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6日

金枝演社:黃金海賊王

時間:2011.10.28  7:30PM
地點:城市舞台
名稱:金枝演社  黃金海賊王
Note:9月底看排的預報

等待了一個月,總算進到劇場看到完整的《黃金海賊王》。這天在城市舞台遇見了不少因劇場而認識的朋友,我喜歡這樣的不期而遇,也喜歡看完戲後,一群人對著剛才的劇情七嘴八舌,順便聽我發花痴,哈哈!(註:花痴文附錄在心得文的下方)

「劇場真的是圓夢的地方。」任何時間空間,在劇場裡都不是問題。這裡充滿無限可能,自然就有無限感動。《黃金海賊王》搬了艘船上城市舞台,讓演員們可以自由在裡頭穿梭行動,搭配上淺顯易懂的劇情與好聽卻豪氣萬千的音樂,是一齣讓人看了開心幸福的戲。

這戲的主角之一:船,一開始並不在舞台上。而是序幕後,緩緩的從樂池升起。接著轉舵入主舞台,並將主角「飛虹海賊團」的彩虹旗升起。受限於樂池的尺寸,讓船沒有完全塞滿主舞台 (約三分之二),但船亮相的氣勢,已經足夠讓觀眾歡呼叫好!劇中不論是對立的兩組海賊團、純淨無邪的魚人,還是矯捷善戰的獵鹿人,個個性格鮮明,造型更是令人難忘,也難怪二哥 (導演王榮裕) 說,這是他做戲以來,造型最滿意的一次。

故事將大家帶到了十七世紀大航海時期,講述福爾摩沙海域的傳說:「彩虹海賊團」在飛虹船長 (施冬麟飾) 的帶領下,決定前往 Formosa尋找傳說中的秘寶 ─ 海洋之心。他們不但和妖嬈美艷的紅髮女海賊阿爾維多 (劉淑娟飾) 槓上,同時還要防範大明國的官兵追討,並掙扎於自己內心的私慾與黑暗。

感覺是很忙的一齣戲,既有內憂,也有外患,每個族群間還各有其角力關係。或許這是每場戲都有許多演員在台上的原因,非常考驗導演的場面調度。從序幕「歡迎來到新世界」就可以知道戲的野心很大,藉由歌詞帶出各個角色,不時變換陣形表示敵對立場,成功地塑造了故事的先行架構 (OS: 歌舞劇 / 音樂劇的序幕超重要)。我還記得《大國民進行曲》中,多媒體與舞台的精采搭配,繞阿轉的,將演員和觀眾都拉進了礦坑裡,漂亮地用2D做出完全的3D效果。在《黃金海賊王》中,那隻慢慢逼近,把海賊們吞進魚人世界的的巨大鯀,就是類似的應用。而今年常看到的,人與屏幕互動的畫面 (註:可參考Beyonce 2011 Billboard Music Awards的演出),也於下半場一開始,使用在飛虹與自身心魔幻影黑將軍的光影之戰。

彩虹海賊團踏上Formosa後,碰到了說西拉雅語的草原獵鹿人。為了此次演出,劇組特別找來西拉雅語老師做教學,以求寫實逼真。只是為了觀眾理解與劇情流暢,讓這群獵鹿人也會流利的用海賊們的語言 (閩南語) 溝通,多少犧牲了些合理性,成了不得不有的瑕疵。此外,大概是首演的原因,有許多技術部份尚待調整。10月28日這場的音響效果非常的悶,讓演出的磅礡感打了折扣,非常可惜。

金枝最厲害的,就是將各式元素拼進劇裡,然後融出特有的美學。除了玩心很重的搬了艘船上舞台,角色的設定更是五花八門:日本浪人、綠鬍子軍官,還有個臉上掛滿珠鍊的大塊頭。甚至有角色踩了高蹺上場,是為幻影黑將軍的暗夜使者。更別忘了,魚人女神星眼出場時,拉了一整片的黑幕在後呢!

亟欲追求自由的海賊們,在過程中歷經了各式的困難,也看到最原始的善良美好。《黃金海賊王》的最後,並沒有說明誰得到了珍寶,爭奪寶物的阿爾維多與飛虹也都失蹤不見了。等著觀眾的,是將帆拉起,重新啟航,新的航海故事才正要展開!

很多人認為,劇場該是批判時事與社會不公的。我倒覺得不需要將自己束縛得這麼緊,也不必硬要戴上這頂巨大的帽子。但劇團還是可以藉由作品,簡單且詼諧的表達出現實的一面。我看金枝的戲齡很淺,不知道是否其他作品也是如此。但不論是《大國民進行曲》,或是此次的《黃金海賊王》,都可以從劇情嗅出對這塊土地 (又或者是,台灣) 自主認同的味道:《大國民進行曲》裡喊著「你是瞎咪郎 (你是什麼人)」、《黃金海賊王》中對於Formosa自由與民主的嚮往 (好像還有個多少飛彈瞄準我的台詞,是為中國不放棄武力犯台的投射)。

最後要來稱讚一下第一次出演舞台劇的阿弟 (蕭景鴻)。通常我對於藝人轉戰舞台劇的信心與評價都很薄弱,但阿弟的演出完全不像是新手。肢體動作俐落流暢,口條也很穩,幾場和飛虹的對戲還算是勢均力敵 (飾演飛虹的施冬麟可是劇場經驗豐富的演員),再加上帥氣的扮相與矯捷的身手 (有不少動作戲),是這戲的大亮點!

後記......

是說演出結束後,我跟朋友阿潑、雨漣以及Mancer在城市舞台大廳聊天。Mancer提到,我發花痴的時候是全心全意的投入,還手舞足蹈的,非常的有說服力。然後呀,阿潑就在旁附和,建議我應該改走花痴心得文路線,這樣會吸引更多的讀者 (會嗎會嗎XDDDD)。

因此,我決定,來篇小花痴文 XDDDDD。

9月下旬,我跑去金枝海賊輪玩兒 (金枝演社與麗星郵輪合作,在船上舉行記者會),當天有三名演員著戲服出現。還記得我第一眼看到長髮高大的海賊派羅,心裡頭一整個害羞的小鹿亂撞,卻又貪心的捨不得移開視線 (快到30的輕熟女,是一點兒都不會虧待自己眼睛的,能看就盡量看)。看了DM才發現,喔,原來派羅是阿弟演的。然後心裡的OS是,他會演舞台劇嗎?態度馬上從花痴少女轉為專業觀眾 (推眼鏡)!

直到看了排,嗯,他真的會演戲,真是帥氣!然後少女的祈禱就不停的在我心中播放,希望正式演出當天,可以滿足我這個長髮控的帥氣必要。10月28號晚上,我滿懷期望進到城市舞台。大幕一拉,「咦?」「為啥長頭髮不見了?怪了?等等,真的沒有耶?為什麼?」專業觀眾當下就不停地在腦袋裡上演小劇場:「是假髮壞了嗎?忘了戴?不可能呀?(繼續推眼鏡)」花痴觀眾則是:「我的長髮派羅啊啊啊啊~ (咬手帕)」

中場休息時,我轉頭跟雨漣說:「派羅的長髮不見了 (哭)」。戲演完了,出了劇院,看到二哥再一次:「派羅的長髮不見了 (哭)」。接著遇見劇團行銷如歆繼續說:「派羅的長髮不見了 (哭)」。果然,花痴長髮控的執念很恐怖。後來才知道,因為派羅要吊鋼絲,又要在地上滾呀滾,長髮反而會阻礙動作,所以拿掉了。

花痴長髮控的執念破滅,不過站在觀眾的立場,可以理解。我的腦袋裡就這樣不停上演花痴與專業的戰爭......(完)

1 則留言:

中正現舞。 提到...

我是冥明,
借轉貼喔,謝謝。
http://litera.ccu.edu.tw/playwri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