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4日

[短記] 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 @ Barbican:King Lear

時間:2016.11.10 07:15PM
名稱:King Lear
地點:Barbican Theatre
NOTE:找不到Barbican演出的視覺海報,所以拿了這張Live通知的版本

RSC - 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位址座落在莎士比亞的故鄉史特拉福 (Stratford-upon-Avon)。除了在當地有劇院演出外,也會到其他地方巡迴。

兩天前在 Old Vic 看上半場的女版李爾王看到脖子險沒斷掉,這次可以坐著看一整場演出,舒服很多。雖然莎式英文仍舊聽得我霧煞煞,但走傳統路線的 RSC 版還是讓我有驚喜:李爾是坐轎子,高高在上的被抬出來的,身上一席厚重的毛袍更顯這位君主的嚴肅重量與威望;在 Goneril 家的食客一場戲,約莫15人的黑衣眾在長桌旁喧囂打鬧,聲勢浩大;下半場Gloucester 被血腥挖眼一段,安排了個小聰明讓受害者坐在四周有燈管的透明箱子裡,我想...是為了讓觀眾看到血噴到箱子內側的情形嗎 (哈哈哈哈哈)


耶?怎麼都在看場景設計...哎呀沒辦法,四大悲劇中,我最不喜歡的就是李爾王,因為劇情結構太太太不合理了 (朋友說:莎士比亞有哪一齣合理?) 這是一個老番癲,因為太早分家產,所以害到自己的故事。也是因為如此,再加上看了這麼傳統的李爾版本,我在思考:究竟我是適合看怎樣的莎劇呢?莎劇寫成400年,要是一直照本宣科當然無趣,近代導演改編時無不加入自己的思考與解讀。算上 RSC 版本,看過的三個李爾王都還未能滿足我的胃口 (Olivier Py的現代政治版、Simon Russell Beale 詮釋的其實李爾老來有病之 NT Live 版),只好尋尋覓覓觀望下一個了。或許...對李爾王這個本來說,我比較需要的是新解吧!

不過我很喜歡 Anthony Sher 面對 Cordelia 死去的那段獨白,說著這世間萬物的一切都能活著,為什麼眼前美麗的女兒卻再也不呼吸了。情感上從悲憤的怒吼、慌張失措到最後似乎了然於心知道自己已經挽回自己造成的結果,所以也就微笑著和女兒一起死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