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6日

音樂時代劇場:隔壁親家

時間:2009.8.15 7:30PM
地點:國家戲劇院

劇名:音樂時代劇場 隔壁親家

猶記2007年10月,在劇院裡初次感受到《四月望雨》的誠摯與細膩,讓我在隔年7月又心甘情願的買票,再次進到劇場去溫習那難得的感動。因此,當音樂時代劇場釋出由《四月望雨》原團隊所製作的新作品《隔壁親家》時,我早早找好了戲友,滿心期待的等著看戲當天的來臨 。今年8月初,很榮幸的在正式演出前能參與觀看排演場的活動。這場活動下來,讓我對這齣戲的期待又向上拉高。果不其然,此次的成功演出與亮眼票房,證明了《隔壁親家》的確是值得稱讚的好戲。音樂時代劇場也為自己打了次漂亮的勝仗,穩固自己做優質本土音樂劇的地位與特色!

《隔壁親家》改編自廖風德先生的同名作品,描述50年代住在宜蘭水底寮的兩家人的興衰起落。故事時間涵蓋了親子兩代,在親世代中,有一戶是開高走低(石龍伯),另一戶卻是開低走高(粗皮雄)。這大相逕庭的走向,提高了故事的可看性。同時,兩家子世代的交集,除了解釋親世代的勢力移轉,更帶出屬於那個時代台灣鄉村的生活、人民的觀念、甚至是社會情勢的轉變。

原著小說的字數僅僅1萬多餘,卻涵括了許多可討論的議題:眷村情誼、夢想台北、對西方文化的崇拜憧憬、族群和解等等。因此,在之後改編的電視劇版本「親戚不計較」,竟可以從中延伸出2248集,算是台灣電視劇上的奇蹟。稱《隔壁親家》是「簡短的大作品」,一點都不為過。

回到音樂劇《隔壁親家》本身。大幕拉起,石龍伯坐在板凳上,無奈的和孫子與家人討論賣牛的事情。賣牛對農家來說可是件大事,畢竟牛是農家耕作的主力,賣掉了就等於失去了支柱。曾經風光一時的石龍伯,最後竟落得賣牛的下場,一首「天公伯,我問你」唱出了心中的疑問與不平。我在排練場的心得裡提到,有故事的人,說出的每句話都是感人的章節。當澎恰恰唱這首歌時,簡單的歌詞與旋律頓時上了滄桑動人的色彩,觀眾的耳朵自然而然地就服貼順從了。

石龍仔與粗皮仔,這兩個同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好兄弟,小時還以番薯為信物,約好將來要一起稱霸水底寮。不過,一條土地重劃的線,讓這兩個人就此分道揚鑣。石龍伯命好,一連生了三個兒子,還分到了可種稻的水田;反觀粗皮雄,卻是一連三個罔市(女兒),連老天爺也只分給他種蕃薯的旱田。再加上石龍伯反悔雙方老大的親事,讓兩人的不和越發嚴重。

§ 天賜與招治:傳統父權社會的孝道倫理、本省外省的眷村婚事

「命運的一條線」,天賜與招治唱出了深厚的郎情妹意,也唱出了兩人因家庭無法結合的悲哀。這條無形的線,劃清了楚河漢界,切斷了原本該是美好的姻緣。還記得第一次在彩排場聽到這首歌時,發現張世珮的眼淚厲害地說掉就掉,加上哀傷的旋律與歌詞,眼眶就不自覺的紅了 (哈 我是愛哭鬼)。

好加在天公還是疼憨人,幫招治找了個退伍軍人老公國恩。雖然年紀大了點,但成熟穩重,待人也有禮。重點是,不嫌棄招治看不見的右眼。描寫這對眷村準夫婦初見面的「一半的世界,圓滿的未來」,是整齣劇裡我最喜歡的歌曲。這首國台語交疊的男女合唱,歌詞美麗工整,讓人絲毫不覺這是兩種完全不同語言的合唱曲。

招治:(台) 心情起起伏伏,親像坐船出海。
國恩:(國) 心情浮浮沉沉,好像海浪澎湃。 --> 出海跟澎湃有對韻
招治:(台) 放未落的心,轉過來這屏,相意愛的情,留在伊那屏。
國恩:(國) 心開始安定,人不再冷冰,漂泊的心靈,腳步為她停。 --> 屏和停也有對韻
兩人:(國/台) 你我一人一半的世界,因為你/妳,完成一個圓滿的未來。

§ 天保與迎治:夢想中繁華的台北城,美好卻殘酷的台北淘金夢

台北是台灣最指標性的城市,一直以來都是年輕人希冀前進的夢想之都,天保和迎治也不例外,兩人相約來去台北尋找幸福與Money。以探戈為基調的「咱作陣來去台北」,明顯強勁的節奏,搭上俏皮可愛的舞蹈,讓整個氣氛都活潑了起來。這部份強調的是小倆口對未來世界的期許,整個舞台上只有兩個演員。可惜,即使有掉幕(霓虹看板)的設計,仍讓我覺得舞台有點空虛。此外,洪瑞襄的聲音狀況不是很好,有好幾個音很明顯的飄掉&卡到 (Ex. 我是西門町尚水的花),算是這首歌不完美的小瑕疵。不過,終於讓我再看到程伯仁演出這麼活潑的腳色。自《跑路天使》的艾隊長後,我就沒看過這麼開心的腳色在程伯仁身上出現。

上半場最精采的片段莫過於幹架的設計。這場設計引起不少戲友的討論,排除了傳統的武打場面,使用了大量的停格、誇張的慢動作,甚至仿攝影機360度旋轉視角的拍攝模式,讓整體的呈現非常電影。我個人非常喜歡這樣的創意,讓負面沉重的鬥毆事件有了正向且有趣的笑點。不知是燈光還是其他因素影響,這段的舞台畫面不夠乾淨俐落,總覺有些凌亂。至於沒在排練場爆出的樂隊笑點(警察:每次來都奏這首),經過台詞的修改,在正式演出時得到了觀眾的正面回應。

上半場的最後一首歌「阿兜仔保庇水底寮」,讓粗皮雄與石龍伯兩人的優劣情勢正式反轉!這兒的歌詞寫得非常可愛,特別是形容現代家電的描述 (電視機、洗衣機、電冰箱) 更是讓人絕倒。仔細觀察,所有的水底寮村民全都集中在舞台中間,西瓜偎大邊的圍繞著站在牛車上將要風光的粗皮雄。而粗皮雄頂上的燈光更是明顯的又白又亮,和最後一個下台的石龍伯相比,石龍伯不但是一個人被隔在透明黑幕的另一邊,最後也只剩一盞燈光照明,燈暗、下場,預告了石龍伯下半場越趨低迷的人生。

下半場一揭幕,延續上半場末水底寮的歡樂氣氛,準備迎接村莊裏的第一個洋女婿。令人驚奇的,為了營造「外國的月亮真的有比較圓」的FU,劇場真的開上了一台很趴的白色閃亮金龜車。正當大家引頸期盼可以看到傳說中金髮碧眼尖鼻子的阿兜仔時,卻從車子裡走出了一個捲毛的深色巧克力人,開始了一連串雞同鴨講的逗趣對話。

Nice to meet you. (台) 蝦咪,要喝米酒?
My name is Michael. (台) 為什麼他要麥哭啊?

Oh~ I will call you Mr. S. (台) 他在講咖稱啦!喔喔,ㄝ通ㄝ通,他要上廁所啦!

這段對話真是讓我又好氣又好笑,每個人七嘴八舌的,各有的解讀,十足反映台灣人愛湊熱鬧的習性。讓我想起之前《寶島一村》裡的老趙,帶著村裡的人,煞有其事的想要解開看似共軍留下來的牆壁密碼的類似橋段。

§ 天養與連治:他鄉遊子對故鄉的思念、青梅竹馬時的相守約定。

(總算讓我等到江翊睿唱歌了!) 就如同台北夢一般,那時家裡能出個大學生是非常風光的事情,再加上早些時期「惟有讀書高」的觀念,天養自然是被眾人與父親寄予厚望。離鄉背井到外地唸書的天養,最開心的便是收到連治從家鄉寄來,那帶著故鄉情懷 (五月的桐花花瓣) 與純純愛戀 (連治的悉心叮嚀) 的信件。這首「夾在書頁的信」是劇裡少數的國語歌曲,歌曲就如同歌詞一般,是朵吐著淡淡幽香的桐花,細細道盡這對小情侶浪漫純潔的愛情。當唱到「一片寄來的花瓣,讓我思緒長了翅膀」,江翊睿圓滿厚實的聲音,搭上放射四散打往觀眾的燈光,整個舞台明亮了起來,洋溢著幸福呀!

《隔壁親家》的故事發生在宜蘭,當劇情帶到石龍伯與粗皮雄的童年記憶時,總是會出現宜蘭童謠丟丟銅仔。當劇情來到回想過往的兩人,一個哀嘆自己的人生越趨卑微,一個感慨有錢卻失去了兒時的感情,這兩人的獨唱曲「尊嚴與卑微」「拆毀的記憶」,都在背景的部份放入了丟丟銅仔的旋律,感覺那個年代的美好依舊存在,只是離現在遙遠了一些。

兩家的衝突在石龍伯家的牛被砲嚇到而導致牛鼻斷裂而爆開,以粗皮雄和石龍伯的答嘴鼓開始,吵架的緊張氣勢越發越強,再加上子世代天養與連治的感情糾葛,兩家人不但捍衛自己,也為對方的無情感到生氣傷心,在緊繃的情緒下將已經無可收拾的怒吼與怨氣拉到最高,然後倏地結束!

吵架歸吵架,孩子的學費還是要湊的。石龍伯沒說什麼,把賣牛的錢一股腦兒的塞給天養,然後黯然神傷的離去。這段石龍伯的自白,引出了天養唱出的「不回頭的牛」,說明父親就是家中那頭永遠不叫累的勤奮水牛,即便倒了傷了,仍是要努力堅持下去。從石龍伯簡單的台詞中,透露出他對於後半輩子的失望,轉身離去的背影是駝著的、是落寞的。這個橋段非常的成功,情緒蘊釀的很完美。若是沒有了澎恰恰前半段的台詞演出,這首歌曲就不會這麼的揪心且動人!

問題總是要解決,女孩子也總是比較貼心比較會想 (誤 :p)。拒絕工廠小開的電影邀約,連治要請天養幫忙將信件送到台北那最重要的人的手中。

連治:我有信要寄去台北,你可以順便幫我帶去嗎?
天養:(看了一下收件人,暗自竊笑) 這是要給我的!

連治:我想說你新學期都要有新信夾在書裡,這樣看到才會比較開心。


這個橋段可以再純情再天真一點,看得我都心癢難耐了 (其實是要被閃瞎了,哈)!此時有個很重要的人:石龍伯,偷偷的躲在房子背後看著這一切,卻沒有上前去阻止......

這齣劇的結尾從這個地方開始收起,收得非常漂亮!原本固執的石龍伯竟然沒有阻止自家兒子和仇家女兒的相戀,反倒是窩在一旁觀察。粗皮雄發現了這奇怪的現象,還上前去虧了石龍伯幾句。這兩個人冤冤吵吵了快半世紀,是時候該學會放下了。以40多年前石龍伯所畫的畫為開頭,喚起了兩人小時的盟誓:稱霸水底寮。

對照起小時候,也是上半場初,兩個人偷挖蕃薯的橋段,當時石龍仔只說:你拿一條蕃薯給我做信物,換這幅畫就好。下半場末讓這個幼時回憶跑得更完整,粗皮仔將所有的蕃薯都給了石龍仔,還說以後如果真像畫一般,蓋了樓房,一定會找石龍仔來玩。放下那些無謂的面子與尊嚴,所謂的爭一口氣往往都是百般聊賴的意氣之爭,唯有那可愛又簡單的人跟人之間的感情,才是真正值得去爭取捍衛的!

透明黑幕後,小時的粗皮仔與石龍仔開心的跳房子玩耍;透明黑幕前,成年的粗皮雄與石龍伯握起了幼年熟悉的兄弟手勢,丟丟銅仔又再度響起......

§ 後記

呼,想記下來的精采片段有很多,再加上這齣戲讓我有不少感觸,所以寫的幅度也就落落長一篇。誠如一開始提到的,音樂時代劇場再次證明自己有作好戲的能力與實力,除了擁有優秀的演員之外,這一次的許多細節也讓人稱讚。不論是旋律動人詞句精巧的歌曲、精緻且多變化的佈景 (正面是水底寮農會門口,背面是酒廳,裡面則是粗皮雄與石龍伯兩家人的房子)、令人想不到可以搬上台的道具 (拉風的金龜車、帥氣把妹用的偉士牌)、新穎有趣的舞蹈設計,連許多週邊的小物件都讓我覺得非常溫暖。我特別想指出節目單的用心,除了幾個主角娃娃公仔設計的超可愛之外,所有的演員、配角、舞群、技術人員等等,只要是跟《隔壁親家》這齣戲有關的工作人員,全部都有照片與介紹。這真的很重要,一齣戲的成功不是只有光鮮亮麗的幕前,幕後各項工作的操盤手更是重要不可或缺。

此外,找來澎恰恰和許效舜飾演石龍伯與粗皮雄,是這齣戲成功的重要因素,因為這兩個演員根本就是這兩個角色。自然不做作的演技,流暢不扭捏的舞臺動作,感覺一切都是信手捻來,跟吃飯睡覺一樣簡單。偶而多出的台詞,卻往往帶出意想不到的效果。社會歷練與舞台經驗豐富的兩人,活脫脫的就是書中的角色上身,完美的在自己身上姜石龍伯與粗皮雄的人生活過一遍。

常言道,戲劇是會反應社會現狀的。最後的最後,想提幾個嚴肅的議題。劇中的兩首曲子「歹所在住一世人」「命運的一條線」,著實讓我想到目前台灣的現況。「歹所在住一世人」裡頭寫到:生住在這死嘛埋在這,萬事看闊闊心未散赤,很多時候對自己家鄉的情感不是身體離開後就可以輕易切斷的。即使到外打拼可能會有更好的未來,但土親人親的羈絆,是怎樣都無法彌補與替代的。家園再困苦殘破,也試著要留下來守著這塊撫育自己長大的土地。

既然都生在同一塊土地、同一個小島上,彼此更不應該被所謂的族群意識、本省外省、藍色綠色、南方北方給自我分化。台灣已經很小了,被這些看不見的線給分來分去實在是一點意義都沒有,既愚蠢又幼稚。或許,在放下身段與尋找認同感的過程中,的確會有許多困難、埋怨、難堪與難過。但就如同《隔壁親家》的結局一樣,試著回想那人與人之間、人與地區之間最單純無瑕的美好,即使過程中多少還是會流淚,那淚水反應出的心情,最後定會充滿著甜蜜且美麗的笑容!

【註】Jimmy不負責任亂亂想
隔壁親家的仿人像公仔都畫得超可愛超像的,所以,要不要趕個流行來出大富翁?

選項可以有:
1. 粗皮雄領肥料時撞到石龍伯,退後3步
2. 粗皮雄拿到農會工友工作,前進到農會處(中繼點)
3. 迎治跟天保去圓環吃肉羹,前進1步
4. 招治生baby,休息一回
5. 天保招不到計程車人客,被老闆罰錢,退後2步
6. 天保在歌廳鬧事,直接入獄 XD
7. 阿兜啊送電視機到粗皮雄家,喜事一件,再擲一次(骰子)
8. 天養和連治純情的私定終身,前進N步 (我對純情劇沒有抵抗力 XD)
9. 何雅郎約不到連治,把不到妹,退回原點....

7 則留言:

基銓 提到...

您好,我是音樂時代劇場的主編 黃駿輝
很感謝您為我們寫的文章
想請問這篇文章,可否能讓我們轉貼在《隔壁親家》官方blog上。

如果您同意可否以電話或mail告知我
我們也會註明出處。
電話 02-2388=3080
或mail danny@allmusic-mag.net

JimmyBlanca 提到...

哈囉,請自行拿去用吧!註明出處即可 ^^ 感謝你們製作這麼一齣好戲,有你們真好。

匿名 提到...

good

匿名 提到...

寫得很好! 繼續努力

JimmyBlanca 提到...

To 樓上的朋友:
謝謝你的鼓勵耶!我會繼續加油的!^^

tenten tang 提到...

看完了,覺得您分析的很詳盡,請借我分享於fb上推廣,感謝!!

JimmyBlanca 提到...

To TenTen,
好的沒問題,謝謝你的喜歡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