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

The Show Must Go On: 2017臺北世界大學運動會開幕

時間:2017.08.19  06:00PM
名稱:2017臺北世界大學運動會開幕
地點:臺北田徑場

首先,所有世大運開幕的工作人員辛苦了,真的,你們辛苦了!

因為我妹是此次世大運的志工,很多世大運的消息都是他跟我說的,開幕式的門票也是他買的。約莫兩星期前,在臉書上發現有許多劇場人參與此次開幕式的演出,特別是三段表演節目的導演與表演者都有熟悉的劇場工作者身影,因而對此場盛會充滿想像。

由於維安與交通管制範圍大,我跟我妹把摩托車停在南京復興路口再步行前往會場,小巨蛋敦化南路側停滿了一台台選手村遊覽車,很像《風之谷》裡靜止的王蟲。五點多抵達南京敦化路口時便發現聚集了不少抗議民眾,心想就連 G20 高峰會都有一堆抗議活動了,民主國家的人民本就有集會遊行自由,也就不以為意。入場的安檢跟機場一樣嚴格,還有緝毒犬到處聞聞嗅嗅。等待入場時,我妹很開心的跟我解釋識別證上的區別,像是有無限大符號的表示可以出入多個場館不受限制,金色底的就是長官類的。

一過安檢門,看到寬闊的場館便一路蹦蹦跳跳地找位子,有一種回到2015年參加愛丁堡軍樂節的興奮感。主持人黃子佼跟吳姍儒忙著帶氣氛,跟場上觀眾互動。觀眾席雖然炎熱,但大家都很守秩序,邊看著福袋裡的節目單,邊期待等等的演出。場邊排了幾百張還幾千張椅子,在正式開始前5-10分鐘,所有場內志工就定位,等會兒運動員進場時要引導入座。運動員們從阿富汗開始入場,場邊觀眾都相當熱情歡呼,選手們也樂得跟觀眾互動,特別是阿根廷人數眾多,隊伍拉超長的,還要志工們幫忙hold住選手不要亂跑 (大笑);巴西的星星吉祥物也很吸睛,一直跟場邊的觀眾玩耍,完全停不下來。沒多久,場邊負責收各國國旗的舉旗手志工通通被叫走了 (就是最後一起到升旗台前集合的鵝黃色上衣志工),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

從加拿大開始,只剩下旗子進場,運動員都不見了,難道是沒有運動員參賽?然後一個又一個國家的名字過去,都還是只有國旗沒有選手?我跟我妹開始上網查原因,這才從批踢踢八卦版得知有人鬧場,阻斷了運動員入場。研究了一下,發現選手們應該都先在隔壁的小巨蛋集合,然後再依照順序進場。過程中大概有30分鐘是沒有選手入場的,場內原本熱絡的氣氛也冷了下來,心想這該怎麼辦才好,這可是全球轉播的體育盛事耶!接下來的演出又該如何,大家都準備了好久好久捏!


就在大家已經百無聊賴滑著訊號微弱的手機時,突然爆出了尖叫聲!是的,遠方選手入場區有著好大一群舉著國家名牌的工作人員整齊地走出來,帶著所有的選手走出來了。不誇張,出來的那一刻就爆淚了啊,氣勢磅礡的逆轉勝啊!終於,終於,有這麼多選手坐了好久好久的飛機來台灣比賽,這是屬於選手的時刻,一定要接受大家歡呼的啊!

這次的應變做得相當成功:一場破萬人的活動,如何在短時間 (約莫30分鐘) 內決定出新的一套進場模式,同時發號司令讓場邊所有的志工小組知道與動作,也要讓音效燈光場控主持攝影轉播都同步,演出還不能中斷,選手安全也要維護,呼~ 我都不敢想舞監組的心臟有多大顆了。


總算是順利進場了,烏拉圭還夾帶我們家國旗進場,堪稱本場MVP。戰鬥民族俄羅斯超有活力超愛玩,玩不膩捏,是說要跟陌生人一呼百應也就只有現在了。也辛苦志工了,要很認真的引導選手入座啊,大家都玩瘋了啊!

好的,其實我想認真寫的是這次的三段演出啦,結果前面絮絮叨叨地說了一堆。我必須說,臺灣劇場人好棒棒啊 (用力親用力抱),演出怎麼可以這麼好看啊 (繼續用力親用力抱),那塊地板的投影做的好優秀啊 (還是用力親用力抱)!


◎ 活力島嶼:
導演謝杰樺是安娜琪舞蹈劇場的藝術總監,擅長結合科技與舞蹈演出,《第七感官》《Second Body》都是他很優秀的舞蹈作品。仔細看舞蹈編排名單中還有大家熟悉的Fangas Nayaw陳彥斌劉彥成,前者是多方發展的劇場工作者,戲劇、舞蹈 (今年台灣國際藝術節的節目《兩個錯誤間的時光》)、策展都有參與,後者則是今年新點子舞展微舞作的編舞家之一。另外,感謝孫平姐補充,劉彥成同時也是儀典組的導演組負責人,也就是維安失控,當運動員被阻饒無法進場後,是儀典組的夥伴們討論出重新進場的方式的 (神救援啊)。剛才翻了一下節目單,原來導助是2016新點子舞展《福吉三街》的林素蓮

巨大的海洋印象,包容生命的大鯨魚,火山撞擊的島嶼。織布歌在耳邊響起,場上的圖騰與舞美細膩的展現著島嶼上的堅韌生命力。接著,漢人來了,客家民族也來了,大家以辦喜事的心情歡迎所有人來辦桌慶祝。桑布伊的聲音有兩個層次,現場聽更明顯,是那種從遠處悠揚傳來,會在場內繞圈,久久不散的天籟啊~ (滿足)。另外,我還聽到了歌仔戲與羅北安老師 (綠光劇團團長兼戲精) 的聲音呀!

 匯聚臺北:
一看到開頭很體力活的動作與節奏明顯的音樂,心想:「果然是廖若涵體能訓練班啊!」廖若涵是近年台南人劇團很受注目的導演,也是我看到名字就會買票的劇場新生代。導演風格明顯,對於聲音的表現與演員肢體特別敏感,《游泳池(沒水)》《安平小鎮》都是他很受歡迎的作品。這段演出看到的熟悉名字就更多了:音樂設計柯智豪 (在許多劇場作品都可以聽到他的音樂)、舞蹈編排董怡芬 (「我」系列是他的代表作,我自己看過《Play Me》,同時他也長期跟動見体劇團合作)、蔡博丞 (B.Dance藝術總監,舞作征戰世界,獲獎無數,2015年的《浮花》讓我愛死他了)、蘇威嘉 (驫舞劇場團長,應該是舞蹈界最靈活的胖子,對舞有著異常的執著與堅持,近期的作品有《自由步》與《自由步2》)、李宗軒 (型男FOCA福爾摩沙馬戲團的藝術總監,近期跟劇場導演Baboo合作有趣的《一瞬之光.How Long Is Now?,這作品剛從亞維儂OFF藝術節演回來呀) 等。對了,那個一開始沒多久就被吊高高轉圈的舞者是張逸軍,曾經在太陽劇團工作過。要是跑劇場看演出時發現個穿著民俗風、揹著竹簍出門的,身上還發出叮叮噹噹聲音的,八成就是他!

這段演出復古新潮,色彩斑斕!一開始或許會疑惑到底場上的外星人要做啥,但當投影一出來,新舊互融交雜,傳統與現代彼此對話,隨興恣意的拚貼台灣的多元豐富社會樣貌。特別是場上滿滿到漫出來的彩虹,還有一群如小丑魚般在舞台邊自在悠游又有秩序的舞者們,哎呀我也想跟著游。

◎ 世界部落
資訊人看這段演出應該很有感,投影的晶圓、主機板,還有整齊劃一的科技視覺 (其實是星際大戰的光劍,哈哈哈),臺灣用科技連接全世界,也撐起了自己的一片天。導演林昆穎是此次聖火台裝置的團隊豪華朗機工的一員。很難定義這個由4個1980年左右的藝術家所組成的團隊,合作的涉獵對象極廣,有劇場裝置,也有展覽藝術,有興趣的朋友不妨Google一下他們。音樂團隊有拿過國際大獎的小提琴家曾宇謙 (好帥啊)、長期投入劇場與電影音樂的王希文蘇子茵羅恩妮等人。而當簡珮如站上舞台,聚光燈一打,瑪莎葛蘭姆舞團首席舞者在舞台上的氣場自然生成,她是在機電迴路上跳舞的精靈 (好啦好啦,是輪班精靈 XD),優美地跳出了要傳達給世人的訊息與力量。


我好喜歡舞台上一直出現的彩虹,場外雖然紛擾依舊,但彩虹的多元力量依舊存在。整場開幕表演都讓我思考「文化是什麼?」「要讓世界看見台灣的什麼?」這是一場獻給年輕世代的大學運動會,而開幕表演的年輕團隊正完美的詮釋了台灣文化的豐沛能量!

-----
因為在網路上沒找到完整的表演者名單,我直接附上節目手冊照片唷唷唷!






2017年8月6日

2017臺北兒童藝術節:拇指小英雄、開始,在一切結束之後

今年在沒有預期下,看了三檔臺北兒童藝術節的演出 (《盧西歐》為彩排場,不列在此篇文章討論):《拇指小英雄》是朋友有多票出售。想說之前都搶不到票,這次總算是有機會去朝聖;《開始,在一切結束之後》則是演出前一周有來自跨海的推薦,順利徵到票後就去看了。

時間:2017.08.05  02:30PM
名稱:臺北兒童藝術節與義大利拉斐爾藝術合作社共同製作  拇指小英雄
地點:台北市中山堂光復廳

每年七月的臺北兒童藝術節是家長們的兵家必爭之地。曾經有一年,我一早就到遠企的售票處排隊,雞婆地幫忙安排排隊動線、請遠企人員發號碼牌 (售票處原是顧客服務中心)、說明買票規則 (僅有部分票券是現場買票)等。雖然最後沒辦法滿足所有人需求,我自己也鎩羽而歸,但買票氣氛還算平和。家長們還以為我是主辦單位派來的,問我隔年在哪裡服務,他要跟著我一起買票 (大笑)

其中,最熱門的節目莫過於兒藝節的鎮節之寶《拇指小英雄》。從第一代說故事姐姐朱安如,到現在的藍貝芝,《拇指小英雄》已經在台灣演出200場了。因為演出場地的限制,一場的觀眾約莫50人,是每年的傳奇秒殺節目。最大的特色莫過於演出的主舞台:木頭復古小屋,內有單人床與上下舖雙人床可供選擇。演出從觀眾一進入就開始了,坐在中央的說故事姐姐會試著安撫大小觀眾的情緒,請大家找到喜歡的一張床後,舒服地躺下。屋內僅有一盞暈黃的燈光,襯著好聞舒服的自然香氛味道,很令人放鬆啊!

然後,我跟我妹就真的睡著了 (擦口水)......我還睡在雙人床的上鋪耶!不過,這絕不是因為演出不好看,而是床邊故事真的有助眠的功效啊!再加上周圍的窸窸窣窣碰碰哇哇沙沙聲,白噪音對於壓力大的現代人來說,療癒程度不言而喻。兒藝節或許可以加開《拇指小英雄》之失眠治療場,應該能吸引另一批觀眾群。如果有人知道後來小拇指怎麼逃出食人妖的家,麻煩告訴我一下,我會很感激你的。



回到演出本身。《拇指小英雄》是場以聲音為主的表演,藉由故事姐姐活靈活現的音色變換與豐富的聲音表情,以及環繞在屋子周圍的音效執行,讓觀眾自然而然用聲音去創造並架構出一個想像中的世界。也是因為只有聲音與震動 (巨大聲響通常伴隨著震動),放大未知的恐懼與不安。就如同聽到電影《大白鯊》裡經典的兩個音符,即使沒看到真實影像,也能感覺出有危險接近。

上面的影片簡單說明了黑盒子的秘密,包含舞台是怎麼建造的,還有忙碌奔跑的聲音執行者們!看完了《拇指小英雄》,我好想哪天真能體驗 Max Richter 長達八小時的《Sleep》喔,一樣是躺在床上聽的演出啊!


-----

時間:2017.08.06  10:30AM
名稱:英國手做劇團 Make Mend and Do - 開始,在一切結束之後 At the End of Everything Else
地點:水源劇場

「演出10點半開始,11點結束?」看了節目單才知道,演出靠著演員不斷的踩動腳踏車來提供舞台的電力。嗯......要邊踩邊演還要講話,很忙的,所以演出只有30分鐘也合理啦 (自以為)!小女孩伊卡從小喪母,和父親共同生活。一天,在下課路上撿回了一隻孤單的小鳥,取名為 Tido。Tido 離開了伊卡家,伊卡便騎著裝有翅膀的腳踏車,踏上尋找 Tido 的旅程,也發現在偌大的世界哩,有著她無法獨自解決的問題。

演出以影子戲、動畫和音樂共同組成,搭配上一名中文說書人。過程飛過了巴黎鐵塔、泰姬瑪哈陵與自由女神像 (我一度以為劇組可能會因地制宜出現台北101......結果沒有 ><),來到了地球上的第七大陸-萬年垃圾島,上頭滿佈著使用過的塑膠廢棄物,還有許多不確定是被困住、還是自願留著的鳥兒,包含走失了的 Tido。伊卡在鳥兒的幫助下,一起把萬年垃圾島高高吊起 (搬移到另一個地方?),而鳥兒們也護送伊卡平安回家。

《開始,在一切結束之後》藉由女孩兒的冒險,帶出減塑的環保議題;不斷踩踏且發出聲響的腳踏車也時時刻刻提醒著資源有限,一切都不是平白而來的。然而,塑膠島的處理方式與引用伊卡路斯的神話帶出生物都是共生共存的概念,兩者間的連結並不深刻:前者的問題看似搬走了就沒事;後者將自傲自負的伊卡路斯與想要拯救鳥兒的女孩伊卡相提並論也感覺不甚合宜。撇除掉過於邏輯的思考,安排讓現場的小朋友上台嘗試用勞力換取電力/動力 (觀眾還主動幫忙鼓掌),以及伊卡因為這趟冒險而更有決心的想要成為發明家,想要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都是將故事導往了正向且充滿希望的結尾。

或許是前一天看了《拇指小英雄》,相較於藍貝芝變換自如的孩童聲,洪信惠在《開始,在一切結束之後》裡的女孩聲顯得信服度不足,是個太過冷靜早熟的孩子呀!

2017年7月24日

【演前預報】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TSO年度歌劇:月亮

時間:2017.07.23  12:00PM
名稱: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月亮 (排)
地點:臺北市立交響樂團8樓排練廳

一般人對於歌劇的想像是什麼?聽不懂的語言與「啊~」掉了的歌詞,還有對著豐腴的杜蘭朵唱著〈公主徹夜未眠〉。在台灣貧乏的音樂教育下,這的確是大家對歌劇的第101個印象。平常連戲都很難看懂了,還要去聽根本聽沒有的歌劇,生活有必要這麼辛苦嗎?NO NO NO~ 看倌您有所不知,其實有平易近人,改編自童話傳說的歌劇唷!

鮮少接觸歌劇的我,今兒個跨出了舒適圈,前進到北市交今年的製作:《月亮》的排練場。PAR表演藝術雜誌的七月號寫道:「偷月亮」是歐洲廣為人知的古老傳說,長年投注音樂教育的德國作曲家卡爾‧奧福 (Carl Orff,1895-1982) ,選擇格林兄弟的童話版本,自己編寫歌詞,完成歌劇劇本《月亮》Der Mond (1939)。長期經營台灣歌劇發展的導演曾道雄,直說《月亮》是齣動感的歌劇,因為這次參與的演員不光是要唱得好,還要很忙的邊演邊跳,有著許多非傳統歌劇的走位與熱鬧的配器。由於是親子共賞的歌劇,劇組在製作時會同步思考大小觀眾們的想法。就以黃澄澄的月亮來說,對孩子而言,月亮可能只是個漂亮又好棒棒的存在;但在成人眼裡,隨著故事的進行,各路人馬爭奪的月亮,似乎還可以延伸成無形的權力與慾望 (推眼鏡思考)。

原來啊,在很久很久以前,月亮並不是高高掛天上的,而是特別掛在某個村子的橡樹上,一到晚上就會用柔和的光線照亮大家。某天,隔壁村的村民發現了這個好東西,決定將這顆圓圓的圓球給偷回家。也是因為這樣,兩個村莊開始了一場月亮攻防戰......演出進行的方式是唱德文、說中文,台詞編寫上會用不同語言重複相同的句子,藉此加深觀眾印象,進而增加互動,讓觀眾也成為幫忙找月亮的村民之一。

這天中午的排練場直擊雖然只有短短1小時,卻可以感覺出導演對於演出節奏的注重,包含台詞對答的丟接、如何運用演員的肢體與眼神引導觀眾焦點等,這跟以往歌劇演出多半著重在音樂表現有很大的不同。此外,也是因為這次的活動,讓我體會到「雖然聽不懂唱詞內容,卻不影響劇情理解」的奇妙 (正式演出時會搭上中文字幕)。憑藉著排練前劇組人員的介紹,大抵先知道幾個重要腳色;在沒有字幕干擾與誘惑的情形下,反而更能張開耳朵聽樂曲的行進如何與演員動作結合。

對了,繼六月看的《Hello, world! 人形機器人 -- 越來越像你》,此次北市交與愛盲基金會合作,實踐文化平權的可能,讓視障朋友也能感受歌劇的魅力。我們雖然沒法兒跟阿姆斯壯一樣,踏出人類的一大步,卻可以跟著北市交,一起到國家劇院登月亮唷!

演出資訊:
◎ 演出時間:2017/08/04 - 2017/08/06
◎ 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
◎ 兩廳院售票系統連結:https://goo.gl/svU8Nw
◎ 導演:曾道雄
◎ 指揮:陳美安
◎ 舞台設計:張維文
◎ 服裝設計:高育伯
◎ 燈光設計:李俊餘
◎ 影像設計:徐逸君
◎ 聲樂指導:謝欣容



2017年6月24日

天作之合音樂劇場:MRT2

時間:2017.06.18  2:30PM
名稱:天作之合音樂劇場  MRT2
地點:新北市藝文中心演藝廳

繼2014年的《MRT》後,天作之合於2017年推出了《MRT2》。同樣以台北捷運為題,發展出兩個完全不同的故事:上半場《少年K捷運事件》與下半場《音速列車》。在討論演出前,我想先提及這次演出的兩個重點:天作之合自家的售票系統與音樂劇新面孔。

扣除掉還是需要紙本票券的個人需求,建置自家的售票系統絕對是重要的;或者是,多方 (場館或團隊) 共同投資建置可以分析客戶資料的系統。一開始的投資很痛,但長遠來看是有幫助的。演出即商品,眾多五花八門的商品要怎麼擺上市場?擺上哪個市場會有最大的效益,接觸到最多的客戶,讓客戶一眼就看上愛上,進而掏錢消費?這些問號都需要龐大的數據分析。天作之合打從創團時,便將目標客群放在白領上班族,提供會員加值服務、節目中場 Golden Lounge,致力於提供差異化服務與不同的觀賞體驗。在建立自家售票系統後,可以更進一步掌握客群資訊,包含性別、年齡、收入、工作產業、購票習慣、生活模式等,讓宣傳與資訊準確曝光,錢也可以下在刀口上。也因為是第一個全面使用手機APP購票入場的團隊,現有客群的消費習慣、與館方的配合驗票、以及現場的動線設計與時間控制等,仍有許多改善的空間。不過,我依舊是期待且看好未來發展的!

若是一路跟著大風劇團、音樂時代到天作之合的觀眾,應該會發現此次《MRT2》的幕前幕後有不少第一次合作的新面孔,像是近期導演作品不少的王慕天、剛從新加坡演完《木蘭少女》的周定緯,以及一般劇場觀眾都很熟悉的李劭婕、高華麗、洪唯堯與賴玟君等。幾年前在 PTT 戲劇板板聚跟冉天豪老師聊到創團的想法,即便經營劇團是辛苦的,仍期許天作之合是個媒合平台,讓台灣的音樂劇演員都能有舞台表演。在經過《天堂邊緣》《MRT》與《寂寞瑪奇朵》後,《MRT2》可以算是劇團開始發揮母雞帶小雞功效的起始點。至於接下來又會走到哪一步,且讓我們好好關注與愛護。

《MRT2》的兩個作品都透露出台灣劇場長久以來的問題:缺編劇。就如同房產在意地點,好的編劇與故事是成功劇場作品的基石。《少年K捷運事件》以動漫為背景,架空出一條因為漫畫而起的捷運漫畫線,乘載著聽障漫畫家 (高華麗飾) 與極道之女 (李劭婕飾) 跨越八年的純愛之戀。結合二次元熱血漫畫來探討身體障礙所造成的社交障礙,以及首次加入音樂劇演出的手語,其實都是演出的話題與看點。可惜的是,過於安全與理所當然的劇情走向 (性別顛倒的英雄救美、兩人失去聯絡、一方默默守候、最後公主與王子一起走向快樂結局),一方面是礙於時間,沒得好好鋪陳;抑或是因果相反,角色的動機理由沒發展完全。另一方面,也是台上的這群演員撐不起偌大舞台,多媒體設計以及(我覺得已經盡力的)舞蹈編排,無奈的反而凸顯出瘦弱還待餵養的空蕩。

接著的《音速列車》也有相同的劇本與演員問題。看《MRT2》的前一天,我剛看完新一季NT Live的《一僕二主》,正好可以拿來比較同是鬧劇的優劣。眾多不可思議的巧合,還有不該發生卻發生的事情,種種的意想不到生成了笑料百出的混戰與瘋狂等,《一僕二主》在情節設計上貼合角色背景,持續不斷地在一次又一次的對話中,像是催眠一樣,提醒與加深觀眾對於角色個性的潛藏可能性,以至於之後發生的錯誤與錯置是自然的、(觀眾預期) 本來就會發生的。《音速列車》的劇本有著過於橫衝直撞的致命錯誤,畢竟不是自成一格美學的周星馳電影,能夠合理化七大武器之首的好折凳和帶著上場比賽的扳手,直接用評審出題的方式點破即將要唱的歌曲 ─ 兩首捷運提示音與唱出綠線站名一段 ─ 粗暴地解high觀眾尋找歌曲彩蛋的新鮮,使得有趣的歌曲命題被故事進行的方式給破壞殆盡。還記得《木蘭少女》下半場,前進敵營探軍情的木蘭便利商店一場戲,樂曲裡就混入全家便利商店的代表旋律;小魔女瑪蒂達《Matilda》的〈School Song〉,歌曲從A唱到Z,舞蹈也搭配著從A跳到Z,更是成功極具代表的案例。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這陣子的黑特劇場很不平靜,有人砲火猛烈的幹譙台灣音樂劇。我不完全覺得拿百老匯的音樂劇典範來比較有錯,然而演出資源、演員訓練、商業模式發展都沒法放在同一座天秤上頭比也是事實。或許有點鄉愿,但我常會說:「劇場已經很辛苦了,不會有人刻意做爛戲的!又不是 Leo Bloom 還 Max Bialystock!」身為一個投入戲海多年的觀眾,不敢說認識多少人、看過多少演出,但就我認識的台灣音樂劇幕前幕後人員們,大家都很努力在這塊貧瘠的藝文沙漠耕耘,甚至是自掏腰包到國外朝聖上課的都有。可以看、可以罵、可以生氣、可以不爽,我相信嫌貨才是買貨人,但也請不要放棄,繼續用著愛之深責之切的心情,共同參與和守護台灣音樂劇的成長。

備註:
1. 如果對手語加入音樂劇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搜尋Deaf West Theatre《Spring Awakening》。演員包含聽人跟聾人,手語的使用不僅拿來溝通,還跟舞蹈動作融為一體,同時也表現表演者的各種情緒。很可惜的,他那一屆的東尼獎被《Hamilton》橫掃啊啊啊啊啊啊~

2. 害 Billy Elliot 失業的 Matilda 是 Tim Minchin 的作品,他今年也有從倫敦西區移植到百老匯上演的《Groundhog Day》,結果碰上《Dear Evan Hansen》,很可惜的摃龜回家......

3. Leo Bloom 跟 Max Bialystock 是《The Producers》裡的雙主角,目的是要做一齣大爛戲來賺錢。




2017年6月12日

働故事劇團:Hello, world! 人形機器人--越來越像你

時間:2017.06.09  8:00PM
名稱:働故事劇團  Hello, world! 人形機器人--越來越像你
地點:華山烏梅劇院

只要會寫電腦程式,絕對都知道 "Hello, World!" 的意義!它是學寫程式的第一步,是所謂的第一支程式,從此展開創作新世界的冒險。

働故事劇團的《Hello, world! 人形機器人 -- 越來越像你》 (底下簡稱人形機器人) 是2016年臺北藝穗節的佳作 (當時的演出心得)。當時在仁安醫院的演出就已經很好看,演員表現不俗。今年由原班底重製,並將製作規模擴大。除了地點搬到華山烏梅劇院外,服裝、燈光、場景等設計也不再受限而有更精緻的呈現。若是兩個版本都看過的朋友,想必會像我一樣,一進到劇院就驚呼:「哇!胡教授的實驗室變豪華了!」

值得一提的是,《人形機器人》的演出與HOVA台灣視覺希望協會合作,推出了口述影像的服務。每一個場次都會保留數個提供單邊耳機的口述影像席,讓視障朋友既可以從耳機知道台上的演員動向與畫面描述,同時也可以聽到演員間的對話與音效。之前國家戲劇院曾在明華園與果陀的演出提供此項服務,評價跟反饋都不錯。働故事劇團只是個剛起步的小劇團,卻願意接洽並提供服務,實在是揪甘心呀!也是因為今晚與一名視障朋友共同欣賞演出,由只能從聽覺去感受演出的他,稱讚飾演機器人朱利安的彭若萱是再中肯不過了。朋友提到,他可以清楚感受到演員在聲音上的變化:一開始只是簡單的對話,漸漸因為身體零件齊全後而越來越興奮與生動的語氣,以及最後與教授間的爭論等,讓他看得很感動。

原著的名稱《Uncanny Valley》,直譯為「恐怖谷 (理論)」,用來形容人類對於相似到特定程度的機器人的排斥反應。不過,作品並沒有這麼生硬與充滿一堆科技生化用語,而是將時間設定在未知的近未來,以教授和機器人大量的對話,重新省思人性的生成與存在、機器的靈魂與意識、以及最後的延伸題:如果這一切將不可避免的來到,現在還身為創造者的我們人類,該如何去定義與謹慎的面對這一切?

《人形機器人》要討論的議題不算新鮮,畢竟 Cyberpunk 早已是獨立的一支次文化:從經典的《攻殼機動隊》、《駭客任務》,到近期引發熱烈討論的影集《黑鏡 The Black Mirror》與《西方極樂園 Westworld》,機器人作為心理容器與生理備品的概念與想法不停地在眾多作品中發酵與討論。不過,我們倒是可以從《人形機器人》的角色設定上發掘出新意:人類是機器人的造物主,換句話說,是給予生命的父母 (暫且將機器人的運作,對比為人類的生命)

《背離親緣》一書的第一章提到:「在人類潛意識的幻想裡,生育後代之所以難以抗拒,常是因為我們希望看到自己的生命永遠存在 ─ 是自己,而不是某個有獨特性格的人。」劇中的胡教授 (胡大器飾) 多次提到,他的研究是為了讓人類跳脫時間的限制與枷鎖,好達到另一種永生。生殖是,製造也是,都是reproduction。正如同胡教授的兩個女兒:一個是有血緣的、符合自然繁殖的女兒;另一個是人工的、有目的性產出的朱利安 (彭若萱飾)。前者相處的狀況不佳,後者在完成下載之後野心無限,兩者皆朝著非預期的方向前進,最後遺憾的全離胡教授遠去。劇中並沒有詳細說明親女兒疏離的原因,倒是朱利安有了新生後,亟欲證明即使是個仿生者,依舊是強力的存在,依舊想要找到自己的定義,所以她決定奮力去爭取仿生者的權利,就算要掀起輿論風暴,也不甘只是實驗室裡被觀察的對象。

「學會放手,才懂得成長」、「生命自然會找到他的出路」,正當我們用著老掉牙的話語去說服有著控制狂的父母親時,我們又該放任科技前進到哪個程度,不至阻礙與抑制發展?該接受仿生智慧衝擊道德的哪一條底線,不至踏上回不去的道路?過去十年,全球行動霸主雙雄之一的Google,已在今年Google I/O開幕演說中表示,未來公司策略將從「行動優先 (Mobile First)」轉為「AI 優先 (AI First)」,除了重新思考旗下產品服務外,也著重開發讓機器學習能夠更快速方便的程式與工具。我們正在目睹第四次工業革命降臨,在看似一切大步邁進的同時,邏輯會有謬誤,電路偶有突波,這世界究竟會變得更好,還是更糟?我們現在不知道,但我們很快就會被影響!

之前提到,這場演出與HOVA台灣視覺希望協會合作,推出口述影像的服務。台灣口述影像的歷史可以追溯到紅葉少棒隊時期,當時並非家家戶戶都有電視機可觀看球賽,多半是透過收音機廣播得知賽況,靠著體育主播活靈活現的描述場上現狀,心情也跟著一起七上八下。一般提到身障人士,想到是拄拐杖、坐輪椅等行動不便的朋友,再加上演出是要現場看的,鮮少有劇團會考慮到視障者的需求 (聽障者又是另一門學問了)。然而,文化本就是公眾的,不該因為社經地位或身體障礙而有所區別。跟劇團朋友聊了一下,其實戲劇類演出做口述影像並不困難,在金錢與資源都心有餘力的狀況下,只要多一個人與特定幾副耳機就能辦到。

働故事劇團在視覺希望協會甘仲維博士的建議下,決定自己擬口述稿,由一名熟悉劇本的團員操刀。由於此名團員是之前臺北藝穗節演出版本的排練助理,對於舞台上的狀況跟節奏都還算熟悉,正式演出時會再就著實際情形而做細部調整。口述稿的內容會依據底下幾點做考量:
1) 台詞間是否有足夠的時間口述。
2) 哪些東西是導演希望觀眾看到,但安排得隱晦的?如演員的挑眉與表情。
3) 劇場特有的語彙。如轉場時的「燈暗」,對看得到的觀眾來說有時間流逝的意義,但口述時可能要依據情節說明是「隔天」或是「幾個月後」。
4) 適時說明演員的方位,會方便視障者理解劇情與關係。如背對背說話、一人望著另一人的背等。

當團隊試圖將文化平權與無障礙藝文服務從口號落實到行動時,其實也刺激了表演本身,以不同的角度觀看、聆聽、修正與呈現,激發出更多元與細膩的思考與想像,增加演出的厚實度。


2017年5月26日

身聲劇場:群婆亂舞

時間:2017.05.26 07:30PM
名稱:身聲劇場  群婆亂舞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這是一場家庭主婦狂想,用逗趣誇張的肢體動作與喜劇表演,加上身聲劇場獨有的嘉年華式音樂,雖然偶爾還是會小小哀傷主婦的不自由,卻仍舊是充滿歡樂活力的面對日復一日。

演出中除了有主婦們的日常,包括掃不完的地、洗不完的衣服、罵罵號的小孩以及長不大的老公外,還在舞台上穿插播放訪談影像,時不時將觀眾從熱鬧的舞台上拉回。不拍人、只拍物件的記錄方式,讓觀眾可以自行帶入真實生活中的人物,可以是家中的太太或媽媽,也可以是每天忙得焦頭爛額的自己。

《群婆亂舞》的情節稍嫌鬆散。演出又唱又跳地呈現了主婦的一日行程,如打掃、下廚、曬衣、白日夢等,即使每個橋段都是開心充滿歌舞的,卻也因為表現手法雷同而感到觀賞疲態。不過,這場演出的重點在最後一段:當台上三名扮演家庭主婦的演員,帶著另外六名貨真價實的家庭主婦上台表演時,整個舞台都亮了!先前劇情裡提到的,主婦們其實都有夢想等著實現,可能是學日文、可能是跳舞、也可能只是想單純的放鬆做SPA,總之就是跳脫主婦的身分去從事其他活動。現在,舞台上就有這樣的例子,弄假成真的組成「家庭主婦饒舌團」,幽默唱出主婦們的誠實心聲。

看著一群素人群婆們生澀卻努力綻放的模樣,我不禁想起2016年曾來台演出的樂塾《女人的和平》。充滿歲月與歷練的體態,還有怎麼演都演不來的台灣主婦韻味,帶點嬌羞,卻還是努力扭動身軀的自然質樸,真的是非常可愛啊!害我散場時情不自禁地跟其中一個表演者要了個大大的擁抱!哈哈!

喔對了,那個菜瓜布蝴蝶結髮飾超Q的啦!

演出資訊:
◎ 藝術總監/總導演:吳忠良
◎ 肢體擊樂編導:劉佩芬
◎ 共同創作與演出:劉佩芬、劉婉君、莊惠勻
◎ 現場音樂設計與演出:
◎ 樂手與演出:Ivan Alberto Flores Moran、張偉來、李樹明、陳姿吟
◎ 特別演出:(這一定要一個個打出來的) 陳怡靜、陳金蘭、陳淑燕、曾瓊滿、黃月香、雷秀雲
◎ 舞台設計:張偉來
◎ 燈光設計:周雅文
◎ 服裝設計:劉婉君
◎ 平面文宣設計:莊惠勻
◎ 執行製作:洪瑄
◎ 兩廳院售票系統:https://goo.gl/naKQXM
◎ 身聲劇場臉書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SunSonTheatreFan/?fref=ts




2017 TIFA 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源泉》抵台記者會

時間:2017.05.26 02:00PM
名稱: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源泉》抵台記者會
地點:國家戲劇院四樓交誼廳

先讓我們來做個Check List,你是不是 Ivo van Hove 的台灣粉絲呢?
- 2014 臺灣國際劇場藝術節《奧賽羅 Othello》
- 2017 臺灣國際藝術節《源泉 The Fountainhead》

如果三檔演出你都看過,或是正準備要看的話,表示你真的很跟得上潮流,很 follow 這個目前在歐陸紅到發紫的比利時導演 (來,擊個掌)。繼 2014 年的演出後,導演 Ivo van Hove 再次帶著他的團隊到台灣演出。這次演的劇目不是幾百年前的莎劇,而是改編俄裔美籍作家 Ayn Rand 的作品《源泉 The Fountainhead》。原著的文字量非常龐大,中文翻譯版約莫一千頁,分成上下兩冊:以建築業為背景,刻劃出多個性格強烈且分明的人物,藉由描繪彼此間的鬥爭與角力,闡述個人的理想與信念是怎麼在變動與不安的環境下堅持,以及站立在不同面向與領域的角色間的情誼、利益衝突與道德邊界。因此,四小時的劇場版如何清楚呈現每個人物的信仰與利害關係,完整且平等的表達角色立場,將是這個製作最值得觀察的地方。

李惠美總監在記者會一開始便提到,TIFA 臺灣國際藝術節在亞洲地區是很年輕的藝術節,但他們一直期許自己是具指標性的。不管是現在的國家兩廳院,還是正在起跑的臺中國家歌劇院、未來要一起加入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整個國表藝 (國家表演藝術中心) 都盡可能地讓臺灣的觀眾能夠零時差的欣賞到世界當紅且優秀的劇場作品。

這讓我想起前兩天我開始研究今年紐約 Next Wave Festival 的節目,除了這檔《源泉》11月將前進紐約外,Pina Bausch 的《穆勒咖啡館 / 春之祭》、Olivier Py 的《小刀小姐深情酒館》都曾在台灣上演;編舞家 Hofesh Shechter 與 Olivier Dubois、導演 Emmanuel Demarcy-Mota 與 Thomas Ostermeier 也曾帶過其他作品到台灣演出。雖然我們只是個小小的島,雖然我們距離歐陸與美洲大陸很遠,卻還是有很多機會可以看到國際型的大製作,還是上了中文字幕的唷!也因為在臺灣看演出所獲取的養分,這幾年出國看戲時總是能發現熟悉的名字,讓自己有了初步的選擇概念 (劇海無涯啊~)

記者會上,導演對於上次來演出《奧賽羅》,不僅票房滿座,演後座談還有許多觀眾參與這件事印象深刻:「在其他國家的演後座談頂多只有50-60人,台灣的演後座談卻有個幾百人」。雖然不是每個人都喜歡演後座談,但能近距離的接觸到喜歡的表演者與創作者,對於觀眾來說是非常開心的。已是二次來台的 Hans Kesting (此演員為2014年來台演出的主角Othello),也很好奇此次台灣觀眾對於《源泉》的反應,畢竟劇本上就有著根本的不同,表演與導演手法也會不一樣。

《源泉》是 2017臺灣國際藝術節的閉幕節目,這星期於國家戲劇院上演,不要錯過囉!

演出資訊:
◎ 演出時間:2017/05/26 - 2017/05/28
◎ 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
◎ 兩廳院售票系統連結:https://goo.gl/CzyEVf
◎ 導演:伊沃.凡.霍夫Ivo van Hove
◎ 原著:艾.蘭德 Ayn Rand
◎ 改編: Koen Tachelet
◎ 翻譯:Erica van Rijsewijk, Jan van Rheenen
◎ 戲劇顧問:Peter Van Kraaij
◎ 舞台及燈光設計:Jan Versweyveld
◎ 作曲:Eric Sleichim
◎ 音樂:BL!NDMAN(Drums), Yves Goemaere, Hannes Nieuwlaet, Christiaan Saris
◎ 影像:Tal Yarden
◎ 服裝設計:An D'Huys
◎ 演員:Janni Goslinga, Aus Greidanus jr. ,Robert de Hoog, Hans Kesting, Ramsey Nasr, Frieda Pittoors, Halina Reijn, Bart Slegers
◎ 製作人:Private producer Emmerique Granpre Moliere


-------------------------

好的,正式 (正常?) 的文章寫完了,終於可以來發花癡了!天殺的我超愛 Ivo van Hove 啊,這應該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當我知道導演要來台灣時興奮到不行,就跟祈家威先生聽到釋憲文一樣,變成一隻雀躍的鳥兒啊!

上星期我就先請我娘親幫我把《Lazarus》的節目單寄上來,這是 Ivo 與 David Bowie 合作的音樂劇,正巧有排進我2016年到倫敦看戲的戲單。記者會結束後,我捧著批波彩的心臟,拿著節目單給導演簽名。導演一看到就發出驚呼,人很nice 的簽了 Ivo Love 的字樣。我跟導演簡單卻又激動地說,其實台灣去年上映的 NT Live看得到他的《A View from the Bridge》唷,導演誇獎了 NT Live 真的是很棒 (哎呀這段中文好無趣我知道,但我心情很激動)


接下來就是我人生圓滿的一刻 (下一次人生圓滿應該是看到LMM吧,哈哈哈)!心情的興奮不是萬馬奔騰可以形容啊,而是核彈爆發等級的!(喔依~喔依~喔依~,請穿上防護衣,小心劇烈閃光)


當然我也去找了可愛的Hans拍照,他的Othello非常讓人印象深刻。我說我還在讀《源泉》,知道他有演出,心裡頭就在想「會是演哪個角色呢」結果答案揭曉,是我猜對的蓋爾華納德 Gail Wynand。Hans大叔說,其實他上半場還有其他角色要演~~~ 也是啦,因為蓋爾華納德直到書的下半本才出現。雖然我目前以一目十行的速度看《源泉》 (真的是一本很多話的書...),但蓋爾華納德是整本源泉裡我最喜歡的角色,不但是個白手起家的高富帥 (喂~),也是整部書裡頭,最能容忍異音與異議,最後反而跟男主角洛克成為知己的優秀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