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3日

殘忍嗜血的成人童話:羊男的迷宮 El Laberinto del Fauno

濃郁厚重的情緒在看電影的當下,一波波不停的朝我打來,
我感受到了純真的美麗與力量,也被時代的黑暗和無情所壓制。

寫在寫心得之前:
我一直覺得我無法好好的寫出我感覺到的全部,太複雜與太難過,導致我有太多東西想講,卻不知道從何開始,只能斷斷續續的稍微理出思緒,將它紀錄在下。

這不是一個適合小朋友觀賞的童話故事,因為它走的是原版格林童話路線!西班牙內戰結束後,佛朗哥成功擁有了西班牙,統治西班牙近40年之久 (OS: 剛好上次西文期中考考過 XD)。專政極權的法西斯政府除了對人民殘酷之外,也決心要掃蕩殘留的共產黨員。故事就是這樣開始的,在一個灰暗的時代,子彈槍口成了理所當然的殺人工具,每一聲發出來的槍響,都會讓我整個人嚇得全身抖動,心跳不停處於加速跳動的狀態!

很久以前,在一個沒有謊言與痛苦的地底王國,住著一位嚮往人類世界的公主。她期待蔚藍的天空、輕柔的微風及耀眼的陽光。有一天,她偷偷離開地底王國,來到 外面的世界,沒想到陽光的炙熱卻灼瞎了她的眼睛,並剝奪她的記憶。公主忘了自己是誰或來自何方,最後在飢寒交迫的痛苦中死去。而她的父親卻始終堅信,公主 會將靈魂附於某個軀體回到地底王國,而他也會一直等待,直到世界停止運轉...

在這樣一個自由被限制的時間與空間,唯有想像是情緒宣洩的出口。劇中的小女孩Ofelia,碰上了地底王國的守護者Fauno,知道了自己是王國公主的身分。為了重返家園,同時逃離充滿瘋狂人類的世界,接受了Fauno的三個測驗挑戰。唯有完成挑戰,證明自己沒有被人間污染,才能回到王國!


Ofelia憑藉著自己的純真,一步步的完成Fauno給予的任務。在奇麗的世界中,她爬進了充滿噁心蟲子的洞裡尋找啃食樹根的癩蛤蟆、走入了瞳魔的房間拿匕首,最後拒絕獻出純真之血而惹來殺身之禍。這些任務其實都與現實生活中呼應,人類的殘忍、誘惑、純真將這個世界弄得兩極,在天秤的兩端,有著不顧性命追求理想的社會主義支持者,也有著殺人不眨眼、要鏟除劣等人民的冷血軍官,這兩者間永遠都存在著不平衡,殺戮與死亡也如影隨形。



在這部電影裡,沒有所謂含蓄的美感與論調,所有讓你看到的東西都是直接且具衝擊性的,我甚至可以嚐到裡頭鮮血流出的鹹膩噁心感,不舒服了整身!你能想像嗎?在一片槍林彈雨中,法西斯的信徒拿著窄管手槍在森林裡衝鋒陷陣,碰到共產餘孽就開槍,甚至還對著倒下的屍體進行再次擊斃的儀式。我印象很深刻的一幕,拿著槍的Vidal將槍口對準一個已經受重傷的共產黨員,只要對準一次,黨員就無力的用手撥開槍管一次;再一次對準,就又再一次的撥開,直到手掌附上了槍口,砰的一聲,子彈從槍裡衝出,穿過了掌心,打進了共產黨員的腦袋裡!



Fauno存在與否的問題,直到故事結束,都沒有個明確的答案。可以知道的是,Ofelia經歷了一段神奇真實的冒險,除了與Fauno的直接對話與互動,也延伸到了母親臨盆的安胎、出入軍官繼父房間的過程。雖然到了迷宮的最後,她放棄了對Fauno的諾言,換來了跟違背法西斯軍官一樣的下場:子彈穿過了Ofelia的身體,紅色的純真順著起伏的地面流入了地底,出現了金色輝煌的宮殿及等候她已久的國王與母后,Ofelia完成了最終任務,回到了她原本屬於的地方!

不過,這都是從Ofelia單方面看來像是真實,有沒有可能是Ofelia的想像飛馳到了極限,而出現了這樣一個她所建購的奇幻世界呢?這個可能性有,但我依舊是站在真實邊,我相信這個故事是真實的,不是想像出來的。真的有Fauno,也有美麗的地底王國,Ofelia最終也回到了父母親的懷抱。

我堅信,我選擇相信它存在,所以它存在。連枯死的樹根在最後都能開出美麗的小花,悲傷的故事不會再繼續,而是轉向Ofelia最後的那短暫出現的微笑!

即使在黑暗的戰爭背景下,仍然能夠找到人性的光明面;悲慘的苦難中,還是能看到一點微弱的希望之光。真實生活抑或童話世界,不是永不相交的歪斜線,而是處於同一時空的平行線,從真實中映照出童話的影子,又從童話中找到真實的存在。

就如同貫穿整部電影的搖籃曲,從一開始覺得是鬼魅吟唱的旋律,直到看完電影,參與完華麗冒險,再次奏起聽到的瞬間,我感受了沉靜的黑色悲傷,以及微微淺淺冒出頭,蹤跡不明顯的希望可能!



2 則留言:

KT 提到...

其實我也好想看羊男的迷宮,不過故事挺沉重的~感覺出你寫這篇很用心耶XD我漸漸變成你的blog迷了耶XDDD
你文章寫得好好,又很有個人見解,介紹的藝文都是我很有興趣的,謝謝你阿:P

匿名 提到...

thanks for sha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