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3日

我城劇場:請你閉嘴! (預演場)

時間:2017.03.21 7:00PM
名稱:我城劇場  請你閉嘴!(Preview)
地點:城市舞台

Preview是正式演出前最後的排練,服裝道具演員走位全上,視同正式演出,但仍有可能暫停或重演部分段落。Preview的場次不一定,有長達數周的,也僅有個幾場而已的,但都會公開售票演出 (票價比正式演出便宜),也會因著觀眾、劇評與媒體的反應來挪動演出內容。基本上,Preview仍屬於調整中的演出,各家媒體與評論人會有共同的默契不寫評、不對演出內容作批判。

台灣的劇場演出受限於場地短缺,猶如曇花一現般,在一個定點往往演個一到兩個周末就會結束,接著就是到不同縣市巡迴,或是等到隔年加演,因此預演場 (Preview) 的風氣不盛。在我的印象裡,幾年前台南人劇團的春天戲水曾做過預演場,接下來就是這檔我城的《請你閉嘴!》。

就著台灣目前的劇場生態,以及社群網路的興起,反而跑出了另一種宣傳方式:找藝文記者或是部落客看彩排,藉由這些人的文字描述演出的內容,提供給觀眾參考選擇。身為一個在劇場玩耍的「部落客」,寫預報跟寫演後心得的標準與習慣還是不同:前者會把自己當成是推廣演出的推手,後者才會多加入自己主觀的喜惡。文章發表的這天正好首演,所以我還是會放入些個人想法。

繼2016年的《我記得》,我城劇場很快地就推出二號作品《請你閉嘴!》,並找來呂曼茵、單承矩等劇場老將加入演出。這個劇本原名為《Noises Off》,是英國劇作家 Michael Frayn 的作品,最近一次在台灣的搬演是為2014年北藝大戲劇學院的秋季公演《大家安靜》,當中有兩名演員:胡大器與舒偉傑,也參與了此次的《請你閉嘴!》。

全劇共有三幕:第一幕是首演前的彩排舞台、第二幕是首演的後台、第三幕則是巡迴終場的正式舞台。雖然角色們在這三幕所演的故事完全相同,但劇作家很聰明的用不同的方式翻轉演出。除了是舞台與後台的翻轉外,台詞設計上也處處充滿巧思,於第一幕先領著觀眾順順地走過一次情節發展,當第二幕與第三幕的爭執與吵鬧發生時,原本劇情的台詞卻反而錯置成了演員衝突的情緒反饋,比如說:男屋主江永祥 (胡大器飾) 在第一幕不小心發出的聲音,到了第二幕與第三幕卻成了演員朱朱 (胡大器飾) 在後台悲慘跌倒或摔傷的慘叫。

透過劇團的排練與正式演出,還有戲中戲角色與戲中演員們之間的鬥爭及情感糾葛,鋪陳了「C'est La Vie - 這就是人生」的過程:問題發生、試圖補救、故意陷害、想辦法圓謊、故事總是要繼續、先上了再說、反正就這樣了、再糟也不過如此、兩手一攤隨便你。戲劇與人生的互文與呼應在《請你閉嘴!》中屢見不鮮,不僅是台上台下傻傻分不清,私人恩怨情仇也跟著一起走位混雜,更可以延伸至真實生活中場合與場合間的混亂與重疊。所以您說說,您說說,觀眾席的大夥兒是在看戲呢,還是在看自己呢?

演出同時間有多達九名演員在台上,既要顧好「台前」的戲,也要留意「台後」的發展,無時無刻都有事件發生。三幕當中,節奏掌握得最好的是第二幕,因為沒得停留,情節要不停地向前推進;相比之下,第一幕與第三幕雖不至有拋接掉球的問題,但總是還有著差一點的可惜,節奏不夠明朗清爽,特別是有感受到不少需要再多等個一會兒,台詞的力道會更強的時刻。偏偏這劇本最看重的就是節奏,多一點或少一點,這味道就不對了呀,只能說演員之間的默契與拋接還需要時間磨合,演員本身也需要經驗去感受觀眾並做出台詞與動作的反應 (甚至是即興)!呂曼茵非常適合這類傲嬌可愛的設定,一舉一動都是焦點,連走路的輕重與拿取物品的隨興都有戲;第一次看單承矩演戲,還反串女角,趣味十足,也沒什麼斧鑿痕跡,蠻好的。

《請你閉嘴!》不嚴肅說教,也不針砭時事,以自然笑鬧不做作的態度,看待舞台與人生。即便稱不上是寫意,卻也痛快酣暢的笑過一場!

演後碎念...

1. 劇中角色鳳凰姐第一次出場時,我以為我看到姚坤君老師,心想「關姚有演嘛」,後來才發現是單承矩。(我這樣會大不敬嗎 XD)

2. 2016年的臺北藝穗節我看了一檔名為《不氣味之谷》的演出,對於當中的男演員的聲音印象深刻,柔柔緩緩不疾不徐,音質與咬字頗有金士傑的味道,但名字我還沒記起來。今天看《請你惦惦!》,角色出場時說完第一段台詞,腦袋的燈泡就亮了:「啊!就是他!」演員名字是胡大器,去年其實看了兩檔他的演出,另一檔是臺北海鷗的《暗戀養老院》。更驚人的是,原來我早在2012年鳥組人的《吳爾芙的心碎探戈》就已經看過這個演員了啊啊~ 


瑪姬‧瑪漢計畫:臉

時間:2017.03.19 02:30PM
名稱:瑪姬‧瑪漢計畫:臉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NOTE:照片來源為國家兩廳院臉書

表演本身沒有糟,但也簡單到太無趣與便宜行事了,明明這主題有非常多種可能啊,但依照今天看的內容,演個20分鐘就可以結束了!還有啊,那結尾的暗燈讓我驚了一下,以為是兩廳院斷電……

男表演者嘴咬紙板,一張一張的撕下不同的黑白臉孔,臉孔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物品(洋娃娃跟雕像),表演者會依照臉孔做出相對應的肢體動作與穿上不同的衣服與配件。好的,但長達70分鐘都只是做出動作而已,沒了……就沒了啊啊~

可以用一張臉孔搭配多種服裝與動作,或是用不同臉孔搭配同一造型,兩者都可以戳破觀者的既定印象,比如說,誰說亞洲女性一定是保姆,而不是上流社會的仕女。又或者,可以用同一個人的不同表情打破觀眾對於喜怒哀樂的認知,可以選擇政治家與政客的臉孔諷刺政治,可以選擇難民悲苦的臉孔來控訴戰爭,甚至是刻意選擇某一膚色的臉孔凸顯種族歧視。再活潑多元一點的,可以把臉孔換成鏡子跟觀眾玩耍,也可以利用聲音去指示表演者在換到不同臉孔時一定要穿上特定的打扮等等等等等,太多太多太多東西可以做了,但演出卻只停留在表面,跟個扮家家酒的紙娃娃無異。

再者,中途有兩次表演者拿下臉孔喝水,可能是一張紙板可以呈現的臉孔張數有限所以要換紙板,也可能是表演者要一直咬著臉孔版很累真的需要補充水分,但你也幫幫忙處理一下這段過場好嗎?表演者與臉孔們的關係是什麼?脫下臉孔的原因是什麼?身體該對應的反應是什麼?

唉……

2017年3月15日

【演前預報】新聲劇坊:英雄‧再見

時間:2017.03.12 07:30PM
名稱:新聲劇坊 英雄‧再見 (排)
地點:大稻埕戲院8F排練場

談演出之前,一定要先開放抱怨時間:依照去年臺灣戲曲中心公告的2016年創意競演活動辦法,第三階段的決選應該是在戲曲中心的大表演廳與小表演廳發表正式對外公開售票演出。無奈戲曲中心美其名在「優化中」,實則休館「整修中」,使得一票團隊只好拉車到宜蘭傳藝中心演出,實在是令人傻眼!台灣劇場觀眾多半集中在雙北城,傳統戲曲的觀眾年紀還偏長,將演出移到宜蘭傳藝中心,即便已經安排羅東到傳藝中心的接駁車,又票券費用內含入園費,唉,要吸引觀眾還是有困難的:觀光客不會特別進劇場,劇場熟客可能還要考慮交通時間。

最最讓我生氣的,莫過於《英雄‧再見》是齣優秀、好看又好入口的作品,卻沒辦法讓更多觀眾看到,真是氣死我了!政府單位可以這麼不負責任嗎?幫幫忙,不要這樣搞團隊。要言出必行,說到做到,讓團隊能在無後顧之憂且完善的劇場空間創作與發揮嘛!(氣到我跺腳跺跺跺)

好的,抱怨完了!預報文開始......

不光是劇場,也包含其他形式的媒體如電影、電視,純粹搬演翻拍經典文本已經無法完全滿足創作者與觀眾,因而有不少編劇與導演尋求新的切入角度:像是睿智的李爾王老來番顛是因為得了失智症、明智光秀引發本能寺之變是為了要跟織田信長私奔等。對於劇碼多半取材自古時忠孝節義故事的傳統戲曲來說,隨著年輕新血的表演者加入,還有跟現代劇場的交織合作,在保留傳統戲美好底蘊的同時,創作者勇敢地、盡可能地去衝撞題材、美術與表演手法,活化戲曲圈,也招來新觀眾。

新聲劇坊的《英雄‧再見》以「蕭何月下追韓信」為骨幹:當年惜才愛才的蕭何在未稟告君主的情況下,獨自在夜裡策馬狂奔,為的是要說服韓信共同追隨劉邦打天下。韓信一生起伏跌宕,風光一時,卻也遭呂后妒忌,用蕭何之計引韓信入宮將其殺之,因而有「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一句。這兩人糾纏的情誼到了編劇楊杏枝的筆下,時空背景換成現代的影視圈,蕭何依舊是韓信的伯樂,只是還多了點曖昧難解的BL (Boys' Love) 情愫。

為了保有歌仔戲美好的身段、唱腔與曲牌,同時又要合理化歌仔戲出現在現代場景,編劇很聰明的讓古代版的韓信與蕭何成了腐女的妄想,也藉由韓蕭二人的歷史情節,推動著現代版韓蕭二人的感情發展。劇本裡有頻繁的古今切換,角色也必須跟著快速替換,看排前我還煩惱著劇本複雜多變的各式設定會不會混淆觀眾或是拖慢劇情?等到戲一開排,扣除掉演員群還需要細雕外,俐落乾淨的場面調度,僅使用6張椅子上台與舞台深處的框架使用,處處顯露了導演手法的巧思。宋厚寬本就是我很喜歡的導演,過去看的多為他的現代劇場作品 (請搜尋臺北海鷗劇場),即便有與國光劇團合作的《賣鬼狂想》,也是以肢體為主的丑角戲。這次的《英雄‧再見》是新解傳統戲的劇目,該唱的、該打的一樣不少,倒也看到了這名導演的另一種可能 (還真是什麼都能導)

就著劇本的古今切換,文武場也分成流行與傳統兩派。可惜我的耳朵與鍵盤都很拙劣,聽不出也寫不出音樂的分析,但喜歡是無庸置疑的。許久沒看歌仔戲的我,聽著場上的唱曲,情不自禁地手指跟著點點、腦袋隨之搖搖地打拍子,喚醒了本以為不存在的歌仔戲記憶:那是小學中午放學回家,邊扒飯邊盯著電視看,可能還跟著一起哼哼唱唱旋律的童年回憶啊!

演出即將在這星期於宜蘭傳藝中心登場,票券費用250元還含入園費,實在是有夠划算的!很推薦大家到宜蘭一日遊,給願意嘗試新創作的團隊實質的鼓勵耶!

跟演出沒啥關係的後記......
當我知道《英雄‧再見》取自「蕭何月下追韓信」時,心想「這組是有啥可寫?」原來是我腐的程度太淺,淺到只是路邊積水的水窪而已。不過啊,應該要找個人改一下最經典的古人CP:白居易與元稹,畢竟在《與元微之書》中,白居易可是「微之,微之」的呼喊多次,還寫到「進不得相合,退不能相忘,牽攣乖隔,各欲白首。微之,微之,如何!如何!天實為之,謂之奈何!」訴衷情,表相思,讀來讓人潸然淚下 (遞手帕)。

演出資訊:
◎ 演出時間:2017/03/19 (日) 14:00
◎ 演出地點: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蔣渭水演藝廳 (有羅東 - 傳藝中心的接駁車可搭)
◎ 新聲劇坊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emergingtheatre/?fref=ts
◎ 兩廳院售票系統連結:https://goo.gl/QJ14ra
◎ 團長:王冠茗
◎ 導演:宋厚寬
◎ 編劇:楊杏枝
◎ 製作人:姜欣汝
◎ 舞臺監督:柯辰穎
◎ 舞臺設計:蔡茵涵
◎ 燈光設計:魏丞專
◎ 服裝設計:林玉媛
◎ 舞蹈設計:李羿璇
◎ 傳統音樂設計:林金泉
◎ 搖滾音樂設計:周欣彥
◎ 音效設計:柯鈞元
◎ 導演助理:陳俞靜
◎ 舞臺技術:蘇俊學
◎ 演員:鄭斐文、吳米娜、陳昭薇、林湘敏、彭彥旗、蔡孟君、傅威翰、王銘洋、王軒淮、郭員瑜、余銳、趙崇閔、邢立人

2017年3月14日

楊景翔演劇團 x 思劇場:類型戲劇讀劇節 - 愛情篇

時間:2017.03.11 07:30PM
名稱:楊景翔演劇團 x 思劇場  類型戲劇讀劇節 - 愛情篇
地點:思劇場

這幾年持續有在做讀劇且口碑不錯的,莫過於同黨劇團於2012年開始的《當代經典讀劇節》,其中不乏真搬上台演出的《杏仁豆腐心》與《平常心》(後者今年又加演了,請走過路過別錯過),也有前一年好評不斷,隔年又再加「讀」的《Chimerica》。每年都有穩定產出的楊景翔演劇團,今年與思劇場合作,舉辦第一屆《類型戲劇讀劇節》。就像是一般人看電視劇時會有簡單的分類與偏好,如懸疑推理、警匪槍戰、法庭律政等,《類型戲劇讀劇節》將劇本分成幾個類型,除了打頭陣的「愛情」外,接下來預計會推出「科幻」、「心理驚悚」與「黑色幽默」。

不同於一般小說或散文,閱讀時比較容易咬住且進入書中情境,劇本在閱讀上對於部分觀眾多少有讀不懂或讀不住的問題,我自己也有劇本閱讀困難的病徵 (遙想去年讀 Harold Pinter 的劇本讀到很想撞牆,進到劇場看演出就一切恍然大悟,那些個困擾的雲啊霧的都散開了)。再者,有許多戲劇演出都會先從讀劇本開始,然後再慢慢開展成完整的舞台作品,又劇本實際轉為舞台演出往往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資金與時間。因此,讀劇對於劇團來說,既是工作歷程的一部分,也能在早先發展期間先與前期觀眾做初步接觸;對觀眾而言,如果求劇本若渴,又有閱讀困難的 (就像是我),觀賞讀劇便是一個吸收新本與了解劇本的好方式。當團隊決定以讀劇作呈現方式時,並不會單純就是坐著讀本而已,讀劇作品還是有導演統整作品,處理讀劇演員的聲音情緒、動作與表現,甚至會有簡單的場面調度、音效與走位,也或許會設計些貼心的橋段,讓觀眾看了會心一笑。

另外有個值得觀察的現象:思劇場是此次讀劇計畫的共同製作單位。除了之前曾有過穆勒藝文策展外,台灣鮮少有場館主導/共同製作的演出。位於大稻埕的思劇場是這幾年很受歡迎的新興場館,除了本身就駐紮在館內的褶子劇團外,也積極跟多方創作者合作,還是臺北藝穗節的合作場地。我個人非常喜歡思劇場的空間,整面到天花板的書牆,俐落乾淨又素雅,很適合演出都會小品或讀劇。團隊與場館共同製作的創作模式,可在未來多加留意,並不是只有劇團可以有品牌、風格與美學,場館也可以!

這周的愛情篇有兩個劇本,且讓我分開來聊聊:

《性愛,陌生人》
- 編劇:Laura Eason
- 劇本翻譯:詹慧君 (哈利)
- 導演潘冠宏、演員陳仕瑛與楊宗昇

這個劇本的對話量極大!同是作家的兩人為了安靜寫稿,在一間B&B不期而遇。從一開始的言語交鋒、情不自禁的費洛蒙相互吸引、再到討論自己的寫作之路、閱讀並幹譙書評 (演出結束後,跟有在寫評的朋友一同走去捷運站的路上,不約而同提到這段就微笑,哎呀應該自己也常被這樣叨念)、決定出版方式與議價等,在不脫離寫作的主線下,逐步交織男女主角的感情發展。

這場讀劇很長,可以說是太長了。雖然導演已經刪減部分,120分鐘無休息的看下來還是頗累,特別是有很多爭執的對話很贅,爭執的內容也大同小異 (男方放浪的過去、女方故步自封缺乏勇氣等)。有大半的時間我都懷疑女方的感情潔癖太過嚴重,很想抓著她的肩膀說:「不要再盧小小了,好嗎?」此外,翻譯的用詞與文法仍有偏重的英文語感與閱讀感,與設定上應該是自然聊天的兩人相違背;而男角的台詞上放入了許多非常在地的台語發語詞與髒話 (用於憤怒或與熟悉朋友講垃圾話時使用),也使得語言的時空感錯置與尷尬。

不知道是否是讀劇這樣的形式減弱了某些該有的火花 (因為少了視覺輔助),劇本裡的 Olivia 與 Ethan 應是強烈著吸引著彼此的,就是一看到對方就要很餓的往對方撲去,但我在陳仕瑛與楊宗昇上卻看不到這樣的化學反應。不過,我挺喜歡劇組用手掌碰手掌代表接吻,手指十指交扣表示激情接吻,讓劇情不只是床頭吵床尾性愛合的肉慾,而多了些靦腆與細膩的純愛。

劇本裡處處可見許多現代人面臨的數位侵襲,像是無網路恐懼症、手機過度依賴症候群、email被灌爆、網路謠言、實體出版與數位內容的競爭等,當中也有造成男女主角吵架多次的兇手,如 Olivia 透過網路搜尋到 Ethan 的過往情史、Ethan 衝動下不小心數位發佈了 Olivia 的新書等,只能說人不能做壞事,特別是不能在資訊時代做壞事,很容易被肉搜啊!男女主角的職業都是作家,剛開始是男主角靠著寫主題聳動的書籍竄紅,名利雙收 (第一本書叫做《第一次約砲就上手》);隨著劇情發展,女主角受到了文壇上極具重量的出版社青睞,兩個角色間對於事業的競爭與自身的驕傲有著強弱上的移轉,只可惜在這次的讀劇裡並沒有很細膩的處理這塊,僅以憤怒的爭吵詮釋。

《愛,開玩笑》
- 改編自契克夫短編小說《玩笑》
- 導演與劇本改編姜富琴、演員陳家逵與張寧

相較於上半場的《性愛,陌生人》大量的對白,下半場的《愛,開玩笑》是個輕鬆較無負擔的小品。此外,由於《愛,開玩笑》四月初將在牯嶺街小劇場一樓演出,本日的讀劇已經加了很多舞台指示,包含投影何時出現,投影內容又是什麼。故事說的是愛情中的試探,男女相約滑草與飛滑翔翼,在高速疾駛的特定時刻,男人突然地說出「我愛你」,女人納悶了,不是那麼確定,因而一再相約男子出遊。一邊是小心探詢卻又不敢跨越,一邊則是無法給予承諾所以玩笑似的讓話語飄散風中,兩人的人生終是短暫交會而漸行漸遠。

思劇場有個二樓的觀眾席平台,演員藉由走上樓繞場一周,達到劇本裡思念與重新整理著跟女孩的過往回憶。我喜歡張寧的表現,清新的氣質很適合初嘗愛情的小女孩,將雀躍、遲疑與小心翼翼表現得很讓人喜愛,滿溢曖昧不定時的酸甜氣息。如果對正式演出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移動一下滑鼠,支持一下演出唷:說話的狗表演平台劇團《愛,開玩笑》


2017年3月12日

國光劇團:不能說的秘密 - 孟麗君

時間:2017.03.10 07:30PM
名稱:國光劇團  不能說的秘密 - 孟麗君
地點:城市舞台

我:《孟麗君》裡的男角怎麼智商都偏低啊 (翻白眼)?
妹:(哈哈哈哈哈哈) 那你明天看《流光似夢》應該會更想呼巴掌

雖然前兩周已經先行跑到臺中歌劇院看演出,但直到今天我才有新一季劇場人生開跑的感覺 (一周只有一檔演出要看,這像話嗎?) 這周跟傳統戲很有緣,以喜劇《孟麗君》打頭陣蠻好的!

孟麗君是個才貌雙全的女子,父親被俘番邦,未婚夫上書不成反怒龍顏,迫使孟麗君不得不收起女兒妝,假扮男裝,以烏紗煥雲鬟,還在三年內連升好幾階,成為當朝宰相,政績斐然!步步為營的麗君,成功的化解了自己的欺君之罪,也順利地跟三年前皇甫將軍拜堂成婚!

那為什麼說男角的智商偏低呢?上半場皇甫少華的〈巧探〉硬是裝病請酈丞相到府探訪,還硬逼對方要承認自己就是孟麗君!啊人家就跟你說時機未到,也跟你說百日後太后壽誕就會一切大白,在外打仗三年都能等,剩下這三個月是在急什麼啦?更別論太后壽誕那折戲,皇甫少華身著粉紅出場,一臉雀躍地表現出「等很久了我終於可以開機了」的潛台詞 (好啦,溫宇航應該沒有這麼邪惡,是我很邪惡 XD)

下半場皇帝的〈遊宮〉更是把男人只用下半身思考一事發揮得淋漓盡致 (勿戰,我只是根據劇情實話實說 XD)。皇帝一看到孟麗君的自繪畫像便知曉一切,管他是朝臣未過門之妻,硬是要跟著酈丞相一起騎馬乘轎賞林,甚至還滿口胡說八道的要學劉備關羽等古人,君臣同睡一張床,現在是要霸王硬上弓就是了,真是色胚呸呸呸!如意算盤被太后給打翻,還見笑轉生氣,硬是要安個罪名給酈丞相還孟麗君的,真是一點做君王的氣度都沒有,繼續呸呸呸!

挑大樑飾演孟麗君的黃詩雅很成功的撐起了這台戲!本以為155分鐘 (中場20分鐘) 看下來會讓人累,沒想到不覺時間流逝,節奏明快,喜劇裡頭陰錯陽差與耍笨阿呆的情節也詮釋得當,是很討喜的演出。

若真要挑些什麼問題,我覺得舞台上穩得太平淡保守了~ (詞窮了 XD) 最後,我在開場前看到便服版本的魏海敏老師,害我倒吸了一口氣~

對了,我很喜歡最後解套的方法!聽到孟麗君喊太后為「母后」時還遲疑了一下,原來是被收為乾女兒。這樣一來,既可以成就孟麗君與皇甫少華的好事,皇帝也總不好那自己的妹妹為後宮,好聰明啊!


2017年2月18日

[短記] National Theatre Live:Les Liaisons Dangereuses

時間:2017.02.17 07:10PM
名稱:Les Liaisons Dangereuses - NT Live
地點:信義威秀影城

第三季的NT Live從《危險關係》起跑!

我對《危險關係》的印象很薄弱,只看過一次相關的舞台劇演出 - 2010年莎妹劇團的《海納穆勒四重奏》,以及當時為了做功課而看的1988年電影版。今天看了2016年倫敦重製的NT Live演出,有點出乎我意料:沒想到《危險關係 Les Liaisons Dangereuses》這麼歡樂?!

演出劇院在Donmar Warehouse Theatre (為什麼我去了兩次倫敦都沒到過這劇院啦,跺腳),第一季 Tom Hiddleston 的《科利奧蘭納斯 Coriolanus》也在這劇院,是個偏親密型的小場地,正好吻合導演 Josie Rourke 對這齣戲就應該在屋內,甚至是房間內發生的想像。中場休息時主持人問導演,什麼時候想做這戲的?導演很可愛的說他第一次做這劇本時才19歲,那時候大概只做過四次愛,所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其實當時應該搞不清楚自己在導什麼的表情 XD)

依照以往我在平日看NT Live都會睡掉大半的經驗 (第一季的李爾王、第二季的天窗),今晚我的精神奇佳,完全沒睡。上半場非常精彩,扣除掉台詞精彩不說,演員 Janet McTeer 和 Dominic West 兩者間充滿權力流動的調情、滿足與驕傲於自身的自信與遊戲人間的毫不掩飾、以及隱約透露出來的精神層面的主從關係,可以當感情與情慾上的惡人當到這麼的自在舒暢,世上應該也就只有這兩人吧!然而,演出的節奏與氛圍卻在下半場開始紊亂,特別是當梅黛夫人開始懷疑自己並非是子爵最重要的女人時,包含梅黛與子爵的爭吵、以及前後代梅黛的小鮮肉玩物決鬥的兩場戲,都有種導演想要收斂遊玩放浪的氛圍卻收不回的尷尬。

原著是書信體的小說,由編劇 Christopher Hampton 改成劇本,之後多個改編的版本有放在90年代的、也有設定在50年代的。不過,導演跟編劇的訪談當中一直提到「唯有將背景設在18世紀,故事當中的現代性才會出現」。這句話乍聽之下沒有懂,看完演出後倒是有點兒趣味。幾場子爵與杜維爾夫人的對手戲,不管是糾纏不清的,還是最後忍不住誘惑撲上去的,總讓我有觀看世間男女情愛互動的即視感。當然,故事情節發展與演員表演方式的誇張 (不會讓人不舒服的那種誇張),也有著看似跳tone,實際上卻一切都很合理的衝突感。

場景設計上用五盞蠟燭吊燈代替燈光,營造出昏黃的復古感。但或許也是因為燈光,扣除掉畫作與有顏色的家具,透過螢幕顯示出來的房間牆壁非常黯淡,想說這不是一個在講法國上流社會的故事嗎?怎麼看起來都舊舊灰灰的?

片子最後打上了In Memory of Alan Rickman,原來他是1985年初版《危險關係》的子爵啊 (1985年RSC的製作)。


2017年2月5日

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才怪—愛沙尼亞NO99劇團大解密

時間:2017.02.05  2:00PM
名稱:講座  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才怪—愛沙尼亞NO99劇團大解密 
地點: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 大新館4樓數位演講廳

請先閱讀此篇文章:〈愛沙尼亞 Unified Estonia 劇場政治學:政客和戲子的一線之隔〉劇團的核心人物:導演 Tiit Ojasoo 和藝術總監 Ene-Liis Semper 此次除了受邀來台舉行工作坊外,也開了場講座跟大家分享。

這場講座有即時口譯,但因為聲音品質不佳,所以我放棄使用,直接聽英文。據我妹說翻得非常好:當講者想不起來Inflation這個字,改用Money becomes cheaper and cheaper說明時,口譯有即時翻成「通貨膨脹」;另外,講座播放的Unified Estonia紀錄片,口譯也有逐句翻譯 (英文字幕)。講座與談人還有臺北藝術節的藝術總監耿一偉老師。底下是簡單的紀錄:

1. NO99的劇團名稱有著倒數的概念,所以每一個作品都會有一個號碼 (作品的影片介紹開頭就是從NO99倒數,非常有特色)。當號碼到0的時候,劇團就會結束 (我心想:所以可以開個新的團)。就如同劇場是有限的一樣,即使演出可以一直演一直演,卻沒有一場演出是一樣的。

2. 愛沙尼亞是個很小的國家,人口僅有120萬人,實行民主的時間也只有25~30年,位在一個大國 (俄羅斯) 的旁邊,而這個大國老說我們的土地是他們的 (講到這裡,席間的觀眾都笑了)。會想做Unified Estonia這樣的作品,起因很簡單:不滿意當前的政治與政府。

3. Unified Estonia的後續效應為何?
川普選上總統了 (觀眾席爆笑......) 導演 Tiit Ojasoo 認為,演出當時的2010年是適合做這個作品的,現在川普選上了,反而不再那麼適合做這樣的演出。我在想,或許是導演認為真實世界的政治已然比劇場還要戲劇化,所以這樣的演出形態與內容反而失去了力道。

耿一偉老師提到,政治跟劇場一樣,都是一種情感操弄。相較於台灣劇場做的是「正義的政治」,如為弱勢發聲、強調社會議題討論,NO99做的是「真相的政治」,讓觀眾看到真相是怎麼被建構出來的,同時在觀看的過程中能明白感受到被操弄,所以Unified Estonia的最後一句話才會是"You are free."

4. 現今政治對藝術家的影響?藝術家該如何應對?
- Stay Human (保有人性),英雄與偉人也都是因為保有人性而感動人。
- 現代人太執著於小事,如煩惱iPad連不上電腦等,因而使得創作的材料與批評變少。
- 藝術家一定要記得保持對話與溝通,而非與世隔絕埋頭創作。(這裡有提到川普築牆、難民政策與美俄關係等例子)

5. 愛沙尼亞劇場未來之路:政府跟劇場應該跳脫德國與俄國體系?
(這問題起源於耿一偉老師在講座前讀到導演的訪談,導演似乎認為愛沙尼亞的劇場創作應該要跳脫德俄體系)
- 導演提到了愛沙尼亞複雜的國家歷史,一下子被俄國統治,一下子又被德國統治,然後交替出現。
- 國家政治的發展和鄰居國家有關,愛沙尼亞目前是歐洲相對安全應該是相對世俗化的國家 (我想是指難民與Isis問題),發展上受到對面芬蘭的影響,步調比較緩慢。
- 俄國的劇場偏重Physical,德國則重Concept (導演說:德文是很適合哲學的語言)。俄國的劇場歷史雖然悠久,卻不是NO99的風格,因為俄國劇場以觀眾為取向,對著觀眾演戲,但NO99會更著重於演員跟演員之間的存在與交流。這裡有提到一個NO99的團員都必須要做的「蜘蛛網訓練法」:一群人圍成個圈,當其中一個人在背後動了右手,即使沒人看到,但若是認真去感應,其他人還是可以感覺得到動作的。(好像有點玄,但我覺得可以解釋成,劇場不只是把故事或角色給「演」出來,而是要更真切的傳達當下存在的氛圍與凝結)

6. 愛沙尼亞政府補助劇團的方式
- 劇場創作是自由的,不需要特別說明未來要做什麼計劃。
- 拿政府的錢去批評政府好像有點叛逆,但他們做的不是批評,只是反映真實,紀錄現狀。
- 做完Unified Estonia後,補助還是有受到限制啦!
- 劇團收入來有三分之一來自補助,其餘就是售票與贊助商。票券都是透過網路販售,Unified Estonia的票券一張40歐。當然,如果做契軻夫的演出,就不可能賣到這麼多張了!(大笑)

7. 給年輕創作者的建議
- 導演 Tiit Ojasoo:想做什麼就要去做,做重要的事情,不要太去計較沒有金錢沒有演員沒有場地。另外,Media是我們最大的敵人,要謹慎小心思考。
- 藝術總監 Ene-Liis Semper:(這段有點意識流) 持續地去做,即使一開始不成氣候,在很低的level,但創作是累積的,總有一天會達到優秀的level。
耿一偉老師:劇院就跟酒吧一樣,喜歡的就會來!

8. 耿一偉老師 Q&A 補充:台灣太重視「有用」這件事,所以結案計畫總是要寫有多少觀眾與達到多少票房,但台灣劇場就是沒有用的啊 (笑倒)!劇場是站在現實的反面的,我們現在必須要小心維持劇場的火種,當有一天我們都能夠拋棄有用這件事,不問理由的就給劇團三年五年的補助讓劇團做事,那時候我們就成功了!

底下照片左起:Ene-Liis Semper、Tiit Ojasoo、耿一偉老師、Oistat國際劇場組織魏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