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6日

2011台灣國際藝術節 華沙新劇團:阿波隆尼亞 (A)pollonia

 
時間:2011.2.20 2:30PM
地點:國家戲劇院
名稱:2011台灣國際藝術節  華沙新劇團  阿波隆尼亞 (A)POLLONIA

看(A)pollonia是件非常耗體力跟腦力的事情,除了戲長4個半小時外,作品所呈現的方式與題材,都帶給觀眾極大的不舒服感 (或是,嗯,不耐感)。所以,觀眾需要強壓著性子,持續忍受著戲的進行,聽著那一段又一段,多文字的敘述、自白、辯解與控訴。

(A)pollonia的舞台非常的寬,完全地延展到國家劇院的寬度,中間深處則有Live Band。最引人注目的,是兩大塊密閉的房間,一為較長形的客廳,一為透明的洗手間,讓我想起去年看的《海納穆勒四重奏》,使觀眾得以從席間窺探私密空間。最令我感到好奇的,是三尊沒有表情的光頭孩童人偶 (OS: 我的個人解讀為,「只能接受,無力反駁的弱勢犧牲者象徵」,又一解釋為「冷眼旁觀的局外人表意」)。

上半場藉由拼貼兩組希臘神話故事,鋪陳「犧牲」的過程與結果,並將其結果在下半場以另一個故事做激烈的辨證。

《希臘神話之夜市人生第一章 XD 點圖可放大》

第一個故事為人倫悲劇 (或是說,神倫悲劇 :p),起點來自Agamamnon要求女兒Iphigenia為國捐軀,成為女神祭品,讓戰爭艦隊得以順利成行。因此,引發一連串的殺害事件,母親Clytemnestra殺父親,為了幫女兒報仇;兒子Orestes又殺母親,為了幫父親報仇。若原意是「犧牲一人,得以拯救千千萬萬人」,那為何發起這美意的起始家族反而被命運的鎖鏈一一索命?而Iphigenia是否真是自願為國捐軀,好像也沒有人真正在意,只見她發了狂似的在房間奔跑、跳躍,最後用淒厲的叫聲被拖離舞台。更別論Orestes犯下弒母罪行,卻仍被公正的女神雅典娜判無罪了。後來所發生的一切, 似乎都在控訴「犧牲」的正當性。簡單來說,「犧牲」不過是把以正義之名,行殺戮之實的手槍罷了!

《希臘神話之夜市人生第二章 XD 點圖可放大》

第二個故事則是因為陰錯陽差,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悲劇。敬重Admetus的Apollo,幫忙和死神Thanatos談得了讓主人長生不老的條件:需要有人為Admetus死。這個「為了讓自己生,需要別人死」的不公平條件,即便是和自己有血緣的父親,也不願意接受。沒想到,妻子Alcestis願意成全丈夫,自願做此偉大犧牲,但一樣有條件:她要Admetus不得再接受其他女人。本以為故事就此告一段落,Admetus得到永生,Alcestis也得到丈夫永久的懷念。沒想到,Heracles知道這兩人的愛情故事(?)後,跑進地獄救出了Alcestis,並將其獻給Admetus。Admetus接受了,也在意義上,打破他原本的諾言,讓自己發了狂,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這兩個從犧牲起頭的故事,運行到最後,都以難堪的局面收場。或許,冥冥之中,當犧牲這單一事件被觸發時,上帝自然而然就已將後面一連串的巧合給安排好 (OS: 絕命終結站 XD)。(A)pollonia走線至此,雖說故事人物支線繁雜,但都圍繞在一個中心主旨打轉 (對,只有打轉,還沒有繞進去):犧牲的正當與必要性?

在提下半場之前,先回過頭來看上半場的2.5hr。在心得的第一段提到,觀眾需要強壓著性子,持續忍受戲的進行。的確,這2.5hr,編劇用觀眾所不熟悉的希臘神話來說故事,還將兩段故事交錯,破碎了該有的時間線,使其變成一段一段的。再加上人物大量的自白,沒有音樂、沒有音效,就是一連串的台詞,批哩啪拉地說明角色心境。對於不懂波蘭文的觀眾來說,既要努力看演員、又要努力看中文翻譯,還要努力去了解角色現在到底在做什麼、編劇想要利用這個角色來說什麼。呼,深深的倒抽一口氣!不得不說,看完上半場後,我得到的是散落各地的拼圖碎片,本以為30分鐘的中場休息可以悠閒的和朋友聊天,結果反倒是認真的和朋友試圖拼構出上半場完整的樣貌。

複雜的兩齣希臘版夜市人生、眾多的角色關係、隱藏在台詞背後的潛台詞,全部都在2.5hr裡塞給觀眾,沒有休息,段落變更的部份以樂團Live演唱做Fade In/Out,歌詞內容也與連接的上一個段落相關。可惜的是,此次的翻譯沒有將歌詞翻出。樂團女主唱的聲音非常有力豐富,有Clytemnestra復仇後的勝利,也有Admetus踏上背信之路的鬼魅吟唱。

下半場,劇名的Apolonia終於出現,強勢幹練地帶來了長達20分鐘的演說 (註:Apolonia是真實人物,波蘭人,二戰期間因在家中藏有猶太人而被德軍處決)。用屠宰場說明不人道的場所其實一直存在於現代城市之中,只是週遭的人有沒有去發現罷了。就如同當年建在波蘭城市的集中營,周圍住有許多居民。這些居民是否知道納粹的惡行?又或是選擇不去知道?因為無知可以讓你安全的生存?

講到這裡,我想起了去年的德南行,參觀了德國第一座集中營:達郝集中營 (Dachau Concentration Camp)。達郝是個擁有相當多綠地的小鎮,就跟其他美麗的德國小鎮相同。或許過去達郝集中營旁是沒有居民的,不過,博物館內展出了非常多當年的紙本文宣 (報紙、傳單等等),還附上清楚的集中營照片。所以,我不相信這件事是被隱藏的,它是一項全歐、甚至全世界都知道的「正在發生的事情」。引用遊記寫下的一段話:「主使者的純粹惡行,幫凶者的喪心病狂,以及當時袖手旁觀的世界居民,究竟為什麼、發生了什麼...可以讓自己完全的失去理智,眼看恐怖的地獄在真實世界上演。」

(A)pollonia裡的Apolonia,拿黑猩猩的實驗做引子 (OS: 後來得知是卡夫卡的學院報告),試圖 (能說是試圖嗎?) 為當時的荒謬做另一種解釋。實驗中,人類將香蕉放在各式奇怪的地方,為的是訓練(或是逼迫)黑猩猩思考。為了生存、為了填飽肚子,黑猩猩只得腦力激盪,爬上爬下地完成任務。因此,自由已然不復存在,生存才是當下的唯一解。

在集中營執行屠殺的德軍是否也是這樣?還記得參觀博物館時,有份文件寫到:「進到集中營的德軍是需要受訓的,訓練如何虐待與屠殺猶太人。」就跟黑猩猩一樣,已經被迫進到這個不能回頭的大染缸 (籠子),想在這裡活下,沒有別的,就是拿起槍,扣下板機,執行該做的任務。至於任務是否合理與人道,哪管得了這麼多,「我」能活下去就是一切。

結束了Apolonia的演講,(A)pollonia將時間拉到現代,因為Apolonia人道救援猶太人,被封贈為「國際義人」的頒獎典禮現場。主持人是上半場來搗亂的Heracles,或許是因為他救了Alcestis,所以他很適合來主持典禮。參與頒獎典禮的有Apolonia的兒子、被Apolonia拯救的猶太小孩 (現已成老婆婆一枚)、以及老婆婆的兒子。

「Apolonia救了一個人,等同於救了全世界」,兒子代替死去的母親領獎。在頒獎台上致答詞時,兒子非常激動,與被拯救的老婆婆及其兒子有了激烈的對話討論。而這些對話,才真正進到了劇的中心主旨:究竟犧牲的正當與必要性為何?
◎ Apolonia的兒子:為什麼母親要犧牲自己,用命來救世界,卻害自己家破人亡?
◎ 被拯救的老婆婆:你現在要我道歉,是因為我活下來了?
◎ 老婆婆的兒子:如果我是當年的德國軍官,在那樣的情況下,我應該也會開槍。

對照起黑猩猩的故事,原本的加害者 (德軍),反而逆轉形象,成了受害者的一員。不得不死、不得不殺、不得不犧牲、不得不袖手旁觀,這些被逼到極限的「不得不」,究竟是為了什麼?又帶來了些什麼?

心得寫到這裡,突然覺得好笑。導演與編劇從來就不想解釋犧牲的正當與必要性,而是用一個龐大與沉重的壓力,將一個真實存在的犧牲的事實攤在觀眾面前。這樣的犧牲包含了我們一般認定的正面犧牲 (Apolonia),當然也有無法反抗且弱勢的負面犧牲 (被屠殺的猶太人與被迫殺人的德軍)。

歷史的傷痛與原罪,已無從去追溯。幸好,我們還有未來。或許結尾很老梗,但我還是感謝導演與編劇最後的安排:大玻璃屋裡,希臘故事人物、Apolonia事件相關人,輕鬆的或坐或站,跟著歌手唱出的旋律,自由擺動身體。

Everyone swings and Singer yells for LIFE!

Apolonia最後的演說提到,小青蛙在雨季死去後,將會以新生命的方式重生。希望在經歷過那段暗黑傷痛的日子,人類能夠記取教訓,獲得新生。

最後,附上一張去年參觀集中營的照片:一束放在營房19號舊址的美麗鮮花,被救贖且延續的生命,正盛開呢!

4 則留言:

一日誌 提到...

你好
謝謝你寫得這篇看戲心得
請問是否可以將這篇文章的連結引用在我的blog文章裡呢?
附上文章連結http://robbie-lin.blogspot.com/2011/02/apollonia.html
如有冒犯我會盡速拿下來的
謝謝

JimmyBlanca 提到...

哈囉,同是愛戲人,ok的 ^__^

匿名 提到...

謝謝你清楚的寫了看戲心得
很感謝你~!
還有有趣的"希臘神話之夜市人生"圖XD
看到這篇又回憶起當下不舒服(QQ)但震撼的看戲心情
及看完後的深思.
謝謝你^^

JimmyBlanca 提到...

Hello樓上的朋友,謝謝你喜歡我的文章跟夜市人生圖,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