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0日

MeimageDance:2013鈕扣計畫

時間:2013.07.20  2:30PM
地點:誠品信義店6F展演廳
名稱:MeimageDance 2013鈕扣計畫

「New Choreographer 鈕扣計畫」是給浪跡天涯的舞者的回家計畫,「鈕扣」取自於「New Chor」的諧音。這個自2011年開始的計畫,由何曉玫與盧健英共同策畫製作,以旅外舞者為主要邀請對象,讓這些在異鄉追夢的舞者,能有一個回鄉演出交流的機會。今年的演出概念是「鈕扣回家交朋友」,每個舞者都被賦予一項臺灣原創品牌的物件,並被要求將物件融合在自己的作品裡:四名舞者,四個20分鐘的短篇。

因為每齣舞作都短短的,我就簡單寫出看的當下的想法。(很可惜,我對於玻璃那組缺少共鳴,所以略過不計 ><。)

◎ 蔡冠伶 x The Escape Artist (顏料):

這是四支舞作裡我最喜歡的作品!地上用白貼布框出受限的矩形空間,並立著張作畫的大白紙。舞者身著白上衣、棉褲與工作靴,提著兩個銀色水桶進來。稍作活動後,舞者脫下工作靴,搬起水桶,將紫色顏料橫向地呈「一」字型,由右向左地倒在立著的白紙上,任由顏料向下流動。隨後僅用右手糊上顏料,讓白紙多出了幾道弧形。

整場演出的音樂非常俏皮,顏料彷彿舞者 (或是畫家) 的靈感,像是有自由意識般,獨立於創作者之外,奔放的隨性表達自己的意見,又或者說,是舞者在跟自己的靈感對話玩鬧。有段時間,充滿顏料的右手緊貼著舞者身體,舞者僅能用身體的其他地方律動。那感覺很像硬要逼迫不安於室的右手/靈感乖乖聽話,但其蠢蠢欲動的天性卻不自覺的帶動起和其連接的部位 (但也有可能是因為顏料還沒乾,不能大動作甩動讓顏料滴滿地啦 XDDD)


◎ 袁尚仁 / Constantin Georgescu x 四一玩作 (椅子):

這支舞作名為「對話」,雖由兩名舞者演出,但實際上說的是一個人的故事。兩名舞者的動作時而相同、時而背道而馳,也會有像卡農的時間差,再加上對稱的、如翅膀開展的火車沿途景象,以及邀請觀眾以英文與中文讀出的詩作,在在都在嘗試以不同的載具 (身體與聲音)、但其實又是相同的內容,來推敲與對應空間的異同。

裡頭我覺得最有趣的,是最後將四張椅子合成一張大型矩形的座位。兩個大男人擠在小小的空間,隨著節奏明顯的《Stand by me》,帶點重複性的做著動作 (我真的覺得有些動作是坐車時的百般聊賴 XD),然後慢慢的從面對前方,到面對右邊,最後轉向面對車輛來往的臺北霓虹。


◎ 張藍勻 / 羅凡 x 夕遊出張所 (鹽):

這支舞非常的俗民易懂,有浪漫糾結的雙人舞,還有大家都耳熟能詳的伍佰。座談時問到,為什麼會選擇伍佰的歌呢?張藍勻的回答很可愛,他說他以前覺得伍佰的歌很難聽。直到到了香港跳舞,某一天突然聽到伍佰的歌,然後,他想家了。這次既然有機會在台灣演出,就拿了伍佰的歌做為演出音樂啦!

所以我們從伍佰的《夏夜晚風》,一路聽到了《心愛的再會啦》,再搭配場上的若即若離、拉扯糾纏,不停因舞動而揚起的鹽塵,真的讓人感覺像在看現場的MV,而且是一對很愛彼此的人,在掏心掏肺的說著自己的無奈與苦衷。


後記...

還記得那天下午從城市舞台看完演出後,和盧姐在車上聊了一個多小時,講到她想做這計劃的原因、未來想走的方向等等。從她充滿熊熊熱情火焰的眼裡,看得出她真的想為這些舞者、甚至是臺灣的舞蹈尋覓條出路。臺灣舞蹈從來不缺人才,我們有優秀的許芳宜、布拉瑞揚、周書毅等,甚至還有個國際大師級的雲門舞集,但為什麼優秀的舞蹈人才總是得遠走他鄉來構築夢想?

藝文環境眾所皆知的糟糕了很久很久,短期內也看不到啥光明的未來。在這樣惡劣的狀況下,揪甘心還有人願意運用與奉獻自己所累積的人脈與資源,嘗試在體制內改善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