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日

緩行溫雅的拚搏人生 ─ 雲門舞集:稻禾

時間:2013.11.29 7:30PM
名稱:雲門舞集  稻禾
地點:國家戲劇院

自10月中於雲門排練場看過《稻禾》片段後 (請參考雲門舞集:雲門半日遊之稻禾搶先看),便非常期待在劇院看到完整的作品。這晚看雲門稻禾,雖然不若看排時激動 (或許這激動有很大部分是看到林懷民老師本人),但最後的涓滴水流滋養大地,激烈拼搏回歸本初,簡單不過的周而復始,讓眼淚很平靜地感動落下。

雲門40的作品以餵養這塊島嶼的稻子出發,用緩行溫雅的情緒,舞出稻禾成長的過程,傳達萬物生生不息的無窮力量。從什麼都沒有的一片泥濘開始,舞者的腳有節奏的穩健踩地、貪婪卻有力的大口呼吸,土地內蘊著蓄勢待發、十年磨劍的能量,蠢蠢欲動的想要衝出黑暗。微小的幾近聽不見的心跳,正在底層摩肩擦踵的鼓動著。微風吹拂、日光煦照,綠芽們一一冒出頭。「再高一點、再長一點」,舞者們盡情地向上跳躍與抽高,祈禱著青春年華能綻放得更加挺拔。這畫面不禁讓我想起宮崎駿動畫裡,龍貓與姊妹倆在園圃旁跳的發芽舞蹈。這是值得歡欣鼓舞的時刻,新興的生命在備受期望下成長,希冀能快點成熟,好到外頭世界探險。

花粉是替稻子傳遞訊息的使者,一個一個、兩兩成對、成群聚集的在場上相互吸引又排斥;逗弄著稻子搖曳生姿的風動更是令人意想不到的調情高手,輕巧靈活的拍打著稻桿,這會兒在稻上休憩、那會兒又隱身於稻下,調皮地穿梭於稻與稻之間,開心地玩起「來抓我啊~」的追趕遊戲。等到野夠了、狂氣收斂了、遇上了願意停駐的,愛意滿溢地、毫無保留的將自己付予對方。在段落「花粉II」裡,身著肉色舞衣的男女舞者,在金黃青綠交織的稻浪影像裡,從起先的幽微試探、漸漸地將身軀重疊、繾捲纏繞,浪漫親密地共同孕育新生鮮錄。

生命的長成與完熟總是伴隨著許多痛苦,更別論初期懷抱著的母體。結實纍纍之際,也是骨肉分離之時。「穀實」裡並沒有豐收的慶祝,而是由一名身著紅衣的女舞者,肢體痛苦扭曲,不自覺地用力撞擊地面,全身的肌理因用力而清楚可見,不停捧著的下體仿若有東西要衝出。生產,是生命延續的必經過程,當苦痛到達臨界點,突破後所伴隨而來的喜悅將是無可計量。

新生與凋零並行是世界運行的準則,這一代完成了生命展延的使命,活過了各式難以想像的考驗,是時候該進入下一輪迴,以不同的生命形式看顧曾有的一切。長竹桿用著猛爆的力量鞭笞大地,劈噠作響的聲音猶如烈熾狂妄啃食。強悍放肆的火焰互咬成煙塵焦土,高張僵持的氛圍如鑼鼓喧天,灰白的殘煙隨風飄升散去,毫無眷戀的暴力完結,一絲不留。大地再次被破壞,卻將靠著黑色土壤裡留存的養分,重新組織與架構。宛如母親的流水,用其能包裹一切的柔軟來潤澤大地,靜謐振盪出下一輪生命的源遠流長。

《稻禾》運用了大量的投影,將稻子各階段的姿態給投在舞台深處與地板。跟著舞者與影像記錄走過了稻禾的旅程,實則也順過了人的一生!初生稚嫩、年少芳華、心熟嫻定、傳承回歸,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課題要進行,也正因為這不止息的代代接續,讓物種能綿密且滿載上輩文化的長存世間!

※ 本文首次發表於表演藝術評論台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