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日

外表坊時驗團:出氣筒先生

時間:2009.12.19 7:30PM
地點:363小劇場
名稱:外表坊時驗團 出氣筒先生

寫在看戲之前...
363小劇場是個很可愛的小地方,門口隱密不說,2F的擺設很像古物店,讓平常手癢愛摸東摸西的我好奇的到處留下指紋。7點鐘準備撕票進3F劇場,負責撕票的女生口中很好笑的唸著:「請大家填寫意見調查表喔,哎呀,也不用太認真填,開演前就可以先填一填了。」咦,這女生怎麼這麼眼熟,好像張懸唷!後來到2F上廁所時,本來還想問:「請問有人說你長得像張懸嗎?」但因害羞作罷!直到看了意見調查表:「撕票妹:焦安溥」,才發現,原來這女生就是我超喜歡的張阿懸呀!

好,正文開始...
一個圓形舞台,中間橫著個有三個門的牆。演員只有三名:梅若穎、徐華謙、李建常。除了徐華謙只單獨扮演小張外,另外兩人各分飾兩個角色 (梅若穎:便利商店妹/房東太太、李建常:胡哥/企業家王先生)。出氣筒先生的配置就這麼簡單,三人五角,透過詭異奇特的出氣筒工作,反諷現代人對於真實生活的逃避與誇張的工作現狀。更甚的,是面對這些不合理卻仍坦然接受的自己。

小張對這世界的所有事都非常不滿,從芝麻綠豆大的小事,一路到新聞、綜藝、政治人物等,特別是工作,工作根本就是這世界的毒瘤。對小張而言,只有聽搖滾樂時會特別開心,讓他暫時忘掉現實。不過呀,再怎樣不爽,對吃了半年泡麵與罐頭的小張,還是不得不低頭,不得不到便利商店買履歷。這次,他要去面試廣告演員。

從小張的外表就知道這傢伙沒啥社會歷練。運動外套、牛仔褲、運動鞋,穿成跟平常一樣就去面試了,整個人的姿勢還歪七扭八的,非常不端正。說站姿沒站姿,背還拱起來一副害怕的樣子。進到公司,碰到了嘻皮笑臉出來迎接的胡哥。手上拿著評鑑表,準備對小張好好的品頭論足一番。要小張用力跳高、拼命跳高,還丟骨頭要小張撿。這些面試要求完全不按牌理出牌,搞得小張一頭霧水要走人。只見胡哥使出「人海戰術」,找來公司老闆、訂便當的、清馬桶的,不停在各個門間穿梭,在小張前進的路上「碰巧」的攔下小張,說服小張留下。其實,這根本就是個一人公司,胡哥是校長兼撞鐘,一人包辦所有事項。

內政部廣告不是都這樣宣傳嗎:要大家擦亮雙眼,小心求職陷阱與問題公司。胡哥這類的公司就是,理當是拒絕往來戶。不過咱們家小張沒啥社會歷練,又缺錢缺得兇,胡哥一說要給他工作,就開心的接受了。拍攝廣告當天,只見導演(胡哥?!)拿著大聲公不停的對著小張大叫:你會不會吃泡麵呀?你之前有吃泡麵嗎?要放感情放感情?重來一次!整個拍攝會場都是瘋狂的命令與咆哮,但導演卻是正眼也沒看小張一眼。最後,導演要小張把泡麵倒在頭上,小張照作了,還被導演戲謔的嘲笑說「你是白痴嗎?」

這是什麼鬼!有這種的廣告的拍攝方式嗎?原來這些都只是個試煉,重點是要引出胡哥下一段甜死人不償命的謊言:「胡哥我看小張你是塊料,能屈能伸,介紹個有賺頭的工作給你:出氣筒先生。顧名思義,就是滿足客戶,好好的聽客戶抱怨就可以啦!來來來,這契約看一下有沒有問題,簽字就可以啦,明天開始來上班!」

小張的第一個客戶是只將房子租給年輕有為的上班族「男生」的房東太太。這個房東太太一見到小張就像個橡皮糖似的黏上去,自顧自的將腿放到小張的腿上,開始訴說著間房間的房客如何如何。這間房間的房客?對,房東太太任意進到房客的房間裡,翻動房客的行事曆、接聽房客電話,甚至還充當外遞,將房客忘記的東西送到公司去,一切都是出自於單方面過度關心。這樣的作法當然沒人受得了,房客也就一一遷離。只是房東太太不覺自己有錯,認為「我是為你好」,卻得到這樣的結果:「你們年輕人都這樣,老說受不了受不了」,然後房東太太就抱著電話走了......

接著碰到的王先生就更有趣了。王先生是大企業的老闆,最近得知公司高層有對他不利的聲音傳出,心情鬱悶,所以找來小張玩遊戲。遊戲規則很簡單:不管王先生說什麼,小張都要反駁他,而且,不能叫他王先生,要叫他鳥‧頭‧王。Game Start!瘋狂的吵架與叫囂開始了,只見王先生揮舞著手中粗胖的拐杖,一路追著小張無處可逃,只得拿著辦公椅勉強保護自己。為了賺錢,小張即便有生命危險,還是很有膽的嗆回客戶,還鳥頭王鳥頭王的叫!「很好很好,你這小子有種,喏,這是你今天的酬勞,下次再來呀......」

嚐到有錢滋味的小張,拿著白花花的鈔票,刻意走到便利商店去囂張。看到小張在自動門那走進走出,搭著便利商店妹無所謂的重複的「歡迎光臨」與「謝謝光臨」,真是讓我笑趴了。原本只是想博取便利商店妹歡心,沒想到卻踢了鐵板:「你是不是想跟我上床」、「我一點興趣都沒有,買完東西就快給我滾」、「還有,你可以不要來我店裡就搖頭晃腦的說有音樂,還要音樂放大聲點,店裡的音樂已經壞很久了」

來自胡哥的電話響起,原來小張表現良好,直接從試用期員工晉升成正式員工。所以,嗯,現在一點,有客戶需求,去吧!!半夜一點,怎麼會還要工作?現在應該是下班時間!小張一臉疑惑,只見胡哥悠然自得,要小張複誦出氣筒守則:
◎ 出氣筒守則一:出氣筒先生在沒有違法的情形下,需100%滿足客戶需求。

◎ 出氣筒守則二:出氣筒先生從裡到外皆為公司財產,不得擅自破壞。


1AM工作有犯法嗎?有叫你傷害自己嗎?沒有嘛!為什麼有些人能成大事、賺大錢?為什麼有些人在半夜三更的時候,還付錢在健身房跑步,他們是在投資自己,在別人偷懶之際,用力往前進,然後才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景色。再想想,你是要半夜看著A片獨自一人打手槍,還是要出去賺錢讓口袋麥可麥可?你,自己想想。

之後,小張換上了體面的西裝與皮鞋,搖滾樂也從小張的世界消失......

好賤的想法,卻該死的聽起來又有這麼一點道理。為了生活與錢,現代人做不了陶淵明,只能低頭繼續做事,變成專門的24hr on-call出氣筒。想想現代人的生活不也是,「責任制」三個字不知道壓垮了多少人的健康、搞壞了多少顆原本紅潤的肝,但就是客戶要嘛!做外國客戶就是這樣,跟你日夜顛倒,上班要Con-call,能說不來嗎?不來可以,外面一堆人擠破頭想進來,公司不需要你這種沒有責任感的員工,掰掰再連絡。原來,不在晚上12點開會,叫做不負責任......這是什麼畸形的世界?

小張這份工作做得非常順手,漸漸抓到各個客戶的脾胃。今天又來到企業家王先生的家,小張一進門便問今天的遊戲規則:「不要問」就是今天的規則,還有20000元作為遊戲額外的Bonus。王先生心情很好(?!),因為他到董事會提出辭呈,離開他辛苦多年的公司。回來的時候,發現「他」不見了,「他」的手機放在椅子上,上頭有個電話號碼。

「他是誰?」「他是情婦。」「為什麼不打電話找他?」「是男人就不該打電話。」「你怕打了聽到的是男人的聲音嗎?」「你今天是怎麼了,不是叫你不要問嗎,你打,你給我打。」小張打了,好似找到了他。然後,小張拋下了話給王先生:你連個電話都要我幫你打,你該找時間自己打。

讓小張受到工作震撼教育的房東太太也是小張的忠實顧客。小張一進到房間裡,已經很主動的將房東太太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還附加按摩,看來是習慣與默契了。房東太太依舊只將房子租給年輕有為的上班族「男生」,嘴上還碎碎唸著女生很壞,會帶壞男生,讓男生會去放火之類的老掉牙內容。此外,房東太太一直覺得電話響個不停,要小張代接,還要小張轉告電話裡的人,說她不會再接他電話。

事實上,根本沒有電話鈴響,一切只是房東太太想像出來的。故事是這樣的,房東太太的兒子碰上了壞女生,燒了老師的車,還跳樓自殺。房東太太一直不肯認清事實,不過她也沒有瘋,她知道兒子死了,不會打電話了,但需要一個人來移情,所以找上了出氣筒先生。

有沒有一種時候,你明明知道答案,也知道該去付諸行動、面對現實,但身體就是不聽使喚,像有個倔強的小孩拉著你不讓你動。然後,你就只能呆在原地,開始尋找各式各樣的藉口來說服自己。這次這樣過了,下一次的低潮失意,事情又重複來過,一點進步都沒有。

所以,小張去找了胡哥:「我要辭職,出氣筒先生是不合理的存在。我覺得我就像是超大顆的搖頭丸,這群人吃過之後就可以暫時忘卻煩惱,然後忘記煩惱。結果,下一次的情緒來時就又發作了!」要解約是吧,可以,看一下合約第二面,要繳300萬的違約金。沒想到用錢要脅小張不成,胡哥開始耍賴,動之以情希望小張不要走,整個的瀕臨爆炸極限。

「你需要個出氣筒先生嗎?」「胡哥我不需要出氣筒先生。一年365天,有365個角色,我每天挑一個,我就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出氣筒先生。出氣筒先生不需要出氣筒先生。」接著,胡哥丟出三大疊鈔票,利誘小張留下。小張看得兩眼發直,伸出手拿出一疊,說:「謝謝你使用出氣筒先生,這是我今天的酬勞」,帥氣轉身離開。

小張在完全擺脫出氣筒先生前,安排了房東太太與王先生認識,並訂好每週三下午的時間,要兩個人多聊聊。一個總覺得電話響不停(掛念兒子),一個則是死不肯打電話(掛念情婦),兩個人心裡都有個掛念的人存在著。雖說這房東太太與王先生的對話搭不上邊,但至少有個宣洩的窗口,這兩個人會找到取代出氣筒先生的方式的!

換下西裝,穿回最初的運動外套與牛仔褲,小張走回便利商店,結果碰到搶劫。小張試圖用輕鬆詼諧的話語安撫便利商店妹的情緒:「你叫什麼名字?」「咪咪。」「這麼巧,你也叫咪咪,我也認識個女生叫咪咪,她在另一間便利商店上班。」小張伸出手來:「我叫小張。」搖滾樂有了,咪咪的笑容也有了,小張的春天好像也來了。

雖然講的是嚴肅醜惡的負面議題,「出氣筒先生」這80分鐘的演出,笑得底下的觀眾是東倒西歪。除了台詞辛辣直接,該有的笑點都有完整發揮 (我承認我看到李建常的臉就想笑了啦!) 看到小張退下虛假的筆挺西裝,找回象徵做自己的搖滾樂,一方面是恭喜小張,另一方面也讓我思考,日子真有這麼簡單嗎?還記得今年12月在清大聽的一場讀書會,講的是荒謬喜劇。講師提到,這些寫荒謬劇的人無不是認清事實,知道了人生的無奈與不可抗拒,所以企圖用故事打醒塵世中的凡人。同學問了,要是這世界真是這麼無藥可救,那這群劇作家與老師你,是要怎麼面對這荒誕的一切?要怎麼過生活呢?老師回答:沒有辦法,我們就生活在這荒誕裡面,要從裡面去打破現狀,很困難。只能讓自己的精神超然一點,凌駕在他人之上。同時告訴自己,不要被這世界打敗,不要被這世界吃掉,如此而已。

在我們笑劇中人的同時,回頭看看自己:「你,是否被世界吃掉了呢?」

後記...
1. 阿常的臉真的好好笑、好好笑、好好好好笑唷!臉部肌肉超靈活,變化超多的啦!在胡哥說服小張不要辭職的那一段,從一開始不知道從哪掏出的花圈、小酒杯與小雨傘就讓我笑歪了!後來還整個人在桌子上耍賴裝無辜,都讓我笑到不行呀!!還有,阿常喝水的樣子超真實!!

2. 散場時還碰到自911以來最大的一次地震,當下還以為是觀眾離場走下座位的震動。因為觀眾席有點慌亂驚呼,阿常還從舞台那端探出頭來,要大家別怕別怕,然後搞笑說他自己其實很怕 (笑)。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hello~nice to meet u..............................

匿名 提到...

寫得真好~我分享去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