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3日

河床劇團:第二屆開房間戲劇節 梔子花與馬

時間:2012.7.12  8:45PM
地點:八方美學商旅205號房
名稱:河床劇團:第二屆開房間戲劇節 梔子花與馬
NOTE:這篇文章多是我所感受到的,越細越好,越瑣碎越好的情節,試圖紀錄完整的個人經驗。所以文章偏長,也偏個人流水帳記事。

河床的《開房間戲劇節》包含四檔戲,每齣戲長45分鐘,分別在旅館裡的不同房間演出,而每場演出僅限一名觀眾觀賞。由一名或多名演出者和這唯一的觀眾,進行親密的開房間行為(戲劇、舞蹈等)。如此特殊的演出形式,完全打破演出者與觀眾之間的距離,模糊觀看者與被觀看者的界線,也挑戰彼此的心臟抗壓程度!

正是因為當那唯一的觀眾太刺激了,讓去年的我遲遲無法下定決心看戲,自然也錯過了賣票時間。今年河床續開房間,跟幾個好朋友相約買票,決定要來挑戰一下自己!這次我總共要當兩場房間的入幕之賓,分別是《梔子花與馬》和《周先生的最後一天》。這裡先提《梔子花與馬》。

前台報到後,被要求填寫馬大夫診所的初診掛號單,上頭除了姓名、電子郵件與生活型態 (飲食、飲酒、腸胃健康等資訊) 的選項比較正常外,其餘都長得怪怪的:幸運數字、加糖嗎、喜歡的水果、電梯或樓梯、平靜的夕陽或激情的夜。心想:「阿咧,這是心裡測驗嗎?」

接著,有位頭戴兔耳朵的護士先生 (但穿著護士小姐的連身裙裝) 引著我上樓前往205號房間。仔細端詳這位兔子先生 (李建隆飾),頭上的兔耳朵一閃一閃的發光,嘴巴附近還有圈塗白的區域,連裙裝後頭都有個圓圓的兔尾巴。「真的徹頭徹尾是隻兔子」,只是兔子腳上踏的是傳統日式道場的白色布絨與平底鞋。

「進到診間要脫鞋唷!」兔子護士這樣說。房內有張日式榻榻米大床,盡頭應是旅館浴室。護士帶著我進到浴室裡 (診間),沒想到馬大夫不在,只好放我一個人在診間裡等。浴缸裡約有一半的空間放滿了如泡麵碗大小的深淺藍色圓形小枕頭,地板上還有張古早味道的幼兒木馬搖搖椅。唯一讓人覺得奇怪的,是診間的牆上黏著許多彎彎的米色長方形紙片,感覺就像是牆壁縫隙長出了植物一樣,唯一的差別是植物新芽的顏色。

乾溼分離的廁所傳出沖水聲,頭上戴著白馬頭、穿著白袍的馬大夫 (吳威德飾) 出來了,他還記得要先洗手再開始問診。「布蘭卡、布小姐是吧!」大概是看我很拘謹的樣子,馬大夫帶著我做了幾個伸展動作,然後要求我躺進浴缸裡。「躺進去?」「是的,用你舒服的姿勢躺著。」因為今天的我穿著小短裙,躺著的時候容易走光。馬大夫很紳士的沒坐在浴缸邊的椅子問診,而是站在離浴缸約有半公尺遠的地方。

馬大夫說,若覺得診間放的音樂太大聲,可以告訴他。我閉上眼睛,跟著馬大夫的指示開始放鬆,讓自己的思緒來到一個想像中的美好世界。眼皮底下的眼睛看不到東西,卻可以感覺光的變化,應該是馬大夫在調整頂頭的燈光。「我將會從1數到10,每數一個數字,你就會離你想像中的美好境地更近一步...」數字來到1後,我睜開眼睛,馬大夫示意要我回到有榻榻米床舖的空間,那裡將會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兔子護士拉開了門,露出方才進房時我所沒看到,小型和室空間 (看來是被屏風擋住)。和室裡站著一位身著白色系和服、梳著傳統日式髮髻、臉上塗著白妝與小巧紅唇的女人 (?),邀請我以舒適的方式坐下。在坐下前,需用水瓢舀水「洗心」:左手一次、右手一次、嘴唇也一次。四方型的矮桌旁擺著兩張椅墊,基於想要非常近身觀察演員的我來說,當然選擇了和他鄰近的,而非對面的那個。應該要來做個統計,看是選擇鄰近坐墊的人多,還是對面坐墊的人多。

他是梔子花仙子 (林文尹飾),而且他還很厲害的叫我英文發音的Blanca,而不是中文發音的布蘭卡。像是朋友一樣,開始了我們兩個人的對話。對話期間,兔子護士一直默默看著,有時站,有時跪坐,說是守護著我也不是,因為兔子護士的微笑一直讓我有個詭譎的感覺,反正就是靜靜地在一旁就是。至於在浴室診間的馬大夫,那顆高高的馬頭常會從門後露出,形成有趣的畫面。

是說我應該要把焦點拉回眼前的梔子花仙子。我們聊到了工作、聊到了生活。為了要讓我更放鬆,梔子花仙子提及了沉香,並拿出一組包含小香爐、香帚等精緻典雅的工具。我是個多話多問題的人,硬纏著仙子解釋沉香的由來。仙子邊回答我的問題,邊著手進行聞香的動作,據說聞了沉香的味道可以讓人感到平靜安穩:先用扁平的棒子將小香爐裡頭的灰壓平,再將大概0.7立方公分的炭燒得艷紅,放入挖出同樣0.7立方公分小洞的香爐裡。在燒紅的炭上覆蓋冷灰,並放入有如薄薄木屑的沉香,藉由炭的熱度逼出沉香的香味。

跟著仙子有樣學樣的捧著小香爐聞香,其舒服鎮定的氣息讓我貪婪的多聞了好幾下。每多聞一次,心情就又再向下沉穩了一點,很適合當睡前香呀!

繼續跟仙子胡亂聊天,來到了人生苦樂的議題。大概是我的個性樂觀過頭,心境容易跟著環境改變,也還算能苦中作樂,所以沒什麼感覺到人生的苦。結果仙子就提了,偶爾吃點苦也不錯。「若是食物的話就要看情形。」現在想想,我的回答還蠻妙的,當時只想到我不愛吃苦瓜咩~

或許是想要刺探我是否能接受苦味的食物吧:「你喝咖啡嗎?」「不喝耶,因為我有甲亢,須避開刺激性食物。」仙子轉向角落的小桌,上頭擺著古意的茶具,包含茶壺、茶罐、茶碗與茶篩。和我想的一樣,茶罐裡裝的是抹茶粉,仙子認真的為我沖泡了杯抹茶。在我喝茶的同時,仙子插起花來了,還問了我對花的感覺如何。「嗯...脆弱但美麗,有燦爛過一回就好了。」「喔~ 所以你喜歡激情的夜...喜歡刺激...(註:激情的夜是初診單上的問題選項)」雖然我對花的回答有點文青的假掰,但這樣的假掰倒也能推出我真正的人生觀,有趣,有趣。

仙子將粉嫩的大朵百合插在盆栽正中央,旁邊襯以數朵茉莉與不知名的黃色小花,花團錦簇的。「這是我對你的印象...中間的百合開得直接,就像是開朗與熱情,但底層卻又流露出淡雅的茉莉花香,有著特殊的氣質。」這是星座解析還是生肖運勢,說到我心坎裡了,因為這正是我想要傳達給他人的,我的印象。

最後,仙子說要為我祈福,等等會有位敦煌金剛為我跳舞。舞蹈的過程中,金剛偶會露出兇狠的表情。若我害怕了,那是我心裡頭的恐懼,金剛會幫我驅散;若我不覺害怕,表示我目前心無罣礙,沒什麼好牽絆。

仙子起身,走進浴室診間,背對著我脫下了髮髻與白和服,露出僅著紅色布褲的軀體,轉成金剛。兔子護士將房間的燈光轉暗,點燃放在床鋪四個柱腳頂的蠟燭。金剛緩緩的移動跳上打著spotlight的床上,專心致志的舞著。幾次跳起再落下的巨大聲響與認真神情,震走了疑惑、也嚇跑了惡靈。兔子護士摘下了在後方伴奏的馬大夫的馬頭,交給了金剛。最後,馬頭被遺留在床舖中間,瞪大著眼睛,不再有任何動靜,而我身上、心上的種種不安,也隨著祭祀般的馬頭,被永遠的擱置放下了。

我走回浴室診間,馬大夫要求我再躺回浴缸,是時候該回去了。跟著馬大夫數數,燈光轉亮。我睜開眼睛,馬大夫將方才仙子插的花交給我,說是我今日的藥方。該說這盆花是梔子花仙子給我的禮物,抑或是馬大夫給我的藥方,其實沒什麼差別。打從一開始接受兔子護士的帶領,我就掉入了個愛麗絲夢遊仙境。仙境中我沉澱了自己的情緒、掃空了近日來的煩憂,還帶回了證明我曾經去過的一盆馨香。虛與實,真與假,又何妨?但求淨身心足以。


2 則留言:

iBridge 提到...

我對開房間從你說起的那時候就非常有興趣。但實在是跟你開頭所說一樣,當那唯一的一名觀眾太刺激了,本來想話蝦跟你說我也想去一起買票,最後還是決定不要好了。

看完你的心得,下一屆,如果還有的話~~ 拜託請約我..

(懶得登入,我是Iris)

iBridge 提到...

我對開房間從你說起的那時候就非常有興趣。但實在是跟你開頭所說一樣,當那唯一的一名觀眾太刺激了,本來想話蝦跟你說我也想去一起買票,最後還是決定不要好了。

看完你的心得,下一屆,如果還有的話~~ 拜託請約我..

(懶得登入,我是I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