇,也不用教條的方式表達,而是藉由這世界每天上演的真實事件,提供正反兩面的論述給觀眾思考。沒有強制規定該怎麼做,只是小小的暗示與微微的PUSH現代人那原本只是記得的良善,試圖將其喚醒與轉變成實際的行動。

比較O劇團的兩部作品,我是比較喜歡「三房一廳」的。或許「雙面芭比」是劇團初試啼聲之作,在劇情流暢度與故事銜接上仍有生硬尷尬處。像是引述小螞蟻的死亡故事、白依依突然做起的資源回收、以及從音樂季的插隊廁所事件轉變白依依的想法,有為了接續故事發展而刻意編排的做作感。反觀「三房一廳」,從頭到尾,一氣呵成,完全自然不匠氣,卻又能全然表達劇本想提的的想法,手法高明許多。

O劇團截至目前的兩齣作品已然讓我印象深刻,我將其定位在「療傷治癒系的精緻小品」。作品將現代人會碰到的生活議題,作了正面積極的解釋,並用幽默輕鬆的方式,佐以好聽好看的歌舞,呈現給大家。當這些議題的嚴肅與困難讓人感到疲倦時,進劇場看看O劇團,可以讓心靈受到澄淨的撫慰。

所以,要是問我:你願不願意成為O劇團的忠實粉絲?我會大聲回答:我願意!

2 則留言:

giwdul3883 提到...

奇怪 記憶力怎那麼好 細節甚至台詞都記得那麼清楚...

JimmyBlanca 提到...

哈哈 回到家後有認真的想過一遍 然後寫下來啦 XD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