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9日

我要的快樂很複雜..............

最近,能說是不快樂嗎?其實我也不知道。只是臉上少了點自然的笑容,多了點說出口的抱怨。或許,就是因為想要再更好,想要更上層樓,所以才會有對現狀的不滿。嗯,現在的我,是工作倦怠症嗎?還是真的迷惘的碰到了對於快樂的不明確定義。

也不能說是不快樂,也不是說討厭現在這份工作。實際上,現在做的工作沒什麼好挑剔的。近4萬的月薪、不用打卡上下班、也沒有太過於嚴重的加班、主管人也都很好、公司今年也要上市了,前景一片看好,有什麼好不滿的!而碰到的煩心事,說穿了,就是我工作該做的。當了一年的PM,講好聽點是公司與客人溝通的橋樑,說白了,就是在處理垃圾事的。過濾客人的亂七八糟要求,幫內部RD挺身而出擋子彈。其實,真的就是工作內容。

生活呢,也看起來一片正常,固定一星期至少有4天的運動天,拉拉筋,練練瑜珈,跳跳有氧,偶爾上點MV舞。每到週末,有表演或電影想看就上台北,沒有的話,窩在家看影集打掃房間看看書,過得也很愜意悠閒。

那.............我到底在不開心什麼?

我媽說,我就是因為太閑,所以胡思亂想。

我妹說的倒是很有道理。我活到現在好像沒經歷過什麼大事,不論求學或工作,一路都很平順。從人人稱羨的學校研究所畢業,一畢業也馬上就找到工作,甚至連換第二份工作都好像換得很輕鬆,不費吹灰之力的就順利轉換跑道,沒有所謂的待業危機。雖然有甲亢這點遺憾,卻也在這一陣子的治療之下逐漸好轉。看起來就是個很典型的優秀人生,至少到目前為止是這樣。

所以...............我到底在不滿什麼?

先來想想我什麼時候會覺得快樂
- 跟喵團隊在一起的時候
- 去看表演的時候
- 收到明信片和簡訊的時候
- 跟我妹聊天的時候

看起來都很稀鬆平常,就是欠個人講講話,欠個遠方捎來的訊息..........是吧?!

有時候會想,我到底是抗壓性高還低呀?知道我的人,應該都會說是抗壓性高吧,很衝動的就一個人殺到人生地不熟的新竹工作,還選了不好做的工作。但有時候我又會覺得我很虛,像個小孩子一樣,只要有人給我個擁抱或誇獎,說「你好棒」,我就又會感動的大哭。所以,我真的很像需要人誇獎的幼稚小朋友。

寫到這裡,還沒有一段跟「我要的快樂很複雜」有關。果然人在心情不好碎碎念時都很容易離題。咳咳咳,我要來講正題了。

經過一晚上跟我妹的聊天與剖析曾小美這個人,得到的結論為「我要的快樂很複雜」。我要的不是那種簡單的快樂,雖然說我很容易被這類的快樂很煽動,像是看到喜歡的傑尼斯偶像Live會很High之類的。

我需要的是不問理由、不為什麼而勇往直前衝啊~的快樂,那感覺就像是,以前在政大時,不管多忙,只要有表演活動,我一定會到藝中幫忙的那種快樂。不是純度百分之百的「快樂」情緒,而是有點辛苦,有點忙碌,偶爾有點煩躁的。當有人問,為什麼會快樂,我會回答是歡喜做、甘願受的這種快樂。就好似這份快樂不是外在世界所帶給我的,而是已經轉化成從我自身出去的快樂能量,然後再讓我自己感受一次。

好像有點玄..............
就想成快樂是會反芻的,不停的一次又一次從自己出發,再讓自己吸收。

嗯............(思考ing)

這時候我妹冷不防的說出一句:交個男朋友吧,說不定一切都會改觀,生活重心也隨之轉移。

再說吧,這又是另一個麻煩的課題了!

1 則留言:

Eliel 提到...

嗯,交個男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