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3日

【預報】人力飛行劇團:你傷不起的腐女

時間:2012.6.21  8:00PM
地點:牯嶺街小劇場
名稱:人力飛行劇團  你傷不起的腐女

寫在預報文之前...
此作品所指的「腐女」並非一般大眾認為「喜歡BL (Boys' Love) 的女子」,而是就字面意思解釋為「在家腐爛的女子」。名詞闡義的部份留待最後再提,先就作品本身作預報。

預報文開始...
這是一則改編自電影《怪咖情緣》的異色愛情故事:一個因過去戀情而身心受創、數度進出療養院的女子 (張昌緬飾),碰上了一個看起來很嚴謹、實際上卻有著特殊性喜好的男子 (陳家逵飾),兩個人從工作上的主管下屬關係 (總經理與秘書),逐漸多了情感上的主從關係 (S男與M女)。這場遊戲裡,兩個看似邊緣的靈魂,不停地挖掘、試探彼此的需求與渴望,試圖找著生命的出口。

穿著婚紗的女子顧芬芬,將雙手按在辦公桌上,對著觀眾說起她過往的人生故事,以及她等在辦公桌前的堅持。女子的行為舉止相當彆扭不自在,甚至還有自殘的傾向。然而,在經歷一場身體與心靈的風暴後,原本唯唯諾諾、缺乏自信的她,卻選擇在婚禮前逃婚,逃往那個解放自己的男人身邊。只是這次,原本持有主導權的男人,好像退縮了...

全劇從女性角度出發,拋出社會主流價值強加在女性身上的生活壓力:「怎麼不交個男朋友?」「(父母幫忙篩選工作後...) 這份工作很簡單,你應該可以的!」當一切都符合社會期望,想通了的女子想要積極爭取自我權益時,反而落入沒有盡頭的等待。主導與服從、主動或被動、原地踏步或自身解放,這兩者權力位置的轉換,逐漸隨著戲的進行而意想不到的顛倒翻轉,是這個作品最值得玩味的地方。
 
故事題材雖然奇異尖銳,但我仍舊將它歸於療傷型的作品:獻給那些曾經找著情感主人,現在卻仍在等待回應的世間女子們。

演出資訊
◎ 演出名稱:人力飛行劇團  你傷不起的腐女
◎ 演出時間:6/22~6/24 (六日晚場為17:00)
◎ 演出地點:牯嶺街小劇場
◎ 編導:姜富琴
◎ 演員:張昌緬、陳家逵
◎ 相關連結:
    - 官方FB:https://www.facebook.com/NiShangBuQiDeFuNu
    - 點我買票去

寫在預報文之後...關於名詞闡義這回事...
今天下午做了個簡單的調查,我問了三個同事「何謂腐女」,結果三個人有三種解釋:有一個說他玩的電動裡被僵屍咬到的女子就叫腐女;另一個則說是懶惰在家的魚乾女;最後一個的想法同劇團新解「在家腐爛的女子」。

字詞解釋本就有其自由,只是「腐女」一詞發展至今,已有其約定俗成的大眾認知。因此,當拿這類名詞作宣傳時,操作手法需更加謹慎小心,不然很容易淪為目前常見的媒體亂象:斷章取義。要是因此影響到了戲的票房,豈不冤死了。

「腐女」一詞源自日本,指的是喜歡BL的女子。傳到台灣後,由於「腐」一字讓人聯想到「腐爛」、「腐化」等意思,多少讓「腐女」一詞蒙上負面的涵義。但實際上「腐女」只是對喜歡某一文化的某一族群的稱呼,不該有任何偏見或貶低之義。

就拿我家的腐女老妹來說,她這個人一點都不腐爛,而是個做事仔細有條理的細節魔人 (連機車環島旅遊都會做旅遊手冊的瘋子 XD:請參考吉米布蘭卡環島去Day1:4/4 台北─花蓮 ),並將其細節魔人的特性延伸到她的腐女世界:認真搜集BL漫畫與廣播劇,分析不同聲優的聲音特性等。她認同她所屬的腐女族群,我也尊重她的認同!就這麼簡單!



4 則留言:

貝雅 提到...

一般大眾跟字面解釋……
嗯,總覺得周遭沒有這類人的話,
劇團的解釋比較偏向一般大眾的解釋。

感謝您的名詞釋義。
無論如何讓能看到這篇的人多想一下名詞的使用,也是好的。

匿名 提到...

腐女這詞有他原本的意思,想要另創新解並非不可
只是腐女定義本身就非被大眾所知,劇團擅自另創新解只會招來大眾對腐女的誤會
結果就是造成腐女族群的反彈,票房嘛......嗯...

匿名 提到...

畢竟「腐女」一詞本由日本次文化傳過來的術語。
因為術語已定型,所以想要把腐女一詞以字面解釋為「在家腐爛的女子」那樣伸展的創作空間當然會有難度。

而且更容易被人誤解,由其是次文化愛好者一族,被刺進的感受會令她們更加生氣,深覺受傷,由其是在現代言論這麼自由的時代,就怕被亂貼標籤!

我本是腐女。

雖然劇團的本義有看見,知道您對這個字議上的解釋,但由於大眾媒體容易斷章取義,所以雖然這個劇名定下已是無法更改的事實,那我也尊重劇團的決定,只是以後取名字,縱使知道本義取名字也要著重!

匿名 提到...

身為文化工作者,對於己身並不熟悉的名詞本就該謹慎使用。
如此不成熟且不負責任的解釋方式,只會使內容的被無視、意涵被扭曲
很遺憾的說,鄙人也是剛剛在朋友憤怒的網誌中才發現這點的。

很多時候人們只是不希望被誤解
身為傳播思想予大眾的工作者,卻淪為二流新聞般的斷章取義,不是已有所覺了嗎?
一部頗具內涵價值的作品敗在名詞解釋上,不也令人感到冤枉?
無論如何,已犯的錯難以收回,
當前該做的也只是想辦法拿出誠意補救,
覆水難收,但多數憤怒出走的觀眾卻都在等著原諒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