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1日

2017劇場回顧



2016年的星座運勢說,2017年會是天秤座的好年。若真要說好的部分,大抵是完成了自己很久以來的願望,跑了一趟紐約百老匯朝聖吧!第一次有跑紐約的想法是《RENT》剛下檔的2008年,不過當時因為還是個窮學生,所以沒成行。隔了10年才踏上百老匯的土地,待了整整三個星期,落實白天排票、下午晚上看戲追星的簡單生活。人啊,果然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會最開心呢!也多謝老天保佑,出發前兩天的食物中毒腸胃炎,一下飛機就好了,完全沒影響與耽擱到行程。

這一年的台灣劇場大件事,除了年底林懷民老師宣布退休,牯嶺街小劇場進入18個月大修期外,7月的 WSD
(World Stage Design) - 世界劇場設計展在台北藝術大學舉辦,雖然沒有足夠的時間看演出,但光是參展作品就花了我整整兩天才看完!8月中在台北舉辦的世界大學運動會,優異的開幕典禮是滿滿劇場人的驕傲,我還記得翻開節目單時的興奮,怎麼這個也有、那個也有,滿坑滿谷的劇場人呀!伴著我成長的9月的臺北藝穗節,今年來到了第10屆。一如以往的擔任了看戲大隊,在台北各個街區奔跑看戲。從第3屆到現在,雖然體力沒年輕時好 (咦),但熱情與戰戰兢兢的心情倒是一直沒變。另外,由於臺中國家歌劇院實在是很會選節目 (NDT、Robert Wilson、音樂劇系列),這一年跑臺中看演出的機會多了,等到年底高雄衛武營加入戰局,相信劇場迷會幫高鐵台鐵與國道運輸提升不少業績!這兩年引進的英國國家劇院NT Live與各種劇場實況,讓喜愛劇場的朋友不用出國,也能看到優秀的國外劇場作品!光是2017年,我就看了16檔劇院現場,以往還沒那麼勤勞跑威秀看電影呢!

17年的6月我再度搬家,從板橋搬到永和,除了離公司近外,最方便的莫過於過個中正橋就到兩廳院劇院區了。這次的搬家看似是個人獨立事件,其實跟劇場也有點關係:將某名創作者列入黑名單。即便創作者有私德問題,過去總以為自己能保持良善的態度與心情看待演出,畢竟以人廢言、以人廢作品是很偏頗的!然而,因為4~6月的搬家事件與租約糾紛,搞得我心神不寧,找房找家具找法律諮詢,非常忙碌
(還拖著我妹一起忙碌)!等到一切都定下來後,我也把手上原本買的某名創作者的演出票券退了!就此之後,我只看得到對方私德缺陷的部分,即便作品再好、合作的舞者再優秀,我都看不見了。這段期間感謝被我打擾的法扶與律師友人,以及協助我為我打氣的所有師長朋友,當然,還要感謝雲門跟台新藝術獎。

回到我的劇場盤點,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是這年感受特別深的,也正好反映了2017年的劇場人生數字,來到近10年的最高峰!其實並沒有刻意想衝高數字,大概是一直都很餓,想知道的還有很多很多,所以能看就盡量看,然後跟腦袋裡既有的思維與眼界打架與對抗。我常常會思考我喜歡、不喜歡或是看了無感的原因:是不是因為我被過去的演出給豢養了?會不會跟不上年輕世代的想法 (我已經來到3字頭的中間啦 XD)?有沒有太侷限於用自己的眼光看世界?每每想起這些總是讓我十足惶恐。劇場是映照自己的一面鏡子,感謝劇場好朋友們一直願意帶著我在劇場玩耍,真心感謝。

我的場次計算方式跟往年一樣,有幾個原則:
1. 以節目計算,若同時看排與看正式演出,只算一次。
2. 再來以場次計算:雖然說是多人多演出,微舞作、春鬥、舞作選粹都各只記一次。新人新視野有兩舞一戲,所以舞蹈戲劇各算0.5。
3. 把 Theatre Live 與 Musical 拉出類別,因為這是今年漲幅的最大原因。
4. 個位數場次集合在一起,包含音樂、戲曲、歌劇、親子節目與藝文相關講座。
5. 其他類有17場,像是遙感城市、Sleep No More、尚未指稱的對話、人類派對、沙中房間與1:00AM等都放在這裡。

2017.01.12 褶子劇團:死刑犯的最後一天
2017.01.13 蝴蝶效應劇團:I, Claudia 我,克勞迪亞
2017.02.17 OISTAT講座:愛沙尼亞NO99 THEATRE講座
2017.02.17 NT Live:Les Liaisons Dangereuses 危險關係
2017.02.18 NT Live:Man and Superman 凡人與超人
2017.02.25 NTT TIFA - NDT 荷蘭舞蹈劇場:激膚 × 揮別 × 停格
2017.03.04 NTT TIFA - 柏林劇團 x Robert Wilson:彼得潘
2017.03.10 國光劇團:孟麗君
2017.03.11 TIFA - 二分之一Q劇場:流光似夢
2017.03.11 楊景翔演劇團x 思劇場:類型戲劇讀劇節 - 愛情篇
2017.03.12 TIFA - 無垢舞蹈劇場:潮
2017.03.12 新聲劇坊:英雄‧再見 (排)
2017.03.17 TIFA - 蘇黎世國家劇院:誰怕沃爾夫
2017.03.19 TIFA - 瑪姬‧瑪漢計畫:臉
2017.03.21 我城劇場:請你安靜 (Preview)
2017.03.24 NT Live:科學怪人強尼版Frankenstein - Jonny Lee Miller
2017.03.25 黃懷德 / 陳韻如 / 蔡博丞:春鬥
2017.03.25 NT Live:科學怪人BC版Frankenstein - Benedict Cumberbatch
2017.03.31 追困實驗室:為你朗讀VI :練習
2017.04.01 TIFA - 驫舞劇場:自由步 - 身體的眾生相
2017.04.02 TIFA - 奧斯卡‧柯爾斯諾瓦X立陶宛OKT劇團:哈姆雷特
2017.04.06 說話的狗表演平台劇團:愛,開玩笑 (排)
2017.04.08 / 2017.04.14 TIFA - 尼德劇團 Needcompany:兩個錯誤間的時光
2017.04.09 褶子劇團:閣樓上的安妮 (排)
2017.04.13 表演藝術聯盟:2016年海外駐地研究計畫參與製作人分享會(二)
2017.04.15 法國北方芭蕾舞團 Ballet du Nord:悲‧慾 Tragedie
2017.04.16 TIFA - 四把椅子劇團: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2017.04.22 自然而然劇團:艾玲
2017.04.23 TIFA - 羅西兒‧莫琳娜舞團:雅朵拉森林
2017.04.25 藝起Bar:藝起Bar! 臺北試演場專場
2017.04.30 TIFA - 凱蒂.米契爾 x 柏林列寧廣場劇院:茱莉小姐
2017.04.30 演摩莎劇團 x 陳佳穗表演工作室:凡尼亞舅舅讀劇演出 (排)
2017.05.04 C MUSICAL製作:焢肉,遇見你 (排)
2017.05.05 明日和合製作所:尚未指稱的對話
2017.05.11 TIFA - 羅莎舞團:Vortex Temporum 時間的漩渦
2017.05.13 TIFA - 羅莎舞團:FASE
2017.05.14 新點子劇展 - 莎妹劇團:血與玫瑰樂隊
2017.05.21 新點子劇展 - 窮劇場:親密
2017.05.26 身聲劇場:群婆亂舞
2017.05.28 TIFA - 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The Foundtainhead源泉
2017.06.01 高行健藝術節 台師大表演藝術研究所:山海經傳
2017.06.02 林文中舞團:掽,碰!
2017.06.03 黑眼睛跨劇團:時間沉默地改變了什麼─默默計畫2017
2017.06.03 新點子舞展 - 林祐如、陳武康、劉彥成:微舞作
2017.06.09 働故事劇團:Hello, world! 人形機器人--越來越像你
2017.06.10 新點子劇展 - 風格涉:戈爾德思:夜晚就在森林前方
2017.06.11 陶身體劇場:6 & 7
2017.06.14 烏犬劇場:二路埋伏
2017.06.16 NT Live:The Threepenny Opera 三分錢歌劇
2017.06.17 NT Live:One Man, Two Guvnors一僕二主
2017.06.18 天作之合音樂劇場:MRT2
2017.06.22 唐美雲歌仔戲團:螢姬物語
2017.06.23 何曉玫 MeimageDance:2017鈕扣*New Choreographer計畫
2017.06.24 十指幫劇場:根
2017.07.06 臺北兒藝節 - 聚合舞Polymer DMT:盧西歐Luceo
2017.07.07 / 2017.07.09 OISTAT + WSD團隊:WSD 2017 World Stage Design
2017.07.08 OISTAT + WSD團隊:泥人 CEGOS (BLIND)《不見》
2017.07.08 音樂會劇場 Concert Theatre:老殘・印象
2017.07.14 新點子舞展 - 印尼艾可舞團:哭泣賈伊洛洛 + Balabala
2017.07.16 瘋戲樂工作室:木蘭少女
2017.07.21 藝穗群星 Gala Night
2017.07.22 日本原裝音樂劇:死亡筆記本
2017.07.23 / 2017.08.04 臺北市立交響樂團:TSO年度歌劇:月亮
2017.07.29 蘇文琪:全然的愛與真實 Open Studio
2017.07.31 2017女節:2017女節《不要叫我姊節》- 室內組總彩 (育之章)
2017.08.03 同黨劇團:同黨原創戲劇:妳在我眼中的三張臉
2017.08.05 臺北兒藝節 - 拇指小英雄
2017.08.06 臺北兒藝節 -英國手做劇團:開始,在一切結束之後
2017.08.07 2017女節:2017女節《不要叫我姊節》- 室內組總彩 (意之章)
2017.08.13 臺北藝術節 - 德國柏林德意志劇院:等待果陀
2017.08.17 臺北藝術節 -台南人劇團 x Pascal Rambert:一家之魂
2017.08.18 La La Land Live Concert
2017.08.19 臺北世大運開幕
2017.08.26 臺北藝穗節 - bePLaY必玩創製所:拉馮先生,你好嗎?
2017.08.26 臺北藝穗節 - I-MOVE:開動
2017.08.27 臺北藝穗節 - 沙洲劇團:夫妻遊戲
2017.08.27 臺北藝穗節 - 笑林豪傑:天橋之上,說相聲
2017.08.29 臺北藝穗節 - 龜步合作社:送餅乾
2017.08.30 臺北藝穗節 - 翹韜個人創作:如果我......不是
2017.09.01 臺北藝穗節 - 山豬影像:Alice in Otherland
2017.09.01 臺北藝穗節 - 白油:次元感官
2017.09.02 臺北藝穗節 - B Family:屍說
2017.09.02 臺北藝術節 - 里米尼紀錄劇團:遙感城市
2017.09.02 臺北藝穗節 -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香港三姊妹
2017.09.03 小劇場大夢想 - 阮劇團:熱天酣眠
2017.09.04 臺北藝穗節 - 工具人戲作室:偶像劇一哥之死
2017.09.06 臺北藝穗節 - 酒後新生劇團:那場細雨
2017.09.07 臺北藝穗節 - 晚熟劇團:野火將盡
2017.09.08 臺北藝術節 - 伍斯特劇團The Wooster Group:THE B-SIDE
2017.09.09 臺北藝穗節 - A劇團:吉米不難搞
2017.09.10 臺北藝穗節 - 光癮劇團:經典皇家早午餐
2017.09.10 臺北藝穗節 - 仙飄飄新媒體劇團:有了VR!誰要點秋香
2017.09.11 臺北藝穗節 - 飛陽樂團:琵琶行外傳
2017.09.13 NT Live:Jane Eyre簡愛
2017.09.15 再拒劇團:春醒
2017.09.16 臺北藝術節 - 日本青年團:台北筆記
2017.09.17 臺北藝術中心:北藝中心音樂劇人才培訓計畫呈現
2017.09.20 NT Live:Medea 美蒂亞
2017.09.22 NT Live:No Man's Land 無人之境
2017.09.23 NT Live:Amadeus 阿瑪迪斯
2017.09.24 許芳宜&藝術家:Salute
2017.09.26 楊宣哲:沙宣の廢柴人生演唱會
2017.09.27 RSC Live:The Tempest暴風雨
2017.10.01 [New York] Hudson Theatre:1984
2017.10.02 
[New York] The McKittrick Hotel:Sleep No More
2017.10.03 [New York] Next Wave Festival - BAM Harvey Theatre:A Letter to My Nephew
2017.10.04 [New York] Gerald Schoenfeld Theatre:Come From Away
2017.10.05 [New York] Samuel J. Friedman Theatre:Prince of Broadway
2017.10.06 [New York] Shubert Theatre:Hello, Dolly!
2017.10.07 [New York] New World Stages:A Clockwork Orange
2017.10.07 [New York] Broadway Theatre:Miss Saigon
2017.10.08 [New York] Brooks Atkinson Theatre:Waitress
2017.10.08 [New York] SummerStage NYC:Elsie Fest
2017.10.10 [New York] Broadhurst Theatre : Anastasia
2017.10.11 [New York] Next Wave Festival - 德國柏林列寧廣場劇院 Schaubühne Berlin:Richard III
2017.10.12 [New York] Next Wave Festival - BAM Fisher:Saudade
2017.10.13 [New York] Howard Gilman Opera House:La grenouille avait raison (The Toad Knew)
2017.10.14 [New York] Second Stage Theatre:Torch Song
2017.10.14 [New York] Nederlander Theatre:War Paint
2017.10.15 [New York] Cort Theatre:M.Butterfly
2017.10.15 [New York] Ambassador Theatre:Chicago
2017.10.16 [New York] Barrymore Theatre:The Band's Visit
2017.10.17 [New York] Al Hirschfeld Theatre:Kinky Boots
2017.10.18 [New York] New World Stages:Avenue Q
2017.10.19 [New York] Barrow Street Theatre:Immersive - Sweeney Todd
2017.10.20 [New York] St. Ann's Warehouse:People Place Things
2017.10.27 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微塵望鄉
2017.10.28 張文易 x 集體獨立製作(完全)獨立系列 II.:陽明山上有山羊?
2017.10.31 臺北藝術中心:臺北表演藝術中心Party Talk-話題之夜 (遙感城市)
2017.11.01 RSC Live: Love's Labour's Lost愛的徒勞
2017.11.02 舞蹈秋天 - 以色列L-E-V舞團:強迫症之戀OCD Love
2017.11.04 日本維新派:AMAHARA 當臺灣灰牛拉背時
2017.11.10 新人新視野 - 黃于芬x高詠婕x孫唯真
2017.11.11 北藝大戲劇學院秋季公演:凡尼亞舅舅
2017.11.12 丞舞製作團隊:蔡博丞舞作選粹–極短篇
2017.11.17 天作之合劇場:寂寞瑪奇朵
2017.11.18 舞蹈秋天 - 迪米特里.帕派約安努:偉大馴服者
2017.11.23 亞戲亞:TRANS 恍惚
2017.11.24 阮劇團:劇本農場作品一號 水中之屋
2017.11.25 舞蹈秋天 - 綺動力舞蹈劇場:Spur/溯形
2017.11.26 Almeida Theatre Live:Richard III 理查三世
2017.12.01 黑眼睛跨劇團:生而為粉我很抱歉
2017.12.03 舞蹈秋天 - 雲門舞集:關於島嶼
2017.12.09 黃翊工作室:黃翊與庫卡 2017特別版
2017.12.10 KBTC Live:The Winter's Tale 冬天的故事
2017.12.14 台北劇場實驗室:未完待續
2017.12.15 進港浪製作:人類派對
2017.12.17 Laurie Anderson x Hsin-Chien Huang 黃心健:沙中房間
2017.12.17 躍演:Daylight 2017 Revival (日組)
2017.12.20 KBTC Live:Romer & Juliet 羅密歐與茱麗葉
2017.12.22 三缺一劇團:不知為何物
2017.12.23 河床劇團:1:00AM
2017.12.23 摺子劇團:《殘影》A mirror scratched reflexon-波蘭華沙卡霞「詩」的培訓計畫 呈現
2017.12.27 風格涉:阿依施拉
2017.12.28 北藝大戲劇學院冬季公演:恐怖小店
2017.12.28 北藝大戲劇學院冬季公演:小艾友夫
2017.12.29 莎妹劇團:1984,三姐妹一家子的日子
2017.12.30 娩娩工作室:死死免了米
2017.12.31 兩廳院藝術基地計畫 - 劉彥成:白色旗幟 階段性呈現



2017的劇場人生數字是
161場,包含劇院現場16場。統計完後,自己都被自己嚇到,因為數字比起2016年的136.5場與2015年的148場還要多上不少,我果然都把時間花在劇場上了 (大笑)!可惜的是,這一年的文字產出量卻不高,一來是工作忙,二來是寫心得真的很耗心神。雖然不是什麼名劇評,但要認真的紀錄一場演出,不在鍵盤上敲敲打打個3~4小時是出不來的。再來就是這年的身體狀況差強人意,大病小病不斷,12月時甚至影響到我原本的看戲行程 (我想看明日和合的《恥的子彈》啊~),這樣實在是不好不好很不好!所以,2018年我給了自己一個目標:養好身體看好戲!這樣有沒有一兼二顧,哈哈哈!

好的,來寫些印象深刻的演出吧!


◎ 舞蹈類

- 法國北方芭蕾舞團 Ballet du Nord:悲‧慾 Tragedie -
高雄春天藝術節很有guts的邀請了這檔全裸演出來台,進場前觀眾都必須簽切結書,可能擔心有人看到裸體跟強烈炫光與音效會昏倒吧 (笑)!演出很讓人震撼,舞作也的確用裸體說了故事,讓裸體跳舞有絕對的必要。衣服會說話:年代、階級、財富、年齡、偏好、權力都可以透過衣服揭露與傳遞訊息。當拔除掉一切附加於外的,僅剩下與生俱來的皮囊,人類此刻被打回初始原型。再透過每一個規律且有力的移動,雄性與雌性的肉體差異被抹去,因為每一個個體都、一、樣。重點在於接下來的逃離與爆炸,情緒出現了、僵局打破了,甚至到後來的肉慾橫流、瘋狂交歡,生理性別的差異再現,一次次的隨著鼓聲與動作撞向觀眾。當周圍的人一起裸身擁抱開心跳舞,這樣的純粹的確會很吸引人想跟著一起脫光光加入啊~

- 羅莎舞團:FASE -

姬爾美可是我的神!姬爾美可是我的神!姬爾美可是我的神!早在2015年第一次看羅莎舞團的演出,我就被網路上《FASE》的影片深深吸引。2017年,在舞作誕生35年後,還能看到57歲的編舞家本人親自詮釋經典,甚至還跳完全場4支舞作,雖然歲月與體力是殘酷的,也明顯看得出姬爾美可會小落拍,還會使用身體其他肌群來輔助完成動作,但沒關係,即使鬆一點隨性一點,反正舞是你編的,你愛怎麼跳就怎麼跳啦!!!(愚粉XDDD)

- 印尼艾可舞團:哭泣賈伊洛洛 + Balabala -
在台灣鮮少看到東南亞舞團的作品,多半是西方大師經典。感謝兩廳院引進艾可.蘇布利陽托 Eko Supriyanto的兩支作品:哭泣賈伊洛洛 Cry Jailolo 與 Balabala。不管是哪支舞作,都有著大量腳踩地的動作。從土地踩踏出來的力量,一步步前進、戰鬥、勞動,原始樸實的能量非常規律與強大!看的時候一直想到台灣布拉瑞揚舞團的作品,也是踩著土地,一同前進。

- 以色列L-E-V舞團:強迫症之戀OCD Love -

這支舞作真是好看得要死了!好看得要死了!好看得要死了!當初沒有特別留下長篇文字紀錄,其實是我不知道怎麼用文字形容這支作品,雖然舞作名稱是OCD Love,但我自己倒沒有特別感受到愛或戀,而是在不同舞者於群體裡不時的脫離與回眸中,看到恐懼、無助、等待、徬徨、憤怒、焦慮與不安。還有更多時候是讚嘆舞者的身體怎麼可以這麼好看 (阿嘶~~~~)、舞蹈設計怎麼可以這麼讓人意想不到、以及怎麼每個人都是Vogue都可以身體延伸成那麼大的鈍角!我、真、的、好、想、再、看、一、次、啊!


◎ 戲劇類


- 阮劇團:熱天酣眠 -
改編自《仲夏夜之夢》的阮劇團台語莎劇《熱天酣眠》,是非常非常非常成功與接地氣的莎劇改編。從廟公的夢境開始,要社區的信徒們演台戲來酬神謝天。原著中的仙王仙后成了台灣傳統的山神公與海神媽,就連愛惡作劇的精靈帕克,都成了山神跟前的虎爺 (好爺);原本年輕男女的愛來愛去,一點兒也沒少,甚至是加了更多草根鄉土卻可愛的笑料,讓腳色不僅極具親和力,還非常有特色!我一直記得酷酷的茶米、愛到卡慘死的Helen、還有Out of control的零星仔以及主動出擊的阿美,每一個都超級無敵可愛的!這台《熱天酣眠》完全可以訓練臉部肌肉,最後一段的野台鬧劇鬧得極好,笑得我好累啊!

- 日本青年團:台北筆記 -

雖然台北筆記的評價褒貶不一,但我自己非常喜歡台北筆記!若是有劇本就更好了,可以相互比較不同家庭/組別那些看似稀鬆平常的對話與關係。不是《暗戀》與《桃花源》的兩戲對話銜接,而是若有似無,「啊~ 原來這與這有關係」的靈光一現,是導演極其溫柔的提醒與呼應。平田織佐真的是個很棒的編劇跟導演,《台北筆記》是很寧靜動人的演出。

- 張文易 x 集體獨立製作(完全)獨立系列 II.:陽明山上有山羊? -
要是不知道這原本是Edward Albee的作品《The Goat, or Who Is Sylvia?》,我相信有不少人會覺得這根本就是這塊土地的故事。不管是用詞與特別找來演出的美軍舊宿舍跟地緣關係,又或者是演員表現,都成功且適切地將西方經典轉化成臺灣在地故事,毫無違和感。再次證明,不同時間看同一個劇本的感覺與體悟會完全不同。第一次看這個本是2012年綠光的版本,由劉亮佐跟謝盈萱飾演夫婦。當時對於劇本的理解不深,看完之後還是不懂為什麼男主角會愛上一隻羊。2017年再看同一個本,除了演出氛圍不同外,我其實已經可以理解愛人與愛動物的愛是沒有差別的 (先不論物種差異與動物保護)。而當同性戀兒子用萌萌們拿來攻擊同志的論點來質問父親時,彷彿立場顛倒,「好歹我愛的是個(女)人」,那感覺真是又好氣又詭異又好笑。

- 北藝大戲劇學院秋季公演:凡尼亞舅舅 -
之所以把北藝這檔《凡尼亞舅舅》挑出來寫,無疑是因為這檔演出讓我第一次因為契訶夫的作品而落淚:當桑尼亞與凡尼亞舅舅坐在一起互相取暖安慰時,淚水就默默地伴著大提琴聲而悄悄滑落。雖然年紀大淚腺退化,但我從沒想到會在契訶夫的作品落淚,畢竟一直以來我都覺得這位俄國劇作家的作品太家庭倫常霹靂火了,但北藝的《凡尼亞舅舅》很美、很痛、很哀傷,所以觀眾都得到休息與撫慰了。演員們都很年輕,演出也需要暖機,但這是台能感動人的好製作,我很喜歡,很棒!



◎ 親子與其他類

- 臺北兒藝節:拇指小英雄 -

終於在《拇指小英雄》封箱前朝聖演出!我好喜歡木頭復古小屋、暈黃的燈光以及好好聞的自然香味,聽著說故事姊姊說著小拇指的故事,聽著聽著,我就睡著了 (擦口水)!不過,這絕不是因為演出不好看,而是床邊故事真的有助眠的功效啊!再加上周圍的窸窸窣窣碰碰哇哇沙沙聲,白噪音對於壓力大的現代人來說,療癒程度不言而喻。

- 里米尼紀錄劇團:遙感城市 -
終點竟然是華視頂樓的直升機停機坪,真的是太威太威了!經過的路段有公園、學校、醫院、捷運、購物商城、國父紀念館等,跟著耳機裡的聲音,打開另一雙眼睛探索城市。要是能隨著濛濛水氣一起飄散消失,那應該是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浪漫吧!

- 臺北藝術中心:北藝中心音樂劇人才培訓計畫呈現 -
雖然皮蛋豆腐還沒蓋好,但臺北藝術中心卻一直都很忙碌。由北藝中心舉辦的音樂劇人才培訓計畫,今年9月有兩場呈現。也是因為這兩場呈現,讓我深刻感覺我們有一群好棒好棒的音樂劇演員,囿於劇場環境的不成熟,或是沒有足夠的時間與經費發展作品,這些演員無法盡情表現與發揮,真的好可惜好可惜。好想有個場館,有間bar還什麼的,就像是Feinstein's/54 below一樣,有個空間提供美食好酒與好表演,好讓表演者能夠好好演出。會唱歌跟會唱音樂劇是完全不一樣的,音樂劇的歌曲要唱得讓觀眾看到畫面,了解故事。此次的成果發表雖然是個人呈現,但曲目編排也有巧思,包含導演跟甄選,拿花男子與收到花的女孩等等。導演很會選歌,選的歌曲都很適合表演者的音質與形象,果然還是要好好做功課,我知道的還太少太少太少了!


◎ 紐約類


- The McKittrick Hotel:Sleep No More -

終於,終於,終於看到Sleep No More!原來,這就是 Immersive Theatre!親自體驗的感覺完全不同!也感謝好戲友 Yuki 的無雷小提醒:跟著直覺跑,Fortune Favors the Bold!我很幸運的有開到一對一的隱藏式劇情唷!

- Shubert Theatre:Hello, Dolly! -
這應該是我2017年最喜歡的演出了!一直到現在,我還會常常想起一群人搭上前往紐約火車的斑斕奪目與聽見響亮悅耳的火車嘟嘟聲。《Hello! Dolly》是2017年東尼獎Best Revival Musical,票券很早就銷售一空。本來打算一早到劇院排站票,結果某天下午我默默的經過劇院、默默地走進去、默默地就買到當晚最後一張最後一排的票了,整個人在劇院Box Office旋轉、跳躍,只差沒閉著眼!中場時我激動的在手機記錄我的興奮:Oh my oh my, Bette Midler 好鬆好鬆好好看啊啊啊,太可愛了她!中途還用頭去撞帽店女助手好配對是怎樣啦,天啊,這演員魅力太強了,真的好看!

- 德國柏林列寧廣場劇院 Schaubühne Berlin:Richard III -
每年9月到12月,紐約 Brooklyn Academy of Music (BAM) 會舉辦 Next Wave Festival,俗稱下一波藝術節,是全球很重要的藝術節之一。我去紐約時正好碰上我心心念念已久的Ostermeier的理查三世,導演之前來台兩次的作品我都沒看到,這次在紐約得以一償宿願。當時我已經看了10天的百老匯音樂劇,再看理查三世,重磅德語劇場衝擊,爽快啊!我直接放棄聽德文與看英文古文字幕,反正劇情都知道了,就認真看演員跟看表演:Lars Eidinger 果然非、常、厲、害,整場好鬆好好看。而且,不是每個演員都能在那個時候解放得出來的呀 (這真的是稱讚)!!

- Barrymore Theatre:The Band's Visit -
《The Band's Visit》是2017年上檔的音樂劇,改編自電影《樂隊來訪時》,說的是一個不小心跑到以色列偏遠小鎮的埃及警察樂隊。演出在上百老匯之前的評價很好,我看的時候還在Preview中!故事簡單、音樂動聽,最驚人的是演員Katrina Lenk的渲染力,讓觀眾不自覺得被她的魔性給吸進去,一首描寫記憶中電影的〈Omar Sharif〉:唱著耳朵的蜜、嘴裡的辛香,茉莉的氣味讓客廳成了花園、電視成了山峰,而音樂吹拂過一切,讓萬物得到成長的恩澤。那醉人的口音與旋律、再簡單不過的歌詞,卻有著直言不諱的、想與眼前這男人建立起連結的情慾,燈光從兩個人漸漸收束集中到女主角身上,光裸舞動、向外延伸的的雙臂,是正在振翅傳遞渴望訊息的信鴿,期待有人回應啊!我非常強烈的感受到,情慾的流動就這樣不羈的開展,滿溢與照亮了整座劇院啊!


◎ 2017劇場關鍵字


其實已經在前幾段寫到這一年的劇場關鍵字,無庸置疑的,絕對是明日和合製作所!這個團隊創作能量豐沛,積極嘗試各式不同的演出。2017年的明日和合非常活躍,跑了澳門與北藝大的《坐坐茶室》、剝皮寮的《尚未指稱的對話》、嘉義的《做一頓飯》、北美館社交場的《等待果陀》、愛丁堡藝穗節的《曾經未曾》 (2018年即將要去陝西西安藝術節演出)、我沒有抽中的《劇院魅影之不願讓你一個人 》(怨恨......)、以及因為我生病而沒看到的流動式展演《恥的子彈》 (繼續怨恨......)!總之,這個才兩歲的團隊越長越瘋狂,越長越好玩,且讓我們好好的觀察明日和合的下一步吧!



2018年2月4日

四把椅子劇團: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

時間:2018.01.27 02:30PM
名稱:四把椅子劇團  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
地點:新北市藝文中心演藝廳

繼2015年的《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住著三姐妹 (和她們的 Brother) 》,四把椅子劇團與劇作家簡莉穎於2017年底推出重寫經典計畫的第二部作品:《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臺中場評價相當不錯,新北場則於2018年1月登場。挪威劇作家易卜生的作品《群鬼》,批判當時上流社會的墮落與迂腐顢頇的宗教規範,人們盲目的堅持與跟從,最終換來扭曲的悲劇。簡莉穎在重寫時,放大了「病」的主題,並藉由刻意安排且有限度的字幕:有時是角色未說的想法,有時是預言或與角色動作同步,藉此調整演出節奏並切換敘事角度,讓文字成了一把雙面刃,既可以安靜地提供資訊,將觀眾置於被排除的局外人位置;也可以是深陷 (每個觀眾都有可能遇到的) 家庭風暴裡的沉重控訴,一刀刀的凌遲,成就了演出的壓迫感;讓觀眾有一種究竟是在看別人還看自己的故事的錯覺與虛實交替,私認為是非常聰明的手法。

不管是《群鬼》或《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雖然表面上有病的只有身染梅毒的大兒子,但實際上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也都沒有病,病是一種身心狀態與處事的選擇。常人所認為的疾病往往有顯而易見的病癥與病灶,除非病已經影響到日常生活,不然鮮少看醫生吃藥:從身體上的各種大病小病,到心理上的精神疾病都是。然而,個性的剛愎自用與孤僻、惡性移情的家庭言語暴力與誇大的受害者心理、虛應了事敷衍且過的心態、竊竊私語與不友善的周圍環境,其實都是 (個人或群體) 疾病的一種。在強調入世與五倫的東方儒家文化底下,我們習慣與被教育以和為貴,相忍為國為家,表面上是維持了和平,實際上卻是被豢養的沒了利爪與脾氣:不聽不看不聞不理,世界是如此多嬌美好!

若是硬要比較,繼承父親血統的大兒子睦久 (竺定誼飾) 是最無路可出的一角:媽媽 (姚坤君飾)不疼不愛,喜歡的女人被痛恨的弟弟搶走 (弟弟是在父親出軌事件發生後領養回來的,是提醒自己做錯事的活生生的存在)。然而,我與妹妹的討論卻這樣思考:若睦久的心理素質夠強壯,他大可不必被名為家庭的疾病所束縛。即便身體真有病痛,依舊是可以離家闖蕩。既然無法轉別人的念,那就闢自己的路。保持距離,以策安全。藉由距離產生美感,絕對是另一種消極卻能減少衝突的作法。因此,某種程度上,我們都被磨成了社會化的康平 (林家麒飾),劃好自己的保護區,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不確定睦久的錄音機裡究竟有沒有昭君 (王安琪飾) 出軌的聲音,即使有,我也不認為康平會直接找睦久發脾氣,一來是睦久根本不被他看在眼裡 (一個有病的廢人可以做什麼?),二來是昭君在保護區內,要管教要爭吵也是回到區內再開戰。康平是劇裡城府最深、最懂得隱藏自己的腳色,善用童年在育幼院的生存之道,找到能跨過各種崎嶇與歪斜的情緒出口,平穩 (但或許沒那麼健康) 的在社會生存,反正健康本就是個相對詞,而非絕對。

這次的演出風格我非常喜歡:節制、簡約、銳利。雖然舞台很寬,沒什麼道具,台上也只有四名演員,但緊繃的氛圍、角色的崩解,絲毫不覺得舞台空洞,而是不停鼓脹、挑戰臨界值的氣球,滿滿的壓力隨時會爆。舞台上有著離觀眾很近的黑色垂簾,很暗、很窄、很壓迫。演出多半在垂簾前,或是在垂簾開著的一小塊區域。但垂簾前方有戲時,後方也隱約可見,藏不住秘密,環境也時時刻刻影響。加上周圍環境的嘈雜聲:屋子漏水、馬桶需要維修等,屋內的人企圖要修復卻無法 (睦久一直在擦地板),等不到外來的支持 (康平叫修),家庭人倫慘劇就發生了 (睦久砸死了母親)

只是,這到底是誰的病、誰的問題、誰的幻想、誰的夢境?
真的是病、是問題、是幻想、是夢境嗎?

如果疾病、或問題、或惡習、或悲劇的成因是某種不正常造成的,那麼我們就回到一個大命題:何謂正常?誰,又能判定正常呢?

後記...

過去不管是《服妖之鑑》或是《叛徒馬密的回憶錄》,因為劇本的資訊量非常龐大,導演光要處理角色關係情節就已經很困難。雖然導演許哲彬曾經在訪問中提到,導演的工作就是盡責的讓劇本被看見,服膺劇本進行,但看戲的我總覺得少了點導演的玩心。不過,在《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裡,導演的手法與模樣就比較明顯了。

最讓我佩服的還是簡莉穎的劇本,特別是我本以為字幕的選擇是導演的決定,沒想到是寫作時就已經設定好的內容,大抵定調了整場演出的走向與呈現方式。


2018年1月28日

National Theatre Live:Rosencrantz & Guildenstern are Dead 君臣人子小命嗚呼

時間:2018.01.28 03:30PM
名稱:Rosencrantz & Guildenstern are Dead 君臣人子小命嗚呼 - NT Live
地點:信義威秀影城

這中文譯名能翻成這樣也真是不簡單,畢竟英文劇名就是 Rosencrantz 與 Guildenstern 死了,非常直白。R 與 G 兩人原是《哈姆雷特 Hamlet》裡的角色,因為是哈姆雷特的兒時玩伴,因而被國王皇后召來探查丹麥王子瘋癲的原因。

先來段不正常小劇場:
- 國王皇后:我兒子怎麼會發瘋?他平常都很乖啊很正常啊!他一定是被外面的朋友影響了,要派人調查!
- R & G:父親被Uncle毒殺,繼承權被Uncle拿走,Uncle還爬上了母親的床,這一點都不正常好嗎?
有沒有很有社會新聞的既視感,當然《Hamlet》這戲也很社會新聞霹靂火啦!

這兩個角色在《Hamlet》裡被描寫的篇幅很少,莫名地出現又莫名的被殺頭,即使看過好幾個版本的《Hamlet》,我還是記不得兩個人的名字。劇作家 Tom Stoppard (他的劇本作品相當多,如電影莎翁情史、安娜卡列尼娜) 把 R & G 特別拿出來大書特書,一方面寫他們如同《等待果陀》一樣的丟接玩文字遊戲好打發時間 (某種程度上,R & G 就是在等果陀的 Vladimir 跟 Estragon),另一方面又將《Hamlet》的劇情給逐一織入。最妙的安排莫過於利用瘋癲的劇團演出,說著似是而非卻又完全應驗的宿命預言,讓 R & G 不禁唏噓自己的人生不如一場戲 / 一群戲班子。而觀看著這檔演出的我們,自然而然又再多了一層荒誕悲戚感,遙相呼應了莎翁在《皆大歡喜 As You Like It》寫的" All the world's a stage, And all the men and women merely players 世界是座舞台,世間所有的男女都只是演員",當然還有哈姆雷本人說的:"Good my lord, will you see the players well bestowed? Do you hear, let them be well used; for they are the abstract and brief chronicles of the time. 大人啊,請你善待這班戲子伶人,不可怠慢,因為他們是這時代的縮影。"

〈玩擲硬幣遊戲 - Photograph: Tristram Kenton for the Guardian〉

上半場的前半文字遊戲讓我不耐,直到《Hamlet》的人物交織出現後才漸入佳境。Tom Stoppard 幾個情節設計的相當精彩,讓人回味無窮:因為不重要,所以從來沒有人搞得清楚究竟誰是 R?誰是 G?甚至連自己在後來也不那麼在意,模糊了小人物在大時代的存在,甚至是更進一步的抹平,然後抹去;一開始兩人的擲硬幣比賽也於冥冥之中暗示了兩人的下場,注定是人頭,就一定會是人頭,不管怎麼擲或是誰擲,此趟一去就是人頭落地;瘋狂戲班是催討性命的死神,也是陰魂不散的鬼魂,亦步亦趨的跟著 R & G 兩人,旅途中、皇宮裡、船艙內。本是上演著浮誇煽情亂倫悲劇,卻命中了所有人在最後都會死亡。除了多排了一段《Hamlet》所沒有的 Rehearsal 來描繪小嘍囉的死亡外,更用半嬉鬧半送葬的方式演出《Hamlet》的最後一幕。

〈瘋癲的預言家們 - Photograph: Tristram Kenton for the Guardian〉

Joshua McGuire 的角色 - 是的,我也搞不清楚他究竟是 R 或 G - 最後說了:或許在事件發生之前,我們都有拒絕的機會。然而,誰又真有洞見的能提前嗅到死亡氣息,然後化險為夷呢?更何況 R & G 可是活在《Hamlet》這宇宙當中啊:If it be now, 'tis not to come; if it be not to come, it will be now; if it be not now, yet it will come. 命中註定在現在,便不能再將來;若不在將來,必定在現在;若不在現在,將來總要來。

演出的舞台既向觀眾席延伸出去、也開展了後台空間,讓 Joshua McGuire 與 Daniel Radcliffe 這兩個個頭都不高的演員顯得更加渺小與卑微。兩人的台詞既多且雜,還需要快速的拋接對話,想必花費了大量的時間練習與培養默契呀!

延伸閱讀:




2018年1月6日

Broadhurst Theatre:Anastasia

時間:2017.10.10 07:30PM
名稱:Anastasia 
地點:Broadhurst Theatre

從紐約回來沒多久,正好遇上2017年11月在慶祝電影《真假公主:安娜塔西亞》上映20周年,百老匯音樂劇《Anastasia》劇組也在劇院搭配電影畫面,讓飾演 Anya 的 Christy Altomare,搭配後方的電影片段播放,唱起劇裡極具代表性的歌曲〈Journey to the Past〉。《真假公主:安娜塔西亞》是1997年上映的電影,是少數非迪士尼出版,卻大受好評的動畫音樂電影 (發行商是二十世紀福斯),當年也獲得兩項奧斯卡提名:最佳原創歌曲〈Journey to the Past〉與最佳電影配樂。


《Anastasia》音樂劇是我此次紐約行的重點劇目之一,因為我就是那個等了20年的粉絲啊!當樂團的開場旋律一下,哎呀我的媽,全身都起雞皮疙瘩了!還記得念大學時的英文課報告,我選擇的歌曲介紹就是 Richard Marx 與 Donna Lewis 合唱的電影主題曲〈At the beginning〉。《Anastasia》雖然沒有獲得任何東尼獎提名,但票房一直相當不錯。我曾經到劇院票口與TKTS詢問票券 (不是傻傻排隊,而是到TKTS票亭旁的TKTS Office),但剩餘的票券都要$99起跳。抽了幾次Digital Lottery未果,我就直接在TodayTix上刷了$69的票,加上手續費$12,總共$81,位子在二樓面對舞台右邊。除了俄軍的辦公室會稍有遮蔽外,是非常划算的位子。

這場演出有非常多小女孩觀眾,都是爸媽帶來看的,消費力相當驚人,包含節目單、T-Shirt、鑰匙圈等等,都是大把大把的買。美國百老匯的劇院不像倫敦西區,進去後會有個大廳區可以休息等待,通常驗票進場後就直接是劇院了,沒有太多的空間可以社交,也或許是這樣,百老匯的劇院都是演出前半小時才開門驗票,前台人員必須非常快速的讓所有觀眾找到座位、買好食物與周邊,然後坐定看戲。演出《Anastasia》的 Broadhurst Theatre 很大,但設計卻奇差,只有地下室吧台區有洗手間,所以中場休息時就塞住了......

《Anastasia》音樂劇大抵還是以動畫電影版為基礎,歌曲也幾乎全數沿用,但在歌曲順序、劇本編寫與角色上做了調整。整齣音樂劇的故事安排以〈Once Upon A December〉貫穿全場,描寫失去過往記憶、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的 Anya (Christy Altomare飾) 前進巴黎尋找自己過去的故事。原來她就是當年在二月革命中,順利脫逃生還的俄國最後一任沙皇小女兒 Anastasia!

雖然我是《Anastasia》鐵粉,但音樂劇版本實在是改編的差強人意。舞臺視覺上,左右兩邊有著高大入天、很有存在感、感覺很沉很重的柱子,中間則是可開關的門。導演的手法完全可以預期 (也就是無聊...),靠著地板上的三個圓形旋轉舞台與大量的投影設定場景:皇宮、共產軍的辦公室、芭蕾舞劇的觀眾席、酒吧等,中規中矩,毫無驚喜。電影裡 Anya 拿到音樂盒後回想起小時候的宮廷派對,雙雙對對共舞的白色人影雖然延伸打到觀眾席左右兩側的牆壁,但實際上......還是很空虛啊!手法上唯一值得稱讚的,應該只有 Anya、Dmitry 與 Vlad 三個人要搭火車到巴黎一段:場上是一部只有支架的火車,雖然只是舞台地板順時針或逆時針轉動,但與後方充滿速度感的戶外森林影像相互搭配 (在蒼鬱林中奔馳的火車),成功地讓觀眾有從不同視角看車廂內部的趣味感。而當 Anya 唱著〈Journey to the Past〉,準備去追尋她的記憶關鍵地 - 巴黎時,投影還就真的出現巴黎鐵塔!特別是最後一句 "Bring me home at last~~" 那座巴黎鐵塔就硬生生的 Zoom-in 了,現在是「巴黎到了~ 巴黎到了~」的觀光影片嗎 (暈倒)

在此要特別稱讚 Christy Altomare,她真的演得很好也唱得很棒,非常能撐得起這齣音樂劇,難怪有不少人說她是東尼獎的大遺珠。以〈Journey to the Past〉這首極具代表性的歌曲為例,電影是放在Anya離開不喜歡的孤兒院,準備邁開大步去找回自己的過去,自由自在地面對未來的生活。因此,原唱 Liz Callaway 的唱法充滿希望與甜蜜,有如和煦的暖陽。但在音樂劇裡,這首歌放在Act I 的最後,也就是三人抵達巴黎後。距離謎底只差一步的 Anya,充滿疑惑、害怕與擔心,Christy Altomare 用怯生生卻堅強的聲音,精準地傳達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這種感覺並不是進到劇院看現場才有,早先在網路上看到的節目宣傳 Live 就讓人有這種感覺,讓人不得不佩服演員的詮釋功力。

除了毫無手法的導演手法以及上半場拖沓的節奏 (每件事情都至少慢了1.3倍吧...),我最不滿意的是劇本與角色的改寫。電影裡,在宮廷幫傭的小Dmitry於革命時救了小 Anastasia 一命,幫忙她從廚房的通道逃走,同時也將皇太后給孫女的音樂盒給救好收好。這個音樂盒是後來祖孫兩人相認的信物,打開的音樂是貫穿記憶與故事的〈Once Upon a December〉。然而,音樂劇的版本卻改成讓成年的 Dmitry 無意間於市場買回音樂盒,弱化了角色擁有信物的關鍵性,更別說一開始Dmitry的確是想用音樂盒騙取賞金,因為他很確定他小時候救下的音樂盒是俄國皇室真品,只是命運讓他找著了真正的公主。飾演 Dmitry 的 Derek Klena 或許是剛訂婚的緣故,整個10月幾乎是請假的 (還是很想看 Derek Klena 啊,就是個王子樣...>////<),由 Zach Adkins 代班。這位 Zach 版的 Dmitry 很受歡迎,在 Stage Door 給我的形象也跟 Dmitry 吻合。不過啊,我看的 Dmitry 是另一個人:Kyle Brown。他是 Christy Altomare 的高中還大學同學,這場是他第一次演 Dmitry (他有說自己通常是芭蕾擔當),從演出中就可以感覺得到他很緊張,不夠痞也不夠鬆。正當我想著這個 Dmitry 也太正經的時候,下半場回憶過去一段〈In a Crowd of Thousands〉,演員上身只穿白色吊嘎,然後我就醒了。靠,這也太、壯、了,感覺吊嘎都要爆開了,然後我就在吞口水......對,我真的吞了口水 (是說跳芭蕾的會這麼壯嗎)......

一首〈In a Crowd of Thousands〉讓 Anya 發現了自己的過去,也讓 Dmitry 確認眼前的 Anya 就是公主。這首歌非常的美,先從 Dmitry 回憶起小時候與公主的舞會互動,然後,Anya 就像是被雷打到一樣:I remember,想起了自己就是公主,然後 Dmitry 也就信了。等等等等,電影裡是 Anya 的眼睛與宮廷壁畫裡小公主的眼睛互相對應,Dmitry 才頓時間明白並了解他的使命,默默地守護著 Anya 回家,而不是公主想起他是公主,然後就屈膝說 Your Highness 啊!那些個藏在心裡頭、不願明說的內斂情感就這樣子不見了啊 (抱頭奔跑~~~)

寫壞的角色還有一個,也是音樂劇版本才有的:Gleb。雖然這角色找來我的愛 Ramin Karimloo 來飾演,但依舊救不回角色與情節的不合邏輯。角色設定 Gleb 的父親終其一生都在追捕羅曼諾夫王朝,包含失蹤的小女兒 Anastasia 公主,也因為任務未完成而鬱鬱寡歡、抱憾而死。因此,Gleb 為了要重建家族聲威,背負著幫父親完成未竟之業的包袱。然而,Gleb 對於 Anya 的情感卻是撲朔迷離、如墜五里霧中。從在廣場碰到掃地少女裝扮的 Anya 時便對其有好感,莫名的抓她到辦公室審問;最後還可以在沒有守衛阻擋的情況下,進到巴黎宮中,與已經認祖歸宗的 Anastasia 公主共處一室,甚至差點就成功刺殺公主。這兩個角色的相遇,以及之後的情節安排與處理、情愫的萌生與殺意的遲疑反悔都非常生硬。(我說編劇啊,你為什麼不好好用 Ramin ~ 為什麼~~~ 繼續抱頭奔跑)

雖然有許多砂鍋大又不可忽視的缺點,但這演出還是有可愛的地方:配角們!年長組 Vlad (John Bolton 飾) 與 Lily (Caroline O'Connor 飾) 可愛得不得了,下半場兩人久別重逢,開心的親來親去又欲拒還迎的,還因為年紀已經不復當年,所以需要時不時停下來喘氣與休息,非常逗趣。因為奶奶一角入圍東尼獎的 Mary Beth Peil 很讓人感動,過程充滿艱辛。導演沿用動畫裡在歌劇院觀看天鵝湖的情節,加深了白天鵝被王子與黑暗勢力的鳥人拉扯,象徵 Dmitry 與 Gleb 一明一暗,左右著 Anya 的命運。由於有太多貪圖榮華富貴的人來找過奶奶了,所以奶奶完全沒給 Anya 面試機會,直接就賞對方個閉門羹。前一晚知道 Anya 就是真公主的 Dmitry,完全豁出去的私闖民宅、挑戰公爵夫人,還超沒禮貌的故意踩了奶奶的裙尾,說他是個老女人、以後會後悔之類的,讓奶奶決定要給 Anya 一個機會,親自跑去找 Anya 聊聊,要 Anya 證明自己到底是誰?我心想,快把音樂盒拿出來啦!果然,打開音樂盒,奶奶的表情、聲音與動作都好讓人激動,終於見著了真正的親人呀!

童話故事的結局,這12月的迴旋曲該怎麼收場呢:Anya 沒有選擇跟奶奶待在巴黎,而是勇敢地追出去找 Dmitry 表白!小小隻的 Anya 還得踩在 Dmitry 的行李箱上才能接吻,有著公主霸氣的命令 Dmitry,你必須要跟我在一起!

後記...

《Anastasia》的 Stage Door 追星好辛苦啊...決定把我在另一篇文章:紐約百老匯看戲購票攻略的內容給貼過來!我為了要跟心愛的 Ramin 合照,等了四次門啊,碰到他休息、他身體不舒服、他沒有出 Stage Door,但我最終還是碰到了!


要特別提的是《Anastasia》的女主角 Christy Altomare,我必須說,他真的是我碰到最sweet、對觀眾最好的演員了!我為了想要碰到心愛的 Ramin,短短一周內去了四次《Anastasia》的Stage Door,去到她都認得我是誰,還主動給我抱抱。這四次等門她都有出來,而且是一個一個簽完名、拍完照、還非常非常認真與有耐心的聽觀眾講話!我完全可以從眼神裡感受到她的真誠,是打從心裡跟每一個觀眾交流,即使她每次簽名拍照都至少要耗掉1小時以上,她的態度依舊是親切可人,絲毫沒有倦怠與不耐!


奶奶 Mary Beth Peil 也是每次都有出來,我還跟她說我是《The Good Wife》的粉絲,希望我之後也能跟她一樣優雅迷人。


最後是迷人的年長二人組,超可愛的!我覺得一整個《Anastasia》劇組的演員人都超好的啦,連外頭的警衛都超可愛的。



2017年12月29日

[短記] 莎妹劇團 x 日本第七劇場:1984,三姊妹一家子的日子

時間:2017.12.29 07:30PM
名稱:莎妹劇團 x 日本第七劇場  1984,三姊妹一家子的日子
地點:水源劇場

雖然今年9月看了愛麗絲實驗室的《香港三姐妹》,幾年前也看了日本青年團做的《機器人三姐妹》,但這兩個作品其實都改了很多,所以我跟三姐妹劇本還是不熟,反而是10月讀了翻譯小說又看了舞臺全本的《1984》熟很多。

《1984》是寫來作為政治諷刺的小說,老大哥 Big Brother 是極權暴政的象徵,也是黨國政策的一切依歸。實際上,Big Brother 在現今社會可以廣為延伸到無所不在的網際網路與監視系統,影集《Black Mirror》也多次探討網路連結與人際關係的衝突:當資料匯聚在一起,所有人都可以下載上傳所見所聞,這將是多麼的方便與毫無隱私。

《1984,三姐妹一家子的日子》將《1984》裡的三個國家轉成三家企業:Apple shell、GooBrother、Deep Monsando。未來企業的確可以取代與併購國家,國家與政府已不復存在,人人共享知識與體驗,娛樂休閒新聞等來源全部來自網路,就連不同語言的溝通都沒有任何問題 (場上有台灣演員與日本演員各半,各自使用中文與日文說話)。語言也剔除不必要的存在,未來這新興的語言 - 新語,可以讓彼此的交流更暢行無阻。

編劇大抵將《1984》的設定給搬來套在《三姐妹》身上,故事主線仍在三姐妹之間緊繃卻又冷漠的關係,但角色與情節仍相互編織,如Winston是三姐妹的大哥,Julia則是企圖想要趕走三姐妹的跋扈的外來者 (《1984》裡的Julia的確直來直往,充滿憤怒與不滿);《三姐妹》裡與二姐互有好感的中尉,與《1984》裡的軍官O'Brien重疊;其他像是一開始隨著節奏的健康操、時不時傳來 (只有) 好消息的企業情報讓生活既真又假、一成不變;裡裡外外都缺乏愛的高壓與表面和平等,其實都是熟悉這兩個作品的觀眾會發現的有趣對比。

結尾小妹的動機讓我比較困惑 (槍殺了所有人,除了孩子)。小妹從一開始對世界充滿希望 (過生日),到後來日復一日的重複,工作不順心、家庭也不和諧、婚姻也糊裡糊塗地有了又沒了、嚮往的莫斯科再也去不成,雖說這角色是應該要做些什麼事情來表達他的壓抑,但他真的會選擇用槍去殺掉周圍的一切,藉此重新開始或重建秩序嗎?當然,也是可以解釋成,通常會鑄下驚人大錯的,都是平常看不出來的「正常人」。我不知道,也還想不出來有什麼其他的可能,只是很困惑。

至於日文與中文交叉使用的音律、音韻與節奏,我反而沒有特別感覺;倒是很喜歡整場演出乾淨俐落的質地,不管是聲音、舞台、燈光還服裝。

註1:Apple shell、GooBrother、Deep Monsando = 蘋果、谷歌、孟山都
註2:今年10月在紐約 Hudson Theatre 看的《1984》,由 Almeida Theatre 的助理藝術總監 Robert Icke 執導。


2017年12月19日

躍演:Daylight 2017 Revival (日組)

時間:2017.12.17 02:30PM
名稱:躍演  Daylight 2017 Revival (日組)
地點:華山1914文創園區東3館  烏梅劇院

今年是躍演成立十周年 (早期叫做耀演),將七年前首演的音樂劇《Daylight》重新挖出來演出。雖說是 Revival,但實際上劇情與音樂幾乎是重新編寫。可以從劇團粉絲頁得知,編劇陳彥瑋先行完成三萬多字的文本創作後,再交由音樂王悅甄抽絲剝繭故事的時間線、角色的個性與彼此間的關係,因而生出了詞跟曲,最後才交棒給康和祥做最後的編曲。值得一提的是,詞曲創作與編曲兩人今年都參加了臺北藝術中心音樂劇創作工坊,演員更有好幾位是音樂劇表演培訓課程的學員。因此,《Daylight》在某種程度上也有點像是集大成的成果驗收。

開場前襯著舞臺上發藍光的 Daylight 招牌,我隨意滑著之前寫的心得與發的花痴:2010的皇冠小劇場2012的實驗劇場、2017的華山烏梅劇院:「啊~原來已經這麼久了啊......。」記得首演那一年我還在新竹工作,每到周末就往台北跑劇場。看完《Daylight》首演後的上班日,有個跟我交情還不錯的同事看到我臉書的PO文,很興奮地跑來跟我說導演是他的叔叔,聊到叔叔從美國念書回來創劇團很辛苦啊之類的。沒想到,躍演也就這樣走過了10個年頭。

在2017的《Daylight》裡,我隨著熟悉的人物,隨著歌曲十年 (註:〈十年之後的你們〉是我第一個炸掉的開關),反思我改變了些什麼 (OS: 我要跟OD索取哭到脫水賠償金)?這社會改變了什麼?我有沒有好好的在我的人生裡玩好每一次的真心話大冒險?我有沒有因為外界的眼光而犧牲了做自己的權利?我有沒有更懂得如何去愛人與被愛,甚至是理解各種不同愛的形式?一個 Revival 的作品能激起觀眾這麼多的回憶,甚至是更進一步刺激觀眾反芻與思考生活:不光只是個人感受與經驗的整理,同時也有著因應不同時間背景而對社會、對議題的公眾性。即便它終歸究底說的還是個簡單又老哏的愛的故事,但裡頭跌跌撞撞的傷痛與困境,直到現在我們依舊天天面對、掙扎與對抗:同性相愛的脆弱、眾人面對疾病的顢頇無知,還有年齡賦予女性的不友善壓力與華人社會成長過程中一直都缺乏的情感表達與宣洩。

這次的演出與2010年首演版相同,分成兩組卡司:日組跟光組 (Daylight = 日光)。故事大綱與架構沒有變更,但角色的血肉卻長得齊全許多,特別是在前兩版淪為邊緣配角的韓晏芬與汪建國一對,在主角林哲志與湯若凱的耽美戀情下,以工作和私人情感同步進行現實及理想間的拔河作為施力點,成功殺出重圍,其貼近真實的人物與情節描寫,重重的擊垮了在場所有觀眾的眼淚防線。日組的辰亞御與曾志遠表現可圈可點,精準地詮釋角色的狂熱掙扎與憨直守候。一首〈我不會愛你〉,漂亮地將兩個人的故事收攏,巧妙運用中文模稜兩可的語意,讓兩名角色的「不會」可以各自表述 (一個是 I can't、另一個是 I don't),又能揪心的走在一起。

然而,不只是〈我不會愛你〉有可愛的小心機,《Daylight》此次的音樂版圖大幅擴張地來到25首,並將極大量的對話放入歌曲之中。我無意去分析曲式還聲韻,但看戲時的確是聽字無礙。這正是音樂劇非常重要的:用音樂說/唱/連結/完成故事,而非像歌手MV精選一樣的一首接著一首而已。我特別喜歡劇情與歌曲的鋪陳以「真心話大冒險」為主軸。這個平常只拿來嬉鬧不當一回事的熱場活動,在《Daylight》裡反而能時時刻刻扣緊角色的經歷,甚至是成為最後的救贖。這也是此篇心得先前寫到的反思:「我有沒有好好的在我的人生裡玩好每一次的真心話大冒險?」還記得嗎?最後一台演員可是對著觀眾唱:「現在換你當鬼」呢!

很想要理性的將這篇心得收尾,但我發現無法,只得再走回抒憶路線。我只想說:

The real violence, the violence I realized was unforgivable, is the violence that we do to ourselves, when we're too afraid to be who we really are. -- Nomi from 《Sense8》

我愛你,我愛我自己;我愛你因為是你,也因為我愛我因為是我。所以回想起十年之後的我們/你們:「十年之後的我們,能不能對得起現在的過程?掙扎著相信總有一天,我們能平凡的愛著我們愛的人。」我希望答案會是肯定的!我相信著!


2017年12月15日

進港浪製作:2017松菸Lab新主藝 - 洪唯堯 人類派對

時間:2017.12.15 07:00PM
名稱:進港浪製作  2017松菸Lab新主藝 - 洪唯堯《人類派對》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LAB創意實驗室

今年11月回高雄看日本維新派《アマハラAMAHARA 當臺灣灰牛拉背時》時,碰到河床劇團的素伶與松菸文創園區的藝術行政,那時就提到河床要做個凌晨1點演出的戲 (演出名稱就叫做《1:00 am》,票券已售罄,是下星期松菸LAB的演出)。一方面是劇團願意突破傳統,挑戰觀眾,另一方面也是松菸願意接受不一樣的提案,讓更多元的劇場形式發生。松菸Lab新主藝自2015年開辦,今年已經來到第三年。過去有戲有舞有魔術,但洪唯堯的《人類派對》應該是第一個跳出戲舞的框架,以流動性展演作呈現的創作者。

事實證明,一場演出只要有那麼一個idea出類拔萃,哎呀我的媽,夠了,真的就夠了!昨晚看完《未完待續》後才有戲友說到,有些演出,即使是十年前看的,還是會記得特定動作、台詞與畫面,像是《直到世界盡頭》裡張Winnie的捲心酥,就是個會被記一輩子的劇場摩門特。今晚的《人類派對》也是!我的確納悶開演時間與演出長度對不上,在場內遊玩時也發現了跟狼來了很像的「有電勿近」標誌,心想應該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但我怎樣也沒料到會這麼ㄎㄧㄤ這麼啾咪,完全的逗樂我!

這檔演出應該要掛上個 Keep the Secret 的牌子,避免之後的觀眾被劇透而失去了驚喜。所以,我決定要插個預告片在這兒,再來說說我今晚的探險:

《人類派對》以一種戲謔、好玩又有趣的方式,重新讓觀眾體驗,喔不,是恍然大悟「觀看」與「被觀看」的一線之隔。而當觀眾坐在觀眾席,以觀察家的高姿態消化著眼前的景象時,自然而然會去反芻與思考前半小時自己的行為,然後不自覺的發笑,有意識的感覺諷刺。創作者聰明得太壞了,開了觀眾好大一個玩笑啊!


《人類派對》半小時一場,演出全長60分鐘,沒有中場休息,建議進場前先使用洗手間。(咦!?)

觀眾入場時會收到一份地圖,裏頭有好幾個小型展區可供觀眾玩耍。我到「健身房」跑了很不輪轉的跑步機、看「櫥窗」裡的女孩兒跳芭蕾與玩猜拳、因為女孩叫我去「更衣室」拿翅膀我就穿上了翅膀到處跑、到「球池」隨意挖了幾次球、跑去「廁所」的廁紙寫字順便自拍、看一旁的「籃球場」有人在一對一鬥牛、還有吧檯座位滿了的「酒吧」、感覺很舒服的馬殺雞「沙灘」、以及只有另一端有聲音的「電話亭」。有些小展區有表演者一起互動,有些沒有;每個展區都會有立牌文字說明,像是酒吧就寫著:拿起酒單,點一杯,你遺失的愛人,然後時間會交給身體。喔對了,中途還發生了一次電流不穩,大抵是首演場還需要調整吧!


我自己很喜歡廁所,因為位處角落,燈光偏藍偏冷,是很私密與安靜的空間,還有鏡子可以自拍。馬桶裡是一面反光板,感覺要是不小心就會被拉進去到Upside Down另一個世界,一側的捲筒紙則是硬質的、可以寫字的。隨手拿起擺放在旁的原子筆,寫下「趕快修民法,我想包紅包給我的同志好朋友們」。不知道有誰會看到,還是會像洗手台裡零散折皺的紙張一樣,成為沒人關心的垃圾?嗯......我演完我的內心小劇場後,外頭的籃球場剛好有人進球,我跑去擁抱了皮卡丘人偶。觀眾們還被集中在一起,跟著櫥窗女孩做瑜珈。雖然不是很常運動,但還好我的腰還下得去,看著一旁的編舞家好友好軟Q、好令人羨慕啊!

「閉館時間要到了,請遊客們往出口移動。」沒多久,另一側的門就開了!

戴上了導覽耳機,我們是被邀請來觀看人類行為的貴賓,前方還有兩名頭戴夜行探險帽的導覽員協助。當黑幕一拉開,是的,就是晚我半小時入場的觀眾們,此刻正在我剛才在的各個小展區東摸摸西瞧瞧:和女孩聊天、選擇要穿戴的衣服、把自己沒入球池尋求療癒感。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我們都是在實驗室裡頭繞著滾輪跑的小白鼠,我們都被設計了呀!導覽員說著與剛才展區說明相關聯的內容,像是籃球場有規則、人與人需要溝通等,就連電流不穩都是刻意set好拿來驚嚇人類的橋段。本來以為沒人在看,沒想到處處都有攝影機記錄行為 (另一側有四台電視,分別播放跑步機、酒吧、籃球場與櫥窗的畫面)


最值得玩味的一段莫過於從我們這群觀察家中選一人,戴上面具、換上防護服,全副武裝地前進展區餵食微波食品。對位在觀眾席區的我們來說,我們是觀看者,觀看餵食秀的權力者;但對展區的觀眾而言,他們才是觀看者,觀看穿上防具提供食物的人到底要做些什麼。「觀看」與「被觀看」的界線模糊了,彼此卻充滿極大的分歧與誤解。我邊看邊想自己方才認真做了些什麼,不認真做了些什麼,然後看著另一頭戴著超大顆皮卡丘頭的女生,很難保持平衡地跟著大家做瑜珈,人類,真的好好玩又好奇怪啊!

要認真說有沒有什麼可以加強的,除了是如何讓第一段接第二段的過場順暢外
(我這個場次有冷掉了一下,因為大家不知道要往哪裡出去),大概是希望導覽員的解說可以跟展區更緊密連結一點,讓觀眾能快速地從導覽內容聯想到特定展區。不是很確定電話亭裡的聲音是否就是導覽員正在講話的聲音 (我是因為聽到麥香相關的文字而有薄弱印象),如果是的話,我就會覺得電話亭兩端,同時也是被隔開的兩個表演區塊的空間感很魔幻:視覺上是同一個時空 (我跟被觀察者處在同一個世界,但隔著一堵牆),但聽覺上又似乎有些扭曲,感覺兩個空間是有距離的,尺寸跟密度等質地也有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