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5日

屏風表演班第38回作品:六義幫

《2008 六義幫演出陣容》

時間:2008.10.4 2:30PM
地點:城市舞台

之前參加瘋狂年代的徵文,很幸運的入選,拿到了屏風新戲「六義幫」的貴賓券。可是呀,看完戲的我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因為,我感受不到義氣、愛情、友誼,這三大劇中所欲傳達的情感。

我實在是對宣傳文案裡的「我只有在陷入回憶的時候,才覺得自己活著」這句話非常有感覺,也因此對六義幫的期待相當高,希望是齣能夠細膩描繪人性的好故事。只可惜,國修老師這次真的打敗了自己,不,是被自己給打敗了,把自己的招牌給砸了。

屏風表演班向來最自豪的就是原創劇本,而這些原創劇本大多出自國修老師之手,或許是少了集體創作的腦力激盪,國修老師的劇本很容易落入單純的自我感情抒發。對國修老師來說,這些情感可能非常刻骨銘心,但對於一個第一次接觸故事的觀眾來說,卻往往只覺流於浮濫矯情。這也是為什麼我不喜歡「女兒紅」的原因,不喜歡到甚至連心得都沒有寫。因為,我沒有感動,我寫不出東西來呀!「女兒紅」裡有好幾幕都是長大後的男主角直指著小時候的男主角,要小時候的他承認某些感情上的缺陷。雖然舞臺上的演員演到表情皺縮,眼淚直流,過於理想式的對白,只讓我覺得呆然。

六義幫也是關於義氣,我只對舞台上「操」、「幹」聲不斷的兩方人馬印象深刻!喔,不,我還記得饅頭這傻小子自以為很有義氣的去挺兄弟幹架。然後呢,沒了。這最重要的故事主旨就只停留在表面的事情上,沒有任何更綿長的延伸。船過水無痕,一點令人回味反芻的點都沒有。

至於那句:「么妹,你等我20分鐘」後就消失的愛情,也很難令我有所共鳴。縱使兩小無猜的愛情最純潔可人,么妹與饅頭兩個人手牽著手的樣子也讓我覺得甜蜜,但劇中既沒有交代兩人在一起的原因,也沒有著墨那20分鐘之後的故事,只是換了個場景,換了套戲服與髮型,就說么妹為了信守一句承諾可以等上20年,實在很難使人信服。

友誼,是劇中勉強還稍微撐得起來的感情。但我所謂「撐得起來」的,也僅限於最後一幕小辣椒對么妹說出的:「我‧想念妳」。只是,這個橋段的成功,不是劇本、不是台詞,而是演員黃嘉千那自然不做作的口條與演出。

同樣是描寫這三種感情,綠光的「人間條件三」優秀太多了。光就阿生一個人身上,我就可以深刻體會到守護朋友的滿腔義氣、默默支持獄中阿榮的真摯友誼、以及走過漫長的獨身歲月,對阿玲多到滿溢出來的愛情。這些人性的光芒,背底一定要有個黑暗反襯,才能更突顯溫醇善良的存在。六義幫不停使用理所當然的直接涵義去點明所要表達的主旨,卻忽視掉觀戲的情感是需要起伏對比的。偶然的峰迴路轉,之後再見柳暗花明,比起一路激情正面的引導,效果要來得好太多了。

此外,分得過細的場目與三段時空的交錯也令我看的眼花撩亂。三段故事除了「你是自願進幫/自願拜我為師,或是朋友/你爸爸勸你進幫/拜我為師」這類的自願/非自願闡述,我實在是找不到任何相關聯的地方。說是廖添丁的故事影響了六義幫主角小鄧,我也不覺得有。畢竟小鄧誤殺饅頭後,可是落荒而逃的躲了二十年;至於杜月笙呢?說實話,我還真不知道這一段有什麼義氣相挺的英勇事蹟。

雖然我不喜歡,甚至是對這次的劇本失望,但看到有新的演員投入劇場,還是很令人開心的!原本只被我當成很不偶像的偶像歌手王仁甫,在這次的六義幫飾演男主角小鄧,有非常吃重的演出。最重要的一場戲「球賽」,小鄧藉由重新講述第25屆世界少棒冠亞軍賽事,來撫平他內心對來不及長大的饅頭的遺憾,是整齣六義幫最重要也最令人感動的一幕。只可惜王仁甫的劇場感染力不足,散發出來的情感不夠強大到直射觀眾心中,讓小鄧的獨角戲氣勢弱了不少。不過,以劇場新鮮人來說,口條還算順暢自然,表現的中規中矩。讓我小驚艷的則是夏于喬。不論是小時純真的么妹、大時感概過去的么妹,表現倒是相當到位。幾句哽咽回想饅頭的台詞,聽來還真有令人小鼻酸的難過。

「我們還能失去什麼?」我希望國修老師能再有更美好的劇本,不要讓我失去對屏風的信心與期待。就像是國修老師在六義幫的序裡寫到:每一個時代都需要英雄.......人們需要的是一份力量,一份來自於英雄給予他們的崇拜與仿效意義。屏風的英雄是國修老師,也是我喜歡的眾多劇場英雄之一。劇場是個能創造夢想的美麗城堡,是個能將好的、不好的、開心的、不開心的通通真誠地呈現在觀眾眼前的照明鏡。除了不斷向下挖掘更深一層的自我,也需要偶爾探出頭來向地面週遭吸取新鮮氧氣吧!

3 則留言:

lulala 提到...

您好!
我是昨天欣賞完台南場次六義幫的演出
謝幕時現場觀眾報以如雷掌聲
可是我卻一點共鳴也沒有
開始懷疑是我生病了嗎

今天上網搜尋相關劇評,無意間路過貴寶地,對於您的評論深有同感,很喜歡您寫的評論。

在此讚聲一下聊表敬佩之意^^

lily 提到...

阿美,
買了票之後才看到你這篇,
上星期六跑去中壢看,
這是我第一次看屏風的戲,
看完我卻不知道它要表逹什麼 orz

JimmyBlanca 提到...

Hello Lily,
這齣戲當作屏風的入門的確是有點哀傷Orz,我看Drama板上的評價也都不是很好,國修老師好像在藉這齣戲省思自己的年少歲月,已經有點在自言自語不知所云了,所以看戲看得辛苦呀 >"<

我正在掙扎要不要再給屏風一次機會,想說要不要去看北極之光... 但又擔心北極之光跟女兒紅很像,唉唉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