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4日

[短記] Rambert @ Sadler's Wells: The Creation

時間:2016.11.11 07:30PM
名稱:Rambert - The Creation
地點:Sadler's Wells

Rambert 是英國最古老的舞團,今年創立90年了!新作《The Creation》結合了舞蹈、歌劇與壯觀的場景設計:是的,看那華麗麗高聳在舞台上的哥德式建築布景,活像把米蘭大教堂的外牆給搬來了;還有在那布景背後的管絃樂團、約莫20人的合唱團和男高音女高音男中音等;以及人數眾多的 Rambert 與 Rambert School 的舞者群,一切都是那麼的恢弘大器,美輪美奐,但演出好無聊喔...雖然我完成了人生中一個值得紀念的里程碑:聽完了海頓的創世紀。

創世紀是三大神劇之一,說的是上帝創造世界的故事,從第一天「上帝說要有光,就有了光 (亂入:來,LPC音樂請走)」,到第六天的亞當夏娃伊甸園,以及第七天上帝說他前六天工作太辛苦要休息一天,整齣舞作就依循著時間,從第一天跳到結束。演前導聆時,Rambert 的藝術總監 Mark Baldwin 跟觀眾說了很多 (我們坐在劇院觀眾席聽導聆,舞台上還有工作人員在橋燈)口若懸河的表達他對演出的興奮與期待之類的,是個口才極佳又幽默的編舞家。也是因為 Rambert 是個很有歷史的舞團,台下有不少觀眾都是爺爺奶奶輩的,哎呀~ 老了之後還能攜手一起到劇院看演出,真是浪漫 (咳,離題了)

由於舞台上要放多達70人的樂隊與合唱團編制,舞者可以活動的範圍便縮得很窄,高聳的教堂外觀正好將舞團與樂隊分開。好了,問題來了。初看華麗麗的布景,不但沒有參與 (或是指,融入) 演出,反而嚴重干擾演出,特別是讓整場演出的燈光髒兮兮又亂七八糟。我坐在可以往下看到舞台地板的 Second Circle (三樓),除非舞台燈全亮,不然地板上就一直有著尖塔的影子。之後不管再怎麼打燈,舞台地板就是一片亂。此外,舞蹈動作的平乏無趣總讓我想到早晨公園裡一二三四二二三四的早操情景 (我好壞),僅靠群體的走位撐場。最令人哀傷的,莫過於舞者的動作也不整齊。高度與角度不整齊就算了,畢竟不是基洛夫芭蕾,連時間都不整齊;揮舞、轉圈、靜止、拔尖,不是有人偷跑就是有人落拍。舞台上大部分的時間都有著為數眾多的舞者,不乾淨的燈光已經讓人煩悶,還無法幫忙舞者掩蓋缺點與放大優點,使得舞者大半時候的身體都是暗的 (啊服裝就已經是黑跟灰了啦),真是吼~ 

節目單上面寫著,Rambert 的演出都會結合音樂、舞蹈與設計。嗯...搞砸了其中一項,總是有其他項可以拿來說嘴的 (雖然他搞砸了其中「兩」項...)。音樂的確是這場演出唯一的亮點。還有一點有趣,演前導聆時的手語翻譯也有參一腳演出,在舞台一角翻譯歌劇唱的內容 (穿全身黑,不是一般輕便的裝扮)。說實話,我只聽懂每一天開頭的:And the God said, blahblahblah...哎呀,我怎麼大學時沒跟著系上風潮去手語社玩耍呢?不然我就可以「看」懂歌劇在唱什麼啦...


喔對了,Mark Baldwin 在導聆時形容了上面的舞衣很像面紙盒,害我每次看到舞者蹦蹦跳出來時都會想到面紙盒...XD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