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5日

【演前預報】台北新劇團:荒山淚 - 據程硯秋電影復排

時間:2015.12.24 7:30PM
名稱:台北新劇團  荒山淚 - 據程硯秋電影復排
地點:台泥大樓士敏廳

臉書上有個功能叫做「我的這一天」,會很聰明 (或討人厭) 的回顧過去這幾年的今天你做了什麼事。比如說,我在今年跟去年的聖誕夜都有血光之災:去年仆街毀了腿,今年長痘痘毀了臉。有趣的是,去年的這天有個同事貼了張台北戲棚的照片給我,問我「這裡真的有戲演出嗎?」這令人莞爾一笑的巧合,不禁讓我想起去年在鐵皮屋看雲門舞集《白水‧微塵》的排時,林懷民老師提到:「很多時候作品是因著時間到了,然後順應時勢的被創作出來。」聽聞兆欣想做《荒山淚》很久了,正好機緣來了,不但與台北新劇團合作,劇作本身既控訴又懷大環境局勢的底蘊,頗與現世有所應和。

身為一個戲曲幼幼班的觀眾,即使每年都會追王安祈老師的新編京戲,對於傳統戲的歷史依舊是白丁一名,大抵只知道程硯秋為當年京劇四大名旦之一。因此,我並不打算 (也無法) 在文章裡引經據典,或說些個什麼人物脈絡奇聞傳說的,就單純看戲聽戲,寫寫想法。故事背景設在明朝末年崇禎年間,連年乾旱又蟲災水患,百姓的生活痛苦難當。在內有農民軍起義,外有皇太極騷擾的情況下,為了鞏固疆土,朝廷只得不斷地設立名目,向百姓徵兵徵糧。《荒山淚》裡頭的高氏一家是這動盪時代下的悲劇:為了繳稅,家中的男人們上山採藥,卻不幸葬身虎口;唯一能繼承香火的孩子,被軍官強押從軍;年邁的婆婆受不了打擊,氣血攻心而亡;僅存的媳婦也因著咄咄相逼的討稅公差,自刎求死。

在我眼中,兆欣是個非常認真的演員。雖然不是科班出身,但肯花錢花時間到中國學戲。一場《荒山淚》下來,光是要唱的字數就多到不計其數 (OS: 用字數算也太俗氣 XD),還得加上表現在外的身段與角色情緒,耗費的氣力甚大。不管是有衝突的段落:如官兵們來強搶男丁、和婆婆欲言又止的交代娃兒的行蹤;又或者是最後隻身進入山中,神情迷離又似瘋非瘋的在林間打轉泣訴,即便故事與角色的走向是愈趨悲苦,視覺上仍保有賞心悅目之姿,佐以一個音就能唱盡情緒的複雜與百轉千迴,不需大聲哭鬧,已然能感受到角色拼死求太平的淒苦與想望。

此次《荒山淚》復排的導演李佳麒為武生出身,是他的初次導演作品。看排這晚,私認為在調度與空間感上仍有部分尷尬,兩名苦中作樂的衙役丑角也嫌綁手綁腳 (可以再油一點、玩得再開一點),但飾演婆婆的老旦李兆雲、隔壁鄰居鮑世德的老生李侑軒、以及畫上了花臉,一身魁梧來徵兵的軍官淨角李青峰,除了是帶著一班年輕角兒共同上台外,聲音一出便知曉,台面自然就穩固。

舊的本也好,新的本也罷,誠如文章開頭寫到的:「很多時候作品是因著時間到了,然後順應時勢的被創作出來。」程硯秋當初在編排《荒山淚》時,正面臨中國軍閥割據混亂之時。看著今日,只希望劇裡最終的祈求能早日成真:「我不如拼一死向天祈請,蒼天吶!願世間從今後永久太平。」

註:台北戲棚就是台泥大樓士敏廳。每周一三五六都有觀光戲的演出,搭上中英日三種字幕,很適合帶外國友人來體驗傳統戲的美好。


演出資訊:
◎ 演出時間:2015/12/29
◎ 演出地點:台泥大樓士敏廳
◎ 演出者:兆欣、李侑軒、李兆雲、高美瑜、李青鋒、莊喬緯、台北新劇團
◎ 導演:李佳麒
◎ 司鼓:呂永輝
◎ 操琴:林世連
◎ 台北新劇團臉書:https://goo.gl/W290AI
◎ 荒山淚演出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uangshanlei/?fref=ts
◎ 兩廳院售票系統:http://goo.gl/xFoO4W

1 則留言:

范博淳 提到...

不知道這齣戲之後還會不會上演?
當時沒看到我真的好想看啊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