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1日

2020新點子實驗場 蕭東意 - 東意在哪裡

時間:2020.07.011 02:30PM
名稱:2020新點子實驗場 蕭東意 - 東意在哪裡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在尋找東意前,一定要先來說說這演出驚人的完售速度。能看到《東意在哪裡》的觀眾應該都是兩廳院會員預售第一天就買票的觀眾,因為它也真的就只花了一天便完售了。印象中上次有此等戰果輝煌的台灣小劇場是 #四把椅子 的 #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這還是 #簡莉穎 與 #許哲彬 與一群優秀演員的綜合體。或許真的是疫情後第一檔的報復性消費,但不可諱言地,蕭東意跟 #黃建豪近10年在劇場的耕耘,真的是做出了些成績啊。

出實驗劇場三樓電梯就可以看到到處都是蕭東意的臉,還有個坐著的人型立牌供大家拍照,牆上也有蕭東意演出的作品照片:像是莎妹在台南鹽山的 #百年孤寂 (這檔真是我心中永遠的痛) ,跟導演 #Baboo 合作的 #重考時光 與 #神農氏 (恭喜神農氏的編劇 #Birdy馮勃棣 今晚拿到台北電影獎啦)。再往裡頭走一點,這幾年創作的短片腳色也掛在牆上,以及2011年我第一次看的嚎哮排演 #啞侍‧改,拿了當年臺北藝穗節的佳作 (真的是一整個暴露年齡)。細數了這些蕭東意扮演過的腳色,也正好可以接著談《東意在哪裡》。

這檔演出的主題就是「蕭東意」這個人,以及這個人與演員、與腳色間的討論。從一段飛機上東東與眾多人種的對話開始,聊起蕭東意自己的小時候、想要娛樂大家的契機,等到真的成了喜劇演員碰到的尷尬窘境與瓶頸等等。就像是之前新聞都會報的啊,電視劇演員因為演的是欺負主角的壞人,走在街上會被入戲太深的人指著鼻子罵一樣,習慣了在舞台上搞笑的喜劇演員,下了台是不是也一樣逗趣好笑?該用什麼形式面對私人社交生活的人事物呢?等等,才沒有要那麼嚴肅探討呢!像是打怪練功一樣,蕭東意去尋訪了表演大師,與大師有一段囉嗦白目又好笑「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的爭鬥過程,然後完成、下戲,跟打電話來關心兒子的爸爸說等等要回家了,是老爸的乖兒子。從很多很多個蕭東意,一層層剝掉腳色外衣,集中到最只剩下恢復紅龍柱的一個很普通的蕭東意。難怪昨天在臉書上看劇場朋友說:「要是明年踢法的 #千年舞臺 周邊做一場蕭東意和 #魏海敏 談演員,大家會覺得太鬧嗎!」

《東意在哪裡》後半段與表演大師的一段拉扯,逐漸導向大師是真的存在,還是是演員自身的想像;剪不亂理還亂,假亦真時真亦假,從完全不在演出框架的觀眾看來,演員是真,台上的種種是假;然而,戲中的橋段可能又為真;這真真假假、虛實轉換,就如同演員與腳色之間的關係,相互影響,彼此成就。

今兒個的演後座談裡,雖然三名創作者都說發了毒誓,絕對不會透露劇中哪些情節為真、哪些為假,但蕭東意提到,演員在舞台上並非時時刻刻都是腳色,可能有七成是腳色,三成是自己。所以,就把剩下的可能與解釋交給觀眾了。回想上星期 #王靖惇 的 #如此美好 的心得甫才提到,誠實面對自己對一名創作者來說是重要的。創作劇本也好、詮釋腳色也罷,多少都會放入自身的生命經驗:因為很真,所以很美。至於好不好看、開心與否,那就是其次了。

至於觀眾是喜歡腳色還是喜歡演員呢?
嗯......沒有演員,誰來幫腳色說故事與道盡喜怒哀樂?沒有腳色,演員哪來施展手腳與拋出魅力的載體與空間呢?
哎呀,小孩子才做選擇,演員腳色兩個我都愛啦!

備註:原本有一檔我極為期待、卻受疫情影響而延期的《千年舞臺,我卻沒怎麼活過》,請來在舞台上演活無數腳色的 #魏海敏 老師,談戲、談腳色、談自己,恰巧就與《東意在哪裡》的主題不謀而合。要是真能把這兩個演員湊做堆一起做戲,應該挺有看頭的。

底下這張照片就是啞侍‧改時拍的,是今天的展覽之一


2020年7月5日

2020新點子實驗場:王靖惇 - 如此美好

時間:2020.07.04 07:30PM
名稱:2020新點子實驗場 王靖惇 - 如此美好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首先,我覺得把心愛的人放進作品裡再浪漫不過的事了。作品可以是畫作、是歌曲、是雕塑、是手工藝品,但只有寫成劇本,是浪漫中的浪漫,因為那個人就是會在舞台上重新復活,然後再走過一次人生。一名好的創作者除了需要才華與敏銳的觀察力外,誠實面對自己也是極為重要的。這一點,王靖惇向來做得不錯,也願意敞開心胸與觀眾對談。就像是今兒個的演後座談提到水的意象,雖然一開始編劇設定的水是壓力,是長輩對於晚輩的期望,靖惇反而很誠實地提到,或許兄姊的壓力感受比他來得重 (因為他是小兒子);此外,像是《如此美好》所取材的歌曲或是地點,莫不是從自己生活中拾取。正如同北安老師說的,因為很真,所以很美。至於好不好看、開心與否,那就是其次了。

《如此美好》是父親給兒子最後的呵護,也是兒子對父親最完整無瑕的理解與擁抱。整齣戲從頭到尾都只有北安老師飾演的父親說話,飛機通知登機的廣播是倒數人生終局的一聲聲宣告,在每一個宣告之間,父親回想起與妻兒相處的過程,重新走過一遍日常的站點:固定看醫生、買杏仁油條、幫老婆剝茶葉蛋順便放閃、跟樓上的年輕小伙子聊聊兒子等,父親體貼著兒子的忙碌,一個人好好過生活,直到最後平靜辭世。

華人社會上一代的父母親總是以「不說」、「不好說」來表達內斂與關心,偏偏這在我們這一代實在是非常行不通。心有千千萬萬結,總是得說出來才有得解。在《如此美好》裡,我們看見了父親的寂寞 - 某種程度上是不想給兒女添麻煩,卻少了兒子孤寂的來由,讓兒子這角色的樣貌相較父親來說弱化許多。即便後來兒子穿上父親的衣服表示接受與放下,也讓人納悶兩人的結究竟是卡在哪裡?當然,也繼續拿北安老師說的話來用,很多時候父母與子女就是會有些難解與難言說的結 (knot) 在那兒。

大抵是受到影集還電影影響,水對我來說是觸發記憶的介質 (如電影《關鍵報告》裡,有實境夢的先知被養在水裡;影集《Stitchers》更是直接利用水作為媒介,潛入死者記憶好辦案)。因此,看演出時我一直將其定調為「兒子在思考與整理父親的一切」:過程中偶有水暴沖進兒子的屋內,代表記憶不停湧來,搞得兒子家中亂七八糟,物品隨處漂浮,甚至有一段是父親直接朝屋子澆水。直到最後,兒子欣然接受從天而降的雨水,飲下象徵長大的咖啡,敬父親一杯。好奇的是,暴沖進來的水的時機是否有挑選過?私認為如果能搭配父親講述回憶的時間點,以此去編織劇中比較少著墨的兒子孤寂的緣由 - 就如同成長過程中,孩子總是有些空洞來自於父母有意無意的舉動與對話 - 然後把兒子看到每次水暴沖的情緒做不同的層次,最後微笑釋懷的後座力也許會更強。

很久沒看北安老師演戲,真的,感謝找北安老師演戲啊!座談有個觀眾問:當知道只有自己要背台詞時,北安老師的想法是......?老師說:這很好啊,我真的很愛表演,所以知道沒人跟我搶詞最好了 (大笑)。這不禁讓我想起綠光劇團的《人間條件》系列,北安老師跟吳念真說想要演戲,結果吳sir竟然在《人間條件六》裡請北安老師演個臥病在床的老人家,害北安老師演得很不過癮。這次靖惇的《如此美好》應該讓北安老師演得很爽,滿滿滿滿的台詞。老師也沒讓觀眾失望,說要走了那一段讓我眼眶泛紅,好厲害的呀!

喔喔,至於王希文演戲嗎?他沒有台詞啊,不然他一講話口條不好就又要上黑特了 (被打)!好,正經點。一開始我以為王希文是養老院的照護員,沒台詞的原因是老人家的確常常會一直講話而無視他人,後來覺得他就是父親想像出來的人物啊,陪著他聊兒子,最後引渡他到另一個世界 (雖然說拿著烏克麗麗引渡的地獄使者也太親切)。

這檔《如此美好》預計10月份會到臺中國家歌劇院演出,有興趣的朋友別錯過了唷!

2020年1月30日

2019劇場回顧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這是2018年最後一天在國家戲劇院看NT Live時抽到的籤,當下大笑太老哏的台詞,在重新回顧起2019年的生活時,反倒是覺得莎爺好準。


每年都要拖到第二個年快結束時才要寫前一年的劇場回顧!之前有提到,2019年應該是我人生截止目前最辛苦的一年吧,很多事情交錯在一起,是修養心性的一年。前幾天看了《The Crown》寫菲利浦親王的中年危機,需要被需要、需要有事情做,需要有信仰來證明自己存在;又大家都很愛的 Ellen DeGeneres 提及 Kobe Bryant 意外的有感而發:Life is short and fragile, and we don't know how many birthdays we have. So, we don't have to have a birthday to celebrate. Just celebrate life. 想起自己已經是30後段班的同學,人生大抵走了一半,所以更想要把握自己可以把握的東西。不過,人一天終究只有24小時。在2019年我多選擇了好好運動與好好做菜 (走健康養身路線),長篇文章的數量就少了許多。取而代之的是開了個粉絲專頁,繼續嘮嘮叨叨劇場的一切,即便我的私人帳號跟粉專常常傻傻分不清楚,沒辦法,我的人生時時刻刻都跟劇場有關,就,隨遇而安吧!

2019年雖然沒有出國,但劇場也沒有少看,數字是133場,含劇院現場和相關講座。雖然是近五年的低點,卻是連續八年每年看破百場次。謝謝各方劇場好朋友給我一起玩耍的機會,願意找我去參與各種演出彩排,甚至上廣播幫忙推薦節目等。果然,喜歡做的事情就是要持續做,一直做,自然而然生命就會給你回饋。劇場,就是我的信仰!

2020年的一月相信大家都過得有那麼點刺激 (總統大選、武漢肺炎等),但生活就是一天一天的好好過,不光是面對外來的挑戰,也要多傾聽自己的內心,維持靜心與強大的能量。祝願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好的,讓我們來進入主題。2019年的數字是133場,包含舞蹈21、戲劇35、音樂劇18等,不過大家可以看到其他類有25,表示劇場演出型態越來越難定位,有導覽型演出、互動式演出、沉浸式演出、馬戲演出等,總之,不需要設限演出形式,劇場就是個什麼可能都會發生的地方。由於演出真的太多了,我也有好多節目沒看到,底下僅就我看過的演出分成幾個主題來談談我覺得重要且不看可惜的演出:

◎ 這也可以算演出?!
- 達康.come:活屍末日劇院求生指南
- 明日和合洪千涵 x 進港浪洪唯堯:家庭浪漫
自此之後,我都會記得戲劇院的絲瓜棚距離舞台表面24米,還有吊桿系統可以吊740個阿達 (笑倒)!是說要是場館導覽都像阿達康康的活屍末日一樣的話,我願意經常買票進場。兩廳院首次在導覽項目跟達康.come合作,達康很厲害的把兩廳院導覽融成一場優秀的漫才表演,以活屍末日求生為題,配合事先預錄的影像,教導大家如何在活屍入侵地球時,仍能在戲劇院安然生存。那時候還在想說,導覽就應該要到處走動啊,要是一直都坐在觀眾席裡不是很無聊嗎?你、錯、了!這檔演出優秀到我整個人笑翻在觀眾席美丁美噹,完全沒有冷場啊!

洪家姊弟在臺北藝術節的合作《家庭浪漫》,將中山堂光復廳打造成一個溫馨的場域。面對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又要結合觀眾互動,演出的節奏與輕重不好拿捏。但這檔演出平實自然,透過自身的經驗分享與諮商實驗,娓娓道來家與家人、是對你好還是對我好、是完整還是遺缺,溫溫的,卻很能打動人心,數度讓我的淚水在眼眶打轉。

◎ 充滿生命力的日本演出
- 躍演 x 52PRO!:阿波之音
- 野村萬作‧野村萬齋狂言劇場


這幾年台灣與日本的劇場交流非常頻繁,像是躍演與52PRO! 、阮劇團與流山兒★事務所、莎妹與第七劇場的交換手札計畫與柴幸男導演的臺北東京距離計畫等族繁不及備載。日本團隊不只來台灣演出,台灣團隊也會前往日本,像是躍演的《麗晶卡拉OK的最後一夜》要到日本本多劇場演出了,52PRO!年後也將再度到訪台灣。

52PRO!的《阿波之音》以阿波舞為引子,跳出了一個極為誠懇動人的好故事:有男人們的友情與義氣、理解與原諒、還有不留情面的日式冷面吐槽與意想不到的灑脫告解,一切的一切都隨著最後整齊劃一與響翻劇院天花板的阿波舞姿與吆喝聲,跳吧跳吧,開心的繼續與綿延下去啊!!

野村國寶家的狂言劇場再次應證:越簡單的作品就越不簡單。從野村萬齋沉穩又不失風趣的導聆過程中,了解到一個潛心鑽研技藝的藝術家是如何認真看待自身的使命,即便是平緩溫儒的口氣,仍舊可以感受到他想要好好推廣狂言的熱情。看過這麼多種類的劇場演出,狂言真的是將所有的重心放在表演者身上,舞台燈光道具都極簡,也不刻意在服裝上做變化,完完全全就是演出者決勝負。靠著歲月累積的經驗,帶著觀眾走啊走的就走到山伏家,走啊走的就感覺到夫婦的相處兩難,走啊走的就跟著兩個僕人一起偷酒喝。
  
◎ 當紅的國外劇場金童們,台灣也看得到
- Christopher Ruping 夜半鼓聲 (觀眾票選結局版)
- Milo Rau:重述 街角的兇殺案
 


這兩部由 TIFA 引進的作品我極愛 (註:如果你也愛的話,請趕快去買2020 TIFA 的毛二世,因為是同一個人選的節目),又恰巧兩名導演都是30~40代於歐陸極為活躍與備受關注的青壯派導演。

Christopher Ruping 的《夜半鼓聲》幾乎就是我2019年最愛的作品了,層次分明、思考脈絡清晰、手法乾淨聰明,猛到我有一種被高速列車迎面撞上的粉碎爽感,不停地在劇場裡入戲太深然後又被瘋狂打臉,看得我是情緒激昂想跟著衝出去革命,那個迷幻的場景、背光朦朧卻堅毅的身影、踩在觀眾席上振振有詞且昂然而立的精神領袖,我願意、我願意追隨你啊 (邪教式崇拜 XD)!然後,被一句 What the FUCK 給甩臉打回現實 (抖M嗎)。這檔演出真的是2019前必看的劇場作品之一。

Milo Rau 的《重述:街角的兇殺案》也是個非常聰明的作品,取材自真實的犯罪事件,利用一開始包含裸露、暴力、呼巴掌、親吻、最極限的事情等試鏡詢問,讓所有的問題都在接下來的演出中出現,模糊真實與再現的界線。透過素人扮演真實案件腳色,又這些素人的背景或多或少都與案件人物重疊,細節強化了「每個人」都有可能是「任何人」,「任何人」在任何時間與任何地點,一不小心都有可能踏入不可逆的境地,成為加害人或被害人。因此,戲劇不只是重現文學重現案件,困難的是過程還有該如何結束。要是脖子纏著繩索的演員真的在暗燈之後踢了椅子,你會不會衝上台救人呢?

◎ 新生代的台灣藝術家好棒棒
- 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夏季公演:物種起源
- 兩廳院藝術基地計畫:開放工作室
- 僻室:Mars BUG 熒惑蟲計畫_第三部《火星》
- 僻室:四碌葛之女生宿舍1990


《物種起源》雖然只是北藝大戲劇學院的製作,但就因為他是學製,所以他好看極了!這群尚待磨練卻已經露出些許光芒的演員們,有著瑕疵卻不是缺點的成就了這場演出 。一開始以為是達爾文的物種起源,但重點卻從來都不是物種進化,也不是適者生存,不適者存亡,而是透過演員對自身由來的追尋與生活的憤恨無力與荒謬,刺激與交叉詰問生存與生命,探詢為什麼我在這裡?為什麼我是我?過去的什麼影響了我在這裡?外在環境的變化與流動如何挑動著我與他人間的關係?《物種起源》在今年兩廳院的秋天藝術節將會重新製作,目前還不知道卡司為何,但請大家先預留時間,密切關注。

大抵是臺中國家歌劇院與高雄衛武營藝術中心落成後,臺北的國家兩廳院以領頭羊的姿態,這幾年逐漸將部分重心放在培育臺灣藝術家,提供資源給有潛力的藝術創作者,成為藝術家成長的堅實後盾。兩廳院從2014年開始藝術基地計畫,《開放工作室》是這些藝術家們的對外呈現,邀請觀眾參與呈現,也符合目前兩廳院想要主動走入與接近觀眾的轉型價值。內容有讀劇、裝置、展覽、舞蹈與階段呈現,多個演出在多個場地同時發生,如實驗劇場、南側電梯、化妝間、排練室等,所以觀眾就像是手持pass卡,可以自由安排想要看的順序與時間。演出或許不那麼完整與精緻,但透過呈現,不僅可以讓觀眾更了解藝術家們腦袋在想什麼,對場館來說也是另一種更深入的Open House。

僻室,僻室,僻室,因為很重要,所以要寫三次!來,請一定要記得這個團隊,因為他在接下來的日子一定會很常看到。臺灣的劇場最棒的,莫過於永遠都會有新的、年輕的團隊給你驚喜,讓你心甘情願地像是在玩養成遊戲一樣,不想錯過他的任何一檔演出 (我錯過了《我好揪節》,害我一輩子都糾結),這樣才能好好看著孩子長大啊 (拿手帕拭淚)。這年看了兩個僻室的作品:《火星》與《四碌葛之女生宿舍1990》,即便前者不安徬徨、後者開心耍ㄎ一ㄤ,卻一樣都有著自由奔放且無法定位的青春浮動,閃耀著無法捉摸卻迷人的希望之光啊!請,認真的,好好的支持優秀的劇場團隊!布蘭卡誠摯推薦 (手比愛心)

◎ 眾所期待的音樂劇
- 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 台南人劇團:第十二夜


這年有不少音樂劇大型製作,如 C Musical 的《傾城記》、躍演的《釧兒》、瘋戲樂的《台灣有個好萊塢》、天作之合的《飲食男女》、綠光劇團的《再會吧北投PLUS》等,小型製作也不少,看到各式各樣的演出與題材冒出,又文策院將音樂劇列為重點培育項目,實在是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2019臺中國家歌劇院的夏日系列迎來了2015年東尼獎最佳音樂劇提名的《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An American in Paris》。此次來台的卡司還有因此劇獲得東尼獎提名的 Leanne Cope,說什麼都要去親炙風采。雖然是老派的愛情故事,但看著台上素質齊全的演員、流暢自然的換場,還有那些個一舉手一投足,啊~ 音樂劇真的是門好困難好困難的藝術啊!

台南人劇團的爵士音樂劇《第十二夜》於2018年首演,當時因為我出國旅遊錯過,所以2019年把他給補回來。主打爵士的音樂劇是台灣相對少見的,但台南人劇團將它做得相當成功,人設與背景也移植得合情合理,是歌舞昇平的大上海時代呢!大家都知道莎士比亞是出了名的話多,有很多人物的內心掙扎與Solo (有沒有很適合寫 I want song)。或許是因為如此,也可能是劇組想要挑戰一下,《第十二夜》的歌詞量很大,音樂也都沒有停,但觀眾看來仍舊輕鬆寫意無負擔。再加上是歡喜冤家的錯鬧喜劇,在稍稍可以free style的曲風下,也允許了不那麼現實的表現方式,讓《第十二夜》好看好玩又瘋狂。而且呀,終於有人看出 Antonio 對 Sebastian 的愛戀,還幫他寫了一首 (苦) 戀歌 (BTW,我發現我這年看了不少謝孟庭耶)!農曆年後《第十二夜》要重演啦,周定緯與老爹林家麒換成了崔台鎬與C2林玟圻,相信會有另一番不同的詮釋與氣象!

◎ 打開想像的舞蹈
- 鄭宗龍 x 雲門2:毛月亮
- 布拉瑞揚舞團:#是否
- 戴米恩‧雅勒 x 名和晃平:器
 


之前看過幾次鄭宗龍的作品都不太對味,直到《毛月亮》讓我好興奮啊啊啊啊啊!今年《毛月亮》重演我會再去二刷,由此可知我非常愛,愛到我看著鄭宗龍2020要帶著《十三聲》去全球巡迴,心想:幹嘛不帶《毛月亮》啦 (很嚴重的偏心)!且讓我把當時超興奮的胡言亂語貼上來:《毛月亮》就是嗑藥嗑過頭的迷幻心靈,任由腦袋裡的思緒成獸,然後分裂、聚集、狂歡、崇拜、獻祭,盡情在沒有規則與形體的空間中遊走瘋狂,直到最後靜謐寂靜之時才發現,自己其實一直以來都獨自困在孤獨的意識邊緣之海。哎唷喂呀,這作品好不像鄭宗龍,但又滿滿都是他慣用的肢體語彙,身體大幅度的律動與擺盪,充滿草根街頭的能量與儀式性的編排,我的媽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好興奮好興奮好興奮啊啊啊啊啊!!

布拉瑞揚舞團的作品都很有生命與力量,即便是扒開個人脆弱的《#是否》都很讓人衝擊,看得我眼淚是濕了又乾、乾了又濕。《#是否》就像是轉開了復古電台,一首首有點年代卻熟悉的音樂流出,雖然是high歌,字裡行間卻有著不得不的堅強與必須要的瘋狂。人生有太多傷痛需要療傷,過去的歌曲像是索引一般,勾起了不堪的回憶,所以我們默默流淚,默默拭淚。直到我們可以用遊戲的戲謔述說過去的悲傷,然後唱吧跳吧,把一切開心的不開心的都用力給他甩出去、拋出去,只留下最純粹的自己,慢慢吸氣,緩緩吐氣。

《器 Vessel》是一場異形入侵雲門劇場的演出,是異生物的創世紀:美的要死、噁心的要死、好看的要死。正如同編舞家Damien Jalet 說的,他想要做出無法定義的演出,所以我在《器》裡想到了許許多多,是異形科幻、駭客任務與西方極樂園,卻也是有機生殖、無性繁衍、細胞分裂等非常基礎的生物轉變。演出感覺存在於潛意識中,昏暗且煙霧繚繞,還有著許多無法單一解釋的身體語彙。本以為這片精壯且巨大的背肌開展是西方的身體,沒想到絕大部分都是體型相較歐美來說較為嬌小的日本舞者,很令人驚艷與不可思議啊!

--- 2019 場次清單 ---

2019.01.04 丞舞製作團隊 x La Veronal:MILLENNIALS
2019.01.05 澎恰恰 x 躍演:麗晶卡拉OK的最後一夜
2019.01.31 中華國樂團新年音樂會
2019.02.02 Mr.Children 重力與呼吸演唱會
2019.02.17 黃翊工作室+:長路
2019.02.22 躍演 x 52PRO!:阿波之音
2019.02.23 小偶戲院:雞蛋星球
2019.02.24 天作之合 x 瘋戲樂:給我一個音樂執導
2019.03.03 國光劇團:十八羅漢圖
2019.03.09 C Musical:傾城記
2019.03.09 李貞葳:不要臉
2019.03.10 慕尼黑室內劇院:夜半鼓聲 (觀眾票選結局版:導演結局)
2019.03.16 兆欣 x 候青藝團:地獄變
2019.03.17 達康.come:活屍末日劇院求生指南
2019.03.23 明日和合製作所:半仙
2019.03.29 克里斯汀・赫佐:家
2019.03.30 劇院現場 Shakespeare's Globe Live:第十二夜
2019.03.30 北藝大戲劇學院春季公演:西藏度亡經、Trade Trade Love 愛-換-換
2019.03.31 齊瑪曼鋼琴獨奏會
2019.04.06 米洛‧勞:重述 街角的兇殺案
2019.04.07 楊景翔演劇團:單身租隊友
2019.04.12 喬治&德弗:宅想新世界
2019.04.14 桑布伊演唱會
2019.04.20 劇院現場 RSC Live:理查二世
2019.04.21 空氣建築 - 光影幻境
2019.04.21 鄭宗龍 x 雲門2:毛月亮
2019.04.27 阮劇團:熱天酣眠
2019.04.27 劇院現場 NT Live:馬克白
2019.05.07 狠劇場荷蘭共製:城市之臉 Facinig Cities 發展中呈現
2019.05.10 驚喜製造 x 進港浪:微醺大飯店
2019.05.11 同黨劇團:白色說書人
2019.05.12 劇院現場 Shakespeare's Globe Live:威尼斯商人
2019.05.13 兩廳院金卡俱樂部:遊蕩水晶吊燈上的靈魂
2019.05.17 杳潮制作:離塲 Samsara
2019.05.23 NSO國家交響樂團:NSO經典系列 - 大地之歌
2019.05.25 布拉瑞揚舞團:#是否
2019.05.25 北藝大戲劇學院夏季公演:物種起源
2019.06.01 躍演:釧兒
2019.06.02 國立台灣大學戲劇學系20周年紀念製作:莎士比亞打麻將
2019.06.15 瘋戲樂工作室:台灣有個好萊塢
2019.06.23 劇院現場 NT Live:安東尼與克莉歐佩脫拉
2019.06.24 人力飛行劇團:M,1987
2019.06.28 丞舞製作團隊:B.OOM by B.DANCE 金獎聯合匯演
2019.06.29 天作之合劇場:飲食男女
2019.06.29 阮劇團:城市戀歌進行曲 彩虹版
2019.07.03 台北簪纓國樂團:2019 戀戀簪纓音樂會
2019.07.05 裸劇團:雙棲
2019.07.06 REON YUZUKI 單人音樂劇:LEMONADE
2019.07.11 園劇團:悲傷ㄟ曼波
2019.07.13 OD表演工作室:克隆少年
2019.07.14 拉縴人 / Ringmasters:從理髮廳走出來的拉縴人
2019.08.02 身體微旅行呈現
2019.08.03 Coca-Koala:老宅裡的老宅歌夏日動漫音樂會
2019.08.10 明日和合 x 進港浪:家庭浪漫
2019.08.11 綠光劇團:再會吧北投PLUS
2019.08.12 兩廳院駐館藝術家吳明倫 人鬼殊途系列講座 - 飛向靈界,浩瀚無垠
2019.08.13 印度艾可舞團:Salt
2019.08.16 松尾スズキ 東京成人演劇部Vol. 1:人生、媽的太長
2019.08.17 劇院現場 NT Live:李爾王
2019.08.17 翻滾吧!御飯團 feat. 狸狸狸劇團:如果沒有槍,我也不會殺人
2019.08.18 劇院現場 NT Live:喬治三世的瘋狂
2019.08.23 安銀美舞團:南韓跳,北韓舞
2019.08.24 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2019.08.25 阮劇團 X 流山兒★事務所:嫁妝一牛車
2019.08.25 北藝中心音樂劇呈現- 創作組
2019.08.26 H-TOA:moving
2019.08.28 巧克力與玫瑰工作室:拆除中:樹、黃絲帶、菩薩與撿骨師
2019.08.30 跳海的人: 2020-1☆去看五寶寶的本事,撿到槍ㄅㄧㄤˋㄅㄧㄤˋ!
2019.08.31 安林老師專線;高雄敵是你
2019.08.31 Be劇團 劇場人培育計畫:凶手瑪莉
2019.09.01 劇院現場 NT Live:馬克白
2019.09.01 莎妹劇團:RE: 親愛的人生
2019.09.02 兩廳院駐館藝術家吳明倫:《 人鬼殊途?》系列講座 - 神怪、儀式進劇場
2019.09.04 玖零后:辯色聾
2019.09.05 陳億豪 x 張育嘉:外面的世界
2019.09.05 杜逸帆:女孩
2019.09.07 新生一號劇團:超即興解放
2019.09.08 韓國幻真製作室:SNAP變!
2019.09.10 臺北藝穗節 節後重伸討論會
2019.09.13 尋找金鐘旭
2019.09.14 TPAC+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委託創作音樂劇:《鬼母病棟三O八》上半場試演會
2019.09.14 臺北藝穗節閉幕典禮
2019.09.20 雲門松煙首映 X 公視表演廳
2019.09.20 鄧樹榮戲劇工作室:馬克白的悲劇
2019.09.21 十貳劇場:十二
2019.09.22 TPAC 音樂劇人才培訓計畫表演工作坊:表演導演組 - 學習記錄呈現
2019.09.26 貪食德工作室:陰間條例 X 冥戰錄
2019.09.28 野村萬作‧野村萬齋狂言劇場
2019.09.28 芬茲.帕斯卡劇團:魔幻旅程
2019.09.29 台南人劇團:第十二夜
2019.10.10 菲德希克‧葛拉威:還是有點希望的啊!混帳
2019.10.12 法國管風琴名家拉特利獨奏會
2019.10.12 1927劇團與柏林喜歌劇院:魔笛
2019.10.13 Eye Catching Circus 創造焦點:鳧遊Endless
2019.10.19 巴黎北方劇院:為什麼?
2019.10.20 雲門舞集 x 陶身体劇場:林懷民 - 秋水、陶冶 - 12、鄭宗龍 - 乘法
2019.10.25 僻室:Mars BUG 熒惑蟲計畫_第三部《火星》
2019.10.30 兩廳院劇院首映場 廣播通告 @ 漢聲廣播電台
2019.10.30 「林懷民X 阿喀郎・汗」大師對談講座
2019.11.03 阿喀郎‧汗舞團:陌生人 Xenos
2019.11.05 瘋戲樂工作室:Mostly Broadway:The Musical Concert
2019.11.08 即使我們生無可戀:儚垠 Waste Land
2019.11.09 兩廳院藝術基地計畫:陳弘洋《逆行水星》、吳明倫《十殿》、紀柏豪《Inter/Action》、王安琪《ACTress/ion!》:互動與影片、張凱福《來演一齣戲》、周東彥《虛擬親密》
2019.11.09 劇院現場 NT Live:雷曼兄弟三部曲
2019.11.10 劇院現場:馬修伯恩 天鵝湖
2019.11.09 兩廳院藝術基地計畫:馬雅《小雞在我的肚子裡》、林靖雁 《我總是羨慕有魔法的人》
2019.11.14 夾腳拖劇團:2019人權主題兒童劇【說好不要哭】
2019.11.15 両両製造聚團藝術家共製計畫-鄧九雲:小說聚場 - 女兒房
2019.11.16 陳亞蘭歌仔戲演出:黑家店2追殺萬古流芳
2019.11.16 戴米恩・雅勒 x 名和晃平:器
2019.11.17 麥特‧英格瓦森:高∞潮
2019.11.19 布列頓小交響樂團:《樂躍不已》音樂會
2019.11.22 2020TIFA節目指南講座
2019.11.24 何曉玫Meimage Dance舞團:極相林
2019.11.24 舞蹈秋天閉幕Party:眾神之所
2019.11.29 劇院現場 The Old Vic Live:熔爐
2019.11.30 雅克普・奧勒伯劇團:一主二僕
2019.12.06 楊景翔演劇團:方舟最終章 - 阿飛夕亞
2019.12.07 動見体:戰+
2019.12.08 國光劇團:夢紅樓~乾隆與和珅
2019.12.13 丞舞製作團隊:INNERMOST
2019.12.14 河床劇團:無眠夜的微光
2019.12.14 北藝大舞討學院歲末年度展出《衡》:Burqa - 方浩宇(Francesco D’Astici)、Falling Angels - 尤里․季里安(Jiří Kylián)、隱匿之聲 Disappearing Sounds - 張建明
2019.12.15 悠式構藝:寄身釵裙
2019.12.16 里米尼紀錄劇團:《未竟之室》導演講座
2019.12.19 靖雁的駐館 After season party
2019.12.20 劇院現場 NT Live:茱莉小姐
2019.12.21 街頭作品實驗室第四季晚會
2019.12.23 怡汝總監與會員朋友們的聊天室
2019.12.27 僻室:四碌葛之女生宿舍1990
2019.12.28 音樂劇《熱帶天使》讀劇呈現
2019.12.28 A劇團:彼得潘遊戲



2019年9月7日

2019臺北藝穗節 杜逸帆單人表演:女孩

時間:2019.09.06 07:00PM
名稱:臺北藝穗節 杜逸帆單人表演 - 女孩
地點: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邊境52&54號 2F

有段時間沒有看杜逸帆的演出了!沉穩內斂的肢體依舊 -- 時而是他說的故事裡的主角,時而是退到一旁的旁觀者 -- 舞台上的故事虛實交錯,帶點魔幻寫實;劇場與演員的真實人生也彼此交織,在簡陋生冷的水泥牆邊境52&54號,觀眾被帶領著走進森林、潛進大海,詩意的悠遊在女孩的人生,以及女孩帶給自己的人生。

初看到牆上的亮片洋裝,本以為要說的女孩是男子心裡的另一個女孩,後來才知道是一個與男子有關的女孩。場上僅有簡單的兩張學校課椅,還有數個已經封箱的瓦楞紙箱。男子接了電話,對著電話另一頭的人說起故事,是一個公主與王子的美麗童話:硬梆梆的椅子交疊,溫柔地依偎眷戀;大片相連的揉皺的紙張,化成了人的形象,隨著時間與年歲漸漸佝僂,漸漸離開了這個充滿了悲傷的屋子;公主的孩子 (是一張可愛的小椅子) 踏上了旅程,決心尋找當時一去不回頭的王子父親;整個故事是女孩的,也是男子自己的。電話的內容提到養老院,還有與童話人物相同的屯積癖好,約莫可以猜想電話的那頭應該是已經有點失智、時間有些許錯亂的男子母親。

這個空間裡有兩種不同的交界:一個是童話裡與童話外,一個是劇場裡與劇場外。當這四個時空互相衝撞時的那一刻,我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劇組很厲害的將這些背景自然而然地柔焦轉換,順暢的把故事與角色拉出來,提醒著我們故事的真實可能性。劇場本就是扮裝演戲,觀眾笑看舞台人物風雲起伏;然而,世界是座大舞台,男男女女都只是演員  (All the world's a stage. And all the men and women merely players)。我們是在看演員演戲?還是在看演員演自己呢?


2019臺北藝穗節 新生一號劇團:超即興解放

時間:2019.09.07 02:45PM
名稱:臺北藝穗節 新生一號劇團 超即興解放
地點:西門紅樓二樓劇場

超棒,獻上我誠摯的五顆心給你、給你、給你、給你、給你、給你、還有你 (因為共有五名演員加一名樂手,還有一個特別來賓 - 韋以丞)

新生一號劇團是去年藝穗的得獎團隊,不過我到今年才看他們的演出。演出非常好玩又優質,透過10個不同的小遊戲 -- 很像是把劇場日常的排練發展過程搬上舞台 -- 以及觀眾意見的錦上添花,看似完全即興的演出,其實隱約可感覺得到結構與模組。憑藉著聰慧演員們的好默契與快速靈活的臨場反應,不知不覺地推進劇情,順便也讓觀眾笑到歪腰。

實在是很好奇一個即興劇演員需要做到那些功課?排練當然是不能少的,但我想更需要的,是大量的吸收各種時事與可能,或者還需要有組織的整理,好讓自己可以隨時有武器應付觀眾的各種突發奇想:超級遙控器的快轉倒轉加速轉與切換語言、只能使用劇本裡的台詞與對手對話、不停換台詞內容直到主持人滿意才得以繼續進行、隨機歌詞接力之高鐵300萬撿拾事件、用問題回答問題還要想辦法讓故事繼續、用Freeze定格後的動作快換成不同的故事片段、塔臺管理員的音樂劇故事、重新詮釋現場一對情侶認識的過程 (還用了叮叮鈴與把噗好判定正確與否)、利用觀眾寫的內容來說一段在手術室睡著的往事等。

演出絲毫不費力,彷彿隨手捻來都是優質好哏,主客/主從腳色如何快速變動易位、演員彼此間怎麼跟隨、怎麼拋出好球好讓同伴接得好球、什麼時機是最好切入或轉折的時機,這都有賴演員們平時累積的功力。即使之後不是藝穗節,我也會想要持續追蹤新生一號劇團,真的很不簡單啊這個團!

2019年9月5日

2019臺北藝穗節 張育嘉x陳億豪:外面的世界

時間:2019.09.05 07:00PM
名稱:臺北藝穗節 張育嘉x陳億豪 - 外面的世界
地點:雷亞概念-蘭空咖啡

看完《外面的世界》,還是覺得外面的世界比較好啊,因為我完全無法跟表演者有共鳴,我們很哀傷的處在毫無交集的時空......

這檔演出分為「溫柔版」與「美麗版」,在蘭空咖啡的版本都是「溫柔版」,「美麗版」則發生在紀州庵。蘭空咖啡是個很美的地方,乾淨清爽的木質舞台,簡約療癒的室內裝潢,還有些軟綿綿的角落生物抱枕,整個空間給人的感覺很舒服,搭配上舞台播映的手寫字與耳邊的海浪聲,整體氛圍挺放鬆的。然而,演出如其名,溫柔得讓人昏昏欲睡,溫柔得讓人無法有所連結。除了溫柔,我找不到其他形容。

舞台上的女子看來是在講述自身的愛情經驗:情海浮沉,因為遇上了一個人,又離開了一個人,因而自己的情緒狀態有了變化。投影出現了各種海洋與日光的樣貌,女子拿著瓶中信,似乎在等待著什麼,卻始終等不著正確的對象,又或者是對方已經認為女子不是原本的女子之類的。偏向喃喃自語的劇本有許多的空白,但這些空白並沒有被文字的餘韻填滿,也沒有延伸的動作提供想像,就是完全的空白。走散文路線的文本已然充滿問題且不好發揮 (無法成功轉譯成戲劇) -- 我甚至一度懷疑,這作品究竟有沒有想要與觀眾對話與交流 -- 演員的能耐又不夠撐起獨角戲,還結束在一個令人問號的尷尬。

我真的不懂你的世界啊......

2019臺北藝穗節 玖零后:辯色聾


時間:2019.09.04 08:00PM
名稱:臺北藝穗節 玖零后 - 辯色聾
地點:濕地venue 5F

演出時碰到認識的劇場朋友,才知道這是一群東南科大表演藝術系同學的作品。這檔舞蹈演出讓我想起前兩年在藝穗節大放異彩的團隊「即使我們生無可戀」,試圖聚焦年輕世代的困惑、痛苦與掙扎,利用肉身去衝撞外在現實。雖然「玖零后」比起「即使我們生無可戀」生澀、安全與保守許多,但用心誠懇作演出的態度是一樣的。

觀眾可以自由在場中走動,但當兩側空間都各有敘事發展時,就容易碰到顧此失彼的狀況。這樣的設計雖然不影響舞作大方向的解讀,但還是會覺得可惜。觀察了一陣子,唯一的男舞者似乎是拉動故事前進的驅動,團隊或許可以想想如何拉出一條主軸,牽引著觀眾前進到該前進的區域 (這次演出已經有部分燈光做指引)

進場時會發現有兩根柱子:一根貼滿負面字眼的黃色便利貼,另一根則是手寫給自己的抒情書信,另外一旁的牆上還有半剪貼、半塗鴉的瓦楞紙版。這所有上頭的文字內容多半沉重,有國家與國族認同、話語權與言論自由、自我人格認同與建立等。舞者們一開始各據一方:坐在破碎棉絮外露的娃娃堆裡的、自己沉浸在自己世界唱著歌的、不停地在索求關注卻一直被討厭的等等,跟著節奏感強烈的音樂,舞者們有意識的在不同的區塊停留舞動,詮釋被害與加害、霸凌與冷漠。甚至有段男舞者靠著力量欺負壓制女舞者,女舞者在事後對著觀眾控訴「為什麼不救我?」的段落;也有女舞者們眾志成城,共同抵抗男舞者的動作設計;或者是一群人共同霸凌另一個特定的女舞者。因此,我有著些許困惑,究竟誰是被害者?誰是加害者?演出想提的壓迫又是什麼?從場上獲得的訊息似乎只有表面上很形式性、很單一的暴力欺凌,卻少有再往下深挖的動機與緣由,演出因而處在不痛不癢、不上不下的尷尬情境。

燈光設計特地在最後留了一手:利用黑光燈照出舞者身上預先塗好的圖樣。我試圖想要理解這些圖樣是否有任何文字或是象徵,像是霸凌者與被霸凌者都會留下印記之類的,,但徒勞無功,不確定是因為我隔著玻璃觀看這段演出而看不清楚,抑或是團隊本來就沒有想要這些圖樣有意義。整場觀賞經驗下來,我反而覺得這演出如果刻意加入「觀眾」這腳色,或許會有不一樣的效果。應該是團隊的親友吧,有幾個女生很大膽直接地走近表演者拍照,甚至是學習表演者的動作,過程中帶點嘻鬧好玩的心態。並不是說親友團們不認真看演出 -- 演出的確是開放觀眾拍照錄影,也不限制觀眾欣賞的方式與角度 -- 而是相對於這檔對社會與現況怒吼咆哮的演出來說,這些觀眾正巧扮演著另一種諷刺的霸凌力量:對於他人之痛苦無感且不思考的普羅大眾、只顧自己不顧別人的冷漠群體、忙著打卡忙著記錄卻什麼都不記得的網路世代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