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30日

韓國音樂劇 - 愛與謀殺的紳士指南 (A Gentleman's Guide to Love and Murder;젠틀맨스 가이드: 사랑과 살인편)

時間:2018.12.30 02:00PM
名稱:韓國音樂劇 - 愛與謀殺的紳士指南 (A Gentleman's Guide to Love and Murder;젠틀맨스 가이드: 사랑과 살인편)
地點:弘益大學大學路藝術中心大劇場
卡司:
- Monty Navarro:徐坰秀 (서경수)
- The D'Ysquith Family:韓志尚 (한지상)
- Sibella Hallward:林慧英 (임혜영)
- Phoebe D'Ysquith:金雅善 (김아선)
- Miss Shingle:金賢真 (김현진)

這檔音樂劇我在臺灣永遠聽不完原聲帶,結果看了現場之後深深覺得這也太棒了了吧!

《A Gentleman's Guide to Love and Murder 愛與謀殺的紳士指南》(這名稱也太長,我都亂簡稱為《紳士謀殺》) 在2014年的東尼獎拿了四項大獎:最佳音樂劇、劇本、導演與服裝,這兩年也有中文版與日文版演出,是非常逗趣的故事:Monty 被告知是自己是富豪 D'Ysquith 家的第九順位繼承人。為了順利讓自己當上財產繼承人,成為真正的 Earl Highhurst,決定要一一幹掉排名在自己前面的所有繼承人。在籌畫怎麼殺人的同時,還要周旋在傲嬌艷麗的 Sibella 與未婚妻 Phoebe 兩人之間,事業與愛情兩得意呀 (咦)!這演出一開始就唱出警告,請道德觀太高的觀眾盡早離開,可想而知這是個非常ㄎ一ㄤ又無厘頭的爭權奪產計畫。這裡有百老匯原卡司唱給大家聽的「四分鐘看紳士謀殺」,提供給大家參考。




演出最值得一提的莫過於飾演 D'Ysquith 一家的演員,是的,D'Ysquith 一家。在《紳士謀殺》裡,所有 D'Ysquith 繼承人都是同一個演員飾演,包含優雅的銀行總裁、心地善良的牧師、喜愛蜜蜂的同性戀仕紳、女慈善家、健身狂等。東尼獎上的這段演出介紹詞中,Jefferson Mays 小小的秀了一段變裝秀,在短時間內改變外貌與聲音,好厲害的呀!


我這天看的 D'Ysquith 演員是韓志尚,他的表現自然生動不浮誇,喜劇節奏抓得又好又穩,成功地轉換肢體與聲音與不同的小動作,將各個 D'Ysquith 詮釋地活靈活現。因為要不停地快速變裝,在熱愛慈善的 Lady Hyacinth 從戰亂的埃及、漢生病肆虐的印度與食人族非洲叢林回來後,Lord Asquith D'Ysquith Sr. 是緊接著的腳色,可以看得出來韓志尚刻意在Monty 問他問題時裝作有點兒喘,就是試圖隱藏自己的喘、卻又要讓觀眾看得出來的情況下鎮定,然後才切換成不同的 D'Ysquith,裝模作樣的喜感十足。這類故意打破第四面牆的笑哏就只有在劇場裡才會出現,因為觀眾跟演員有心照不宣的默契,是故事的全知者呀!此外,在愛蜂人 Henry D'Ysquith 一段也有個讓觀眾笑到翻過去的小動作:Henry 個子不高 (演員有刻意縮小自己的身形,微微駝背聳肩縮脖子),雖然結婚了卻又偏喜男色,騎著小型電動車來酒吧的他決定邀請 Monty 到自家花園玩耍。Henry 自己先跨上了小車車,然後往後移動一個屁股的距離,要高大的 Monty 坐前座 (我真的覺得徐坰秀笑場 XD),然後自己認真地橋好姿勢,滿足的以雙手環抱的方式載著 Monty,還順道誇獎了 Monty 的肩膀好寬呀!

相較於放得很鬆的 D'Ysquith - 韓志尚,飾演 Monty 的徐坰秀反而太正派與一本正經了。Monty 應該要有 Loser 感、然後賤賤的痞痞的帶點小聰明,但又不可以有太故意的算計感,表情要豐富到讓人懷疑演員的臉是橡皮做的才是 (請參考上頭我貼的東尼獎表演,Bryce Pinkham 彈性絕佳呀)。徐坰秀的 Monty 從頭到尾都是無辜的乖乖牌,感覺一切的謀殺都是剛剛好與不小心,沒了腹黑感就沒了腳色的層次,蠻可惜的。Sibella 與 Phoebe 兩個女性腳色戲分雖然不多,但演員表現適得其分,該甜的甜、該花癡的花癡,而且我這才發現,服裝其實正好反映了角色個性:Sibella 是引人注目的甜膩粉紅色與大紅色,還是曲線畢露的束腰爆乳;相對於千金小姐 Phoebe,雖然服裝曲線也很美麗,但布料多很多,胸前一塊多半是蕾絲材質的包緊緊,顏色也以白藍的小家碧玉顏色為主。

故事人物多 (雖然大多是同一人扮演),場景自然也就各式各樣,因此演出利用了大量的投影好迅速切換。《紳士謀殺》的投影非常立體,卻也刻意惡搞,像是紅布幕會一層層的左右掀開再合起來、站在柱子旁的盔甲會跟著音樂揮劍、畫像的嘴巴會動啊動的唱歌 (啊是哈利波特的畫像嗎) 等,完全貼合演出一開始說的,這真的不是個太正經的故事,情節不是、人物是、所處的世界也是。在這裡想特別提個《紳士謀殺》裡我最愛的燈光:爬教堂!喔~ 我實在是太愛這個燈光魔術了!在沒有真的樓梯的情形下,該怎麼表現一階一階往上爬、還是傳統歐洲教堂的螺旋梯呢?只見有個菱形光區打在 Monty 與牧師所站的位置,兩人雙手合十,一前一後的原地繞圈圈,腳底下的光區跟著腳步的速度一起轉,後面的投影背景也以相同的速度往上滑。只見燈區越往上爬越小,因為教堂約高處越狹窄啊 (笑倒)

《紳士謀殺》的樂團設在一起我覺得很奇妙的地方:舞台的上方。因為沒有看到指揮旁有小螢幕播放演出進行,想說指揮不就看不到演出好精準下指示了嗎?知道的朋友請為我解惑,謝謝。最後 Monty 順利地拿下繼承權、無罪釋放,還超級幸福的享齊人之福。只不過當時獄中的監護人 Chauncey (是的,還是韓志尚) 原來也是個 D'Ysquith,在劇末時跑上去樂團區中間吹了不和諧的直笛,提醒觀眾他還在。至於最後是 Monty 殺了 Chauncey、還是 Chauncey 殺了 Monty,燈暗後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我很喜歡《愛與謀殺的紳士指南》!一句韓文都不懂的我,依舊可以靠著演員優異的表現笑得不要不要的,最重要的莫過於讓我願意撿回被我封存很久的原聲帶來聽。劇場,果然還是現場好呀~

後記:
1. 本日卡司表:

2. 演出片段:如果有看過2018暑假來台灣演出的《光的來信 Fan Letter》與《搖滾芭比 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的捧由,不妨找找有沒有熟悉的身影。扮演 D'Ysquith 一家的演員除了我看的韓志尚外,還有吳萬石與李奎炯,都有在影片裡唷!



3. 看完演出後,我邊滑手機邊走下樓梯 (姐姐有練過,小朋友不要學),突然聽到有人叫我「吉米」!喔耶~ 碰到A劇團的兩位好捧由!前些天就知道大家都在首爾,這天就在謀殺現場遇到啦,喜歡這種沒有約好的不期而遇啦!

2018年12月29日

韓國音樂劇 - Maybe Happy Ending (어쩌면 해피엔딩)

時間:2018.12.29 07:00PM
名稱:韓國音樂劇 - Maybe Happy Ending (어쩌면 해피엔딩)
地點: DCF大明文化工場1館
卡司:
- Oliver:金宰範 (김재범)
- Claire:崔秀珍(최수진)
- James:梁勝悧 (양승리)


這天晚上原本安排的是《愛與謀殺的紳士指南》,但在出發前被告知相同時段的《Maybe Happy Ending》是首演就有的卡司。雖然對我來說誰唱都無所謂,卻也還是盲從著原卡還是最好,硬是換了演出。

《Maybe Happy Ending》是這兩年大學路很紅的小劇場音樂劇,評價非常好。背景設定在一個不知道的近未來,那裡有個機器人回收場,住著被主人遺棄的機器人們。故事從一個六代機器人 Claire 的充電器壞了,到隔壁找五代機器人 Oliver 幫忙開始,進而一起去探險,尋找 Oliver 的前主人 James,然後前進森林看螢火蟲,兩人在程式沒有設定與教學的情況下相知相戀,發現了愛的美好。

也因為主角是機器人,男女演員的動作都會刻意有點卡卡的,非常可愛,特別是 Oliver 的第一首歌曲,看著他早起扭動頭頸,用螺絲起子自己鎖緊腳上鬆脫的關節,固定跟桌上的盆栽好朋友道早安,打開門收郵差定期送來的 Jazz 雜誌等,再加上人物設定把 Oliver 定調成是一個可愛溫暖的大男孩,雖然有點復古老派(愛聽黑膠)、家中擺設也是舊時的鄉村木頭櫥櫃,但纖細容易緊張,開心時還會手舞足蹈跳起奇怪舞蹈的個性實在是很惹人喜歡。Claire 就不一樣了,她是比較新的第六代機器人,相對於第五代來說更人性化也更世故,在兩人相處上往往扮演吐槽與帶領的角色。這也是為什麼她一開始會跟 Oliver 爭辯前主人 James 的拋棄行為,卻又在知道 James 還記得 Oliver 時會這麼感動(James死前有留了一張黑膠要給 Oliver)。對 Claire 而言,人類說不要了就不要了,但她在 Oliver 與 James 身上看到了原本不相信的奇蹟。

雖說故事講的是兩個機器人的故事,但互動的過程與產生情愫的每個瞬間卻又是那麼的充滿人的溫度:兩個角色從一開始覺得對方有點煩,到後來決定攜手踏上冒險旅程(機器人不可以擅自逃離規定區域),Oliver 與 Claire 之間真切、誠懇、不帶目的性的相處,使得從中散發出的害羞、打鬧、恐懼、勇敢、開心、難過等種種情緒,甚至是最情慾的親吻與牽手,都真實乾淨得不可思議,純粹的想讓人好好地、小心翼翼地呵護在心!

〈舞台照。左邊有台鋼琴〉

舞台設計除了有復古的木櫃擺設外,台上還多了藏在四個鼓型圓幕後的樂手。圓幕不僅半遮蔽了樂隊,還能適時投影出劇情需要的內容,如時間與旅館Check-in選項。值得一提的是,舞台上多了架顯眼的鋼琴,想說應該有特殊目的吧!果然,兩人的探險小旅行結束前,Oliver 回想起過去跟 James 的共同生活,飾演 James 的演員會來到鋼琴前(原本的樂手會先行退下),放置鋼琴的底盤旋轉,讓 James 背對著觀眾彈琴,樂聲領著大夥兒一起進到 Oliver 小小的回憶漩渦裡。

故事來到後段,Claire 的狀況變得越來越糟(新型號總是比舊型號來得不耐用,都拼命 Cost down 了啦),身體零件常常故障,東西也老是拿不穩。雖然 Oliver 還是盡心盡力的陪伴在 Claire 身邊,大抵是兩個人都知道這樣的情形不能繼續下去,Clarie 主動提出送修還恢復原廠設定的要求,只不過兩個人最近的一次備份都在這整趟旅程之前。為了不讓任何一方痛苦,兩人決定一起 reset 到認識前的日子(這是另一種殉情啊啊啊啊啊)。看著 Oliver 跟 Claire 坐在各自家中,身上插著充電器,投影打滿了舞台,從螢火蟲、森林、公路印象、隧道燈光一路回溯,燈光漸漸的變亮又全滅,觀眾席現場傳來窸窸窣窣的吸鼻啜泣聲,我的眼淚也在此時決堤。

早晨起來,Oliver 活動頭頸關節,照例用螺絲起子鎖緊腳上螺絲,隔壁的 Claire 前來敲門借充電器。只不過,這次 Oliver 不像第一次驚慌失措,而是平穩的邀請 Claire 進門,看了一下 Claire 的充電口,默默地做起五代轉六代的轉接頭,然後平靜的拿起雜誌,陪伴著正在充電的Claire。感覺好像一切都發生的很自然又陌生,悄悄地有什麼熟悉感在流動醞釀,或許...或許這次會是美好結局吧 (Maybe Happy Ending)。

由於我不懂韓文,無法對歌詞有太多想法,網路上有蠻多中字翻譯重點歌曲,有興趣的朋友不妨看看,曲子倒是偏輕鬆的小品,帶點復古 swing 風格。對了,我這晚看的場次有個我覺得超級無敵可愛的橋段:Oliver 跟 Claire 兩個人吵架了(也不是真吵,就...機器人頓時情緒上來了),然後Claire就躲進冰箱裡,但長裙被冰箱門夾住,Oliver 就很直覺的拉夾住的長裙一角,試圖把 Claire 拉出來!天啊超可愛~~~

後記:

1. 本日卡司表:


2. 演出片段1:越看越覺得這齣戲可愛得不得了,好想再看一次啊!


3. 演出片段2:這段有人幫忙翻譯真是太好了。這首歌是兩個人跑出去冒險後再討論要怎麼跟其他人解釋彼此的關係,也可以看出 Claire 的確是吐槽角啊!



4. 這個劇院裡有兩個劇場,一齣是《Maybe Happy Ending》,另一齣是《Midnight》。《Maybe Happy Ending》很受歡迎,不少觀眾多刷,右邊排隊處是給多刷的觀眾積點用,每看一次積一點吧,積到一定點數可以換小禮物唷!


2018年12月28日

韓國音樂劇 - The Story of My Life (스토리 오브 마이라이프)

時間:2018.12.28 08:00PM
名稱:韓國音樂劇 - The Story of My Life (스토리 오브 마이라이프)
地點:白岩藝術廳
卡司:
- Thomas Weaver:姜弼錫 (강필석)
- Alvin Kelby:李昌勇 (이창용)2018.12.30 02:00PM


嗯...嚴格來說這不算是心得,因為我看懂的部分很有限。基於要好好紀錄看過的演出,還是寫下我的觀察。

這是一檔授權音樂劇,不過當年在百老匯只演了10幾場 Preview 跟5場正式演出就關門了。所以我很納悶韓國為什麼會選擇這作品引進,難道是雙男主角的戲比較好賣嗎 (聽戲友說,帶點bromance的演出的確是挺受歡迎的,特別是以女性為主的韓國音樂劇市場)?可惜的是,我跟這部音樂劇完全不熟,本想著可以靠惡補英文維基撐過去,不料以回憶為主的《The Story of My Life》有太多對話與歌詞需要了解,導致我看到最後還是不知道 Alvin 為何而死。

《The Story of My Life》只有兩個男演員,演出100分鐘,沒有中場休息。故事一開始是作家 Thomas 要寫好友 Alvin 葬禮上的悼詞卻不知從何下手,Alvin 的鬼魂前來幫助 Thomas。兩個人一路從小男孩時期開始回憶,然後一路到學生時期、Alvin 繼承父親書店、Thomas 成為作家等等,每一個重點時刻在開始前,都會由 Alvin 拿起一疊皺皺的紙,接著燈光音樂下,提醒大家來到一個新的時空與事件。在完整繞過一次事件後,兩個人會把手上的紙張朝上撒開,有種讀完了還寫完了的灑脫感。

〈因為講不了更多,所以來放張場外的裝飾區吧...><〉

演出一景到底,就設在 Alvin 的老家書店。接著......我講不了更多了(遮臉),因為我真的知道的太少了呀!不過,劇名跟劇中內容正好是相反的,劇名說的是我的故事,劇中人寫的卻是另一個人的生平,也就是說,那些來到我們生命中的人們組織形成了我們的人生故事呀(舞監,《Wicked》的〈For Good〉請下)

我連著兩天看同一個演員姜弼錫 (강필석)的演出。由於一齣韓國音樂劇會有多名卡司輪替,使得演員同時軋好幾檔戲似乎是常態。個人比較喜歡他在《The Story of My Life》的表現,樣貌比較多元,像是可愛的小男孩、開心丟雪球的少年、面對瓶頸時的苦惱、還有最後彷彿撥雲見日的清明爽朗,比起在《光化門戀歌》中只是幽幽的靈魂來說,豐富有表現的多!

最後來抱怨一件事:演出都開始一個月了,節目單竟然還沒好。是的,周邊販售處在節目單那一行寫著 Not Yet 的韓文...倒是2018的卡司錄音先出了,身為節目單控的我實在是又氣又搞不懂啊!

後記:

1. 本日卡司表:


2. 演出片段:整場演出的燈光都很溫暖柔和,紙張漫天飛舞的畫面很是美麗啊!


3. 去看演出的時候正好是聖誕假期,劇院裡放了一棵聖誕樹。取票時會收到三張造型小卡,可以寫上願望然後掛在樹上唷!



韓國音樂劇 - 魅影 (Phantom;팬텀)

時間:2018.12.28 03:00PM
名稱:韓國音樂劇 - 魅影 (Phantom;팬텀)
地點:忠武藝術中心大劇場
卡司:
- Phantom:Kai (카이)
- Christine Daaé:李智慧 (이지혜)
- Gerard Carriere:尹英石(윤영석)
- Carlotta:金英珠(김영주)
- The Count de Chandon (Phillippe):朴宋權(박송권)
- Cholet:李尚俊(이상준)


今兒個要來重返巴黎歌劇院啦!

這檔演出是《魅影 Phantom》,不是《歌劇魅影 Phantom of the Opera》唷!1986 年 Andrew Lloyd Webber 的 POTO 先上,造成轟動,結果差不多時間創作的《魅影Phantom》因為擔心票房,暫且擱置。後來發現,即便是同一個故事,改編情節與詞曲差異都很大,所以《魅影 Phantom》之後也上了。《魅影 Phantom》雖然沒有到百老匯演出,但相關的製作其實陸續都有。詞曲創作 Maury Yeston 的作品還有《鐵達尼號 Titanic》與《華麗年代 Nine》,如果聽慣 POTO 的朋友不妨找這個版本來聽聽,感受很不一樣。我自己做功課時覺得《魅影 Phantom》更仰賴歌手的基本功,問了一回臉書上的朋友,選了一個本身就是歌劇底子的魅影 Kai (事實上我也非常滿意)。另外,近期日本寶塚歌劇團雪組也正在演這個版本的魅影,男役 TOP 望海風斗很受好評,是創作者本人都歐樂的!



一開始本來沒把這檔演出列入考慮,主要是我已經太熟太熟歌劇院魅影的故事,又這個版本的魅影雖然味道不同,有鑑於雛鳥情結 (初戀還是最美 XD),我個人還是比較愛 POTO 的音樂。還好,有把它撿回來看,因為這檔演出是我這次首爾音樂劇行中,最喜歡的大劇場啊!魅影這故事都聽幾次,哦不,是聽幾十年了,還可以看到哭得亂七八糟的,除了是證明人年紀大容易感傷,也證明這是個非常優秀的製作,導演手法與調度、演員表現、舞台機關、場景設計、燈光與服裝都深得我心,整個 Company 都、好、棒!

《魅影 Phantom》的整體設計非常華麗,一開場就氣勢驚人:魅影在高台上唱歌,然後大氣的舞台框一一亮起,最後中間的屏幕打出 Phantom 的字樣後還讓字體流血,瞬時間將觀眾拉回詭譎的巴黎歌劇院傳說。舞台上有多座高台 (至少有四座),創作出來的視覺景深立體豐富,分開的高台布景更可以彈性操作。舉其中一座為例:二樓是辦公室,側邊櫥櫃打開有暗門,可以連接樓梯下到一樓,也可以密封起來,擺放中途被魅影吊死的屍體;一樓是卡洛塔的房間,機關讓桌子會動,增加魅影隨時都在你身邊的靈異感 (其實魅影是優秀的工程師啦)。在《歌劇魅影 Phantom of the Opera》裡大家津津樂道的小克房間的雙面鏡,這裡也有,而且是進去出來都一次,還能清楚地映照出在鏡子另一邊的人的模樣 - 魅影是默默地看著大家,小克則是拍打著鏡面要逃出來。也因為有多座高台,高台底部像是橋樑底部的拱形,燈光打上去呈現出青銅的冰冷質感;更別說魅影有著一群地下臣民,要說是真人也好,鬼魅也罷,總之是幫魅影做事的夥伴們,快速穿梭來回,手腳輕盈,不漏蹤跡,強化了魅影在地底生活的濕冷陰暗,也增添了神祕的氣息。

這個版本的歌劇院魅影在人物描寫上細膩許多,大勝韋伯的 POTO。《魅影 Phantom》裡每個腳色的個性都鮮明深刻,魅影跟小克就不用說了,就連小奸小惡的卡洛塔夫妻,其陷害小克與企圖強取豪奪歌劇院的動機都完整鋪陳,自然最後也被魅影給無情殺害。故事裡多了許多魅影教小克唱歌的段落:隔著一扇半透明可以三開的屏幕,一邊是後台練習室,位在高台上、小克與魅影的發聲練習課;另一邊是正在演出的舞台上,先是演阿伊達,接著是茶花女 (有個人脖子上掛著寫著演出名稱的板子),不同的演出象徵時間流逝還有越來越難搞的卡洛塔。這樣的安排讓觀眾理解,魅影與小克間的情愫並非一夕之間,而是逐漸加深的羈絆與傾慕。然而,兩人既是有階級地位的師生,又是互相愛慕的對象,兩者間內斂得一觸即發的情感看得觀眾是既可以興奮地咬手帕 (矮額好禁忌美妙的師生戀),又對於後來兩人之間的不得不分開哭到眼睛瞎掉。小克出師的那場戲 (歌曲〈The Bistro〉,底下貼的影片是這次其中一個小克唱的:金順英 김순영),站在舞台中央跟卡洛塔PK,美妙的聲音驚豔四座,魅影則坐在高台的三樓看著,熟悉的 "Melody~ Melody~" 唱著,魅影知道小克成功了。然而,他卻無法第一時間跟小克分享喜悅,只能追著小克跟子爵共同乘坐的車子出去,暗自在黑夜裡神傷。



說實話,這才是我覺得合理的魅影啊!魅影那麼愛小克,又花了那麼多時間培育出他心目中的天籟美聲,純粹用由愛生恨的理由來解釋魅影要摧毀與追殺小克實在是很有問題 (對~ 我就是在說 POTO)

這場演出的導演調度蠻厲害的。因為舞台設計很複雜,又有各種小故事在舞台各個地方發生,導演都能安排得很妥當,讓觀眾的眼睛不管看到哪裡都有戲。我很喜歡小克剛被帶到巴黎歌劇院那場,一開始是街坊鄰居忙碌聊天,市場熱鬧喧囂;然後一個不留意,小克進到了歌劇院,一樓是製作人、卡洛塔與演出者等人對著小克品頭論足;三樓還有芭蕾舞者暖身墊腳尖,然後從螺旋樓梯小跑步下;當然也有推著布景與服裝車從側台走進舞台的工作人員們,一片忙碌多事又欣欣向榮的樣子,生活感十足。




「那大吊燈有掉下來嗎?」

有喔,雖然這個燈有點像陀螺 (哈哈哈)!而且掉的合情合理。上半場結束前,為了拯救小克被陷害倒嗓的窘境,魅影不惜讓吊燈直接落在舞台上,然後順著吊燈往下的力量,自己也「咻~」的降落在舞台。演員 Kai 從近三樓靠著一條繩子 (舞台左上角有個洞,就是從那裏往下),跟野外逃生一樣蹬著旁邊的柱子往下,是說魅影這麼帥合理嗎 XDDD 不過啊,演員的臂力的確也是驚人,下半場魅影與子爵的一場在舞台升起的貓道打鬥戲,魅影還能向下伸手抓住即將墜落的子爵一把,然後盪繩離開 (我是在看什麼動作片嗎)

由於大吊燈是上半場掉下來的,下半場開始前,crew們裝扮成角色,認真檢查與擦拭吊燈裡裡外外,準備升吊燈的同時,樂池的音樂也響起,表示下半場要開演啦 (很貼心的設計)!下半場的步調較上半場慢,一開場是劇院經理跟小克的床邊談話,娓娓道來魅影的身世。這段用一男一女的雙人芭蕾舞劇,搭配年長的劇院經理從旁回憶又不時介入,帶出臉部殘缺的魅影其實是劇院經理的孩子 (孩子出生時,地板還打有教堂的玫瑰彩繪窗:聖母的代表花朵是玫瑰;Phantom 也是喔)。女舞者即便很有天賦,前途大好,卻不太能接受自己孩子的殘缺,生下孩子後不久便離開人世。在這裡有條簡單卻充滿故事的披肩:女舞者剛出道時還很年輕,僅著簡單的芭蕾舞衣;與劇院經理相戀後,身上多了條保暖雅致的披肩;披肩捲起來後變成捧在懷中的嬰兒,然後在演員走位的安排下,披肩一擺,一個小男孩就出現了。長大後的魅影神出鬼沒,擁有眾人所沒有的聰明,所以演出用了不少錯位與魔術來達成效果:像是利用多名演員扮魅影,在不同的高台與場景出現,一瞬間的煙霧就讓自身消失;找卡洛塔復仇一場戲則是拔了冒火花的電線,一路攀爬上樓梯的燈光象徵電力傳導,讓壞人得到報應。

還記得我前兩段說的,準備盪繩離開的魅影嗎?在與父親和解後 (有一首應該是唱著很多「人生」之類的歌曲...),外頭的人們闖進來打算抓住魅影這怪物與殺人犯,被圍剿又受傷的魅影是逃不了了 (演員這時候是吊在半空中的),一聲槍響,劇院經理開槍結束了魅影生命,結束注定是悲劇的魅影。原本之前被魅影真面目嚇到的小克,也在魅影斷氣前,溫柔地拿下了面具,親吻魅影,再還給魅影面具,保留了他最後的尊嚴。

(大哭後需要休息分隔線 Q__________________Q)

後記:

1. 本日卡司表



2. 演出宣傳:我蠻喜歡他多放了兩組芭蕾舞者的卡司進去,因為一切的故事起源就是芭蕾舞者與劇院經理的相戀呀!


3. Where in the world 這首歌是魅影第一首獨唱。我當初在選擇要看哪個魅影時,就是用這首歌作為評斷標準,雖然一直覺得 Kai 的聲音跟人實在是搭不起來 (不覺得他是個可愛的玩具兵形象嗎 XD),但反正魅影看不到臉啦!另外,魅影真的有一整櫃面具,不同場景會換不同面具,非常花俏啊!最後,劇組真的不覺得演出時魅影的褲子很繃嗎?非常繃耶!Kai 已經那麼瘦了,我還可以感覺褲子很繃,是怎樣啦 XD


4. 魅影玫瑰牆!我發現韓國音樂劇主角謝幕時都會再唱一段,還有個小橋段。像是 Kai 謝幕時還戴面具,到最後最後走回舞台深處,背對觀眾拿下面具,猛然回頭露出真面目,瞬間燈暗,很會嘛!


5. 關於巴黎歌劇院:(下面兩張照片都是加尼葉歌劇院)
2018年10月我到巴黎玩耍,巴黎歌劇院真的有個魅影包廂 (5號) 唷!其實啊,巴黎歌劇院有兩間:加尼葉歌劇院與巴士底歌劇院。一般講到巴黎歌劇院,指的都是加尼葉歌劇院。加尼葉較具歷史,是拿破崙三世的時候蓋的,取名來自當初蓋這座歌劇院的建築師 Charles Garnier;巴士底歌劇院則是1989年落成,位在巴士底捷運站附近。以目前的安排,加尼葉歌劇院多半演出芭蕾,歌劇作品多挪到巴士底歌劇院演出囉!

我自己在巴黎玩耍時這兩間都有去,在加尼葉歌劇院看了Ohad Naharin與巴黎歌劇院合作的《Decadance》,在巴士底歌劇院則是看了《茶花女 La Traviata》,兩檔都非常好看啊!如果不看演出,加尼葉歌劇院也有開放參觀,借個語音導覽,很值得進去唷,超級無敵好拍照啊!



2018年12月27日

韓國音樂劇:光化門戀歌 (광화문연가)

時間:2018.12.27 03:00PM
名稱:韓國音樂劇 - 光化門戀歌 (광화문연가)
地點:D-cube Arts Center (디큐브아트센터) 。

這劇院在購物中心裡面啊,出地鐵跟著指標走會走進希爾頓飯店,我還多繞回去確認我沒看錯,一路上到7樓就是 Box Office 啦!因為是點唱機音樂劇,現場還有販售螢光棒,看之前釋出的現場影片好像可以跟著high,哎呀對我來說都是新的啦,啊哈哈!

《光化門戀歌》有兩個版本,兩個都是點唱機音樂劇,也都是拿韓國作曲家李英勳的作品串接而成。大家最熟悉的點唱機音樂劇應該是 ABBA 歌曲組成的《Mamma Mia!》,最近百老匯剛上檔一齣以不老妖姬 Cher 歌曲串燒講述 Cher 生平的《The Cher Show》也引起話題。我常常在想,如果台灣要做點唱機音樂劇,誰的歌曲夠多,傳唱度又高呢?大概是五月天跟阿妹吧!(笑)

我這晚看的《光化門戀歌》是新版,2017年12月剛演,故事據說完全不同。新版的故事有個引渡人兼說書人,嗯...大抵就像是《天堂邊緣》裡的大天使,旁邊跟著三個小天使,陪伴著男主角民宇在離開人世前重新回顧過去的重要時刻。因此,場上會有兩個民宇:中年民宇與青年民宇。天使們與民宇共同回顧了年輕時的戀情、熱鬧的迪斯科舞廳、還有激烈抗爭的學生運動,每重新走過一次刻骨銘心,民宇的回憶就會利用投影投射映照在從空中降下的畫框裡。這個橋段設計我還挺喜歡的,就像是復刻回憶,試圖保留與證明曾經存在的人事物哪!雖然之後每一個段落都不脫離這個模式,最後甚至是看得有些麻痹,依舊覺得這是個小巧可愛又很溫暖的手法。

不過,我看《光化門戀歌》時碰到了嚴重的臉盲症,跟男主角一樣一直分不清楚到底誰是誰。我只知道民宇有個 (想像出來的) 年輕的戀人,還有未來的妻子,那還有一對情侶是幹嘛的?是民宇的朋友嗎?總之,即便預先讀過劇情大綱,我依舊是看得眼花呀!

上半場結束在學運一段,安排了一個男學生為了理想而衝動跳樓,震撼的畫面 - 定格,背光,一躍而下,也讓當時站在鎮暴警察那一邊的男主角與參與學運的女主角就此分道揚鑣。我想起了那首鯨向海的詩《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你會死》,還有反課綱的林冠華,然後再看看三年後的今天,民智未開,盲從腐爛,人類唯一從歷史中學得的教訓就是學不會教訓,憤怒啊!

(平復心情分隔括號線)

《光化門戀歌》的舞台簡潔卻不馬虎,主要以旋轉舞台負責場景快速變換,搭配上兩座大樓梯:一座一直在舞台上 (快叫百老匯的Elsa來找樓梯,還是整座白刷刷的樓梯),另一座視情況推出,還有豐富的投影投出下雪花開等記憶片段,讓視覺上一直都很滿。

雖說是點唱機音樂劇,但對我而言還是完全新的音樂,很可惜地少了些對歌曲的共同回憶,導致每首歌我聽起來都差不多,辨識度不高。由於歌曲年代已經久遠,我覺得這場觀眾的年齡組成比前幾場高。最後謝幕時,演員會邀請觀眾起立,前台還有販售螢光棒,要大夥兒跟著一起唱一起拍手,儼然就是演唱會安可,坐我隔壁的韓國媽媽唱得可開心了。

我這場的中年民宇是姜畢錫 (강필석),個人還挺喜歡他的聲音的,所以決定28號晚上的空堂要來去看他的《A Story of My Life》。說實話,我對於韓國音樂劇演員可以這樣軋音樂劇演出也是挺驚奇的。另外,來韓國三天,看了六場音樂劇,就屬這演出裡的引渡人唱得最糟。一開始我本以為是他的mic沒調整好,導致他的聲音小的很小,大的又很大。後來發現他所有的歌曲都有相同問題,進歌點模糊 (有好幾次我根本沒發現他開始唱了),聲音又虛又不清楚,常常被群戲演員吃掉,激動處還不懂得收斂,聽得我很痛苦啊!只是我就納悶到底上半場最後一首歌站在樓梯上唱的人到底是誰了,唉唉唉!

後記:
1. 本日卡司表:



2. 學運前的歌曲:只有她的笑聲 (그녀의 웃음소리뿐)

有中字的版本是比較早之前的:


之後也有女的引渡人~ 其實這腳色本來就沒有性別差異。


3. 鯨向海的〈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你會死〉

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你會死
我甚至在你臉上看到了希望
花葉晃著,鳥鳴唱著
陽光燦爛成平淡無奇之姿
與世界通聯著

沒想到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談話
你覺得已經痊癒了
不需要吃藥了
聽起來你的人生正要開始
原來你早已準備結束
窗外的美景縱然繼續運轉一千年
也不再使你任何片刻動心了

全身中箭過的回憶之小鹿
斑點掩飾著無數沉默的意味
我知道我們不能怪你
就像你也不怪我們
那些碎片與傷害
終究來不及光芒四射噼啪作響
順利突變成犄角

當你逆著千萬人的方向
孤獨往前走
我們卻沒有在你身邊
你在那一刻並沒有想到我們――
世局兩好三壞,無數高飛犧牲的什麼
你選擇將一切接殺

或許你正看著眾人為你哭泣
我們和你真的都盡力了
揮棒落空之處
你的宇宙
怎是誰說了算
就讓不了解的人去臆測吧
金融風暴,恐怖主義,世界末日
活著的人關心的事
都顯得不重要了

島嶼斷代,純黑且苦
遠方的逼逼聲一如往常
彷彿暗示著
再撐一下,再撐一下就可以
通過那閘門了
我真的一度在你臉上看到了希望……
嘆息如迷霧,淚眼如殞星
你的甜味漸漸消散於夜色中
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你會死


韓國音樂劇 - 伊莉莎白 (Elisabeth;엘리자벳)

時間:2018.12.27 08:00PM
名稱:韓國音樂劇 - 伊莉莎白 (Elisabeth;엘리자벳)
地點:Blue Square Interpark Hall
卡司:
- Elisabeth:玉珠鉉(옥주현)

- Der Tod:朴炯植(박형식)
- Luigi Lucheni:朴康賢(박강현)
- Kaiser Franz Joseph:孫俊浩(손준호)
- Erzherzogin Sophie:李素有(이소유)
- Erzherzog Rudolf:尹少浩(윤소호)



自法文音樂劇羅茱第一次來台開始,我的音樂劇版圖開始拓展到歐陸音樂劇。雖然聽的量比起百老匯與倫敦西區的作品少很多 (畢竟語言還是有進入門檻,資料也難找),但《Elisabeth》與《Rebecca》都是當時認識的作品。

《Elisabeth》是長盛不衰的德語音樂劇,說的是奧匈帝國的皇后伊莉莎白 Sissi 不幸的一生。這位有著「世界上最美麗的皇后」之稱的 Sissi 個性奔放,不受拘束,偏偏嫁給了一個媽寶國王,事事唯母親是從。婆婆不但掌握帝國大權,連 Sissi 怎麼養小孩都干涉再三,讓生活在陳腐皇宮的 Sissi 過得很不開心。再加上兒子魯道夫 Rudolf 早死,讓晚年的 Sissi 更加鬱悶,就此僅以黑色裝束示人,並老用一只黑色扇子遮住自己的臉。音樂劇裡特別創作了一個死神角色 Der Tod,不停地在 Sissi 人生的重要時刻出現,誘惑著Sissi、要她拋開這不開心的人家俗事,跟著死神走吧!然而,骨子裡崇尚自由的 Sissi 依舊是想自在的活出自我,遲遲不答應死神的邀約。直到年事已高,在某次遊船被無政府主義分子魯契尼 Lucheni 刺傷,這才拋下一切,走向死亡/死神。

《Elisabeth 20周年的音樂會,唱韓文的就是玉珠鉉。》

《Elisabeth》在日本與韓國都很常演出,甚至是年年都有。本以為我第一個看到的一粒沙 (註:Elisabeth的暱稱) 現場會是寶塚版,沒想到竟然先在韓國圓了夢。朋友推薦玉珠鉉 (옥주현) 的版本,但死神則要我自己上網聽聽。嗯......說實話,三個死神卡司我都不愛,不是表現太過誇張,就是聲音不得我心。幾番考量後,我選擇了朴烱植 (박형식) 的版本。雖然很多人推金俊秀 (김준수) 死神,但金的音質沙啞跟太用力的表演力道都不對我有胃口。這晚進場看演出,玉珠鉉的 Sissi 偶爾會有過焰的氣勢,但大致上我是喜歡她的詮釋的;朴烱植雖是個嫩嫩的娃娃臉死神,比較沒有邪佞的霸氣 (其實死神很專情耶,大家不覺得嗎),但已經比我預期的好很多,歌與演的表現都不錯。最重要的是,我完完全全被朴康賢的魯契尼 (박강현) 給吸引了啊啊啊啊啊!(興奮奔跑)

《排練時的魯契尼朴康賢》

魯契尼是刺殺 Sissi 的兇手,但在這齣音樂劇裡,他以說書人的身份貫穿整個故事,帶著觀眾以不同的立場看待自始至終都被死亡籠罩的 Sissi,企圖將 Sissi 之死導向死神之作,也就是命運所趨。朴康賢的魯契尼雖然瘋癲浪蕩愛玩不羈,卻能適時收斂,在許多時刻流露出正經且嚴肅的神情,集智者的清明與愚者的盲目於一身,將快要掙脫出籠的病態與極度壓抑又會不小心冒出頭的真實理智拿捏得恰如其分,表現得相當引人入勝。下半場開頭的〈Kitsch〉一曲尤為精彩 (我貼的連結是李志勳的版本,他也是這次的其中一個魯契尼),Kitsch 有「媚俗、廉價」之意,這首歌向來是魯契尼跟觀眾玩耍的遊戲歌曲,一方面諷刺著市井小民與八卦記者想要打聽皇室與 Sissi 的消息,另一方面又批評 Sissi 其實享受著財富,並沒有善盡皇室責任。朴康賢像是個入世的小丑,也是吹笛的哈梅爾,靈活輕巧的搔弄著這些觀眾的癢處,勾起觀眾想要得到更多。每一聲的 Kitsch 強弱不同,似唱非唱,有正義凜然的、有不屑一顧的、有隨便敷衍的、也有控訴憤怒的,層次相當多樣。魯契尼一角的存在不僅是對觀眾的的自白陳述,更從他亦正亦邪的不穩定,嘲弄被大時代綁架的貴族悲哀,也自憐底層居民被操控的不得不。

《既然要講到Ich gehör nur mir,一定要來放一下高音不用錢的 Pia 女神的版本,永遠的 Sissi 呀!》

演出的主舞台是一個巨大的圓形旋轉舞台,中間有兩個斜坡升起。旋轉舞台的轉速非常的快速,快到當 Sissi 唱著經典的〈Ich gehör nur mir〉的最後一個動作是雙手一放、人就往後「咻~」的轉到後面去了,感覺像是「啊~ 就放給他去吧」,反而有點好笑,很容易站不穩啊!此外,佈景的形狀是 Sissi 背對背的剪影 (這我就不懂為什麼要做這後設的背板設計),還有個死神出現時自己鋪設的紅地毯,喔不,是鐵支架。整體視覺非常華麗,即使轉盤轉到後來我已經覺得好膩了 (導演你沒其他招了嗎......)。只好說服自己,人生好似走馬燈,人人都只是被困在在轉盤上,不得不被轉動著的人偶還魁儡之類的腦補。

這場一粒沙的卡司素質蠻齊全的,除了我愛到不行的魯契尼 (好了,全世界都知道了)外,媽媽李素有(이소유) 戲份雖然不多,但演出氣場讓人不寒而慄,是很有存在感的演員;媽寶孫俊浩(손준호) 、魯豆腐尹少浩(윤소호) 與其他的 Ensemble 也都很不錯,後來看《Rimbaud》的時候又看到尹少浩,不過這就是另一篇心得了。


後記:
1. 本日卡司表:

2. 演出宣傳影片


3. 演出現場還有伊麗莎白的服裝展示




2018年12月26日

韓國音樂劇 - 瑪麗·居禮 (Marie Curie;마리 퀴리)

時間:2018.12.26 08:00PM
名稱:韓國音樂劇 - 瑪麗·居禮 (Marie Curie;마리 퀴리)
地點:大學路藝術劇場 大劇場
卡司:
- Marie Curie:金素香 (김소향)
- Pierre Curie:朴英洙 (박영수)
- Ruben:趙豐來 (조풍래)
- Anne:Kim Hieora (김히어라)
- Josh:金雅英 (김아영)
- Paul:張民秀 (장민수)
- Amelie:Lee Arumsoul (이아름솔)

只能說,劇場永遠都能在不經意時帶領我到不同的地方,即使是我聽力零分的韓文音樂劇也是。

《瑪麗居禮》是韓國原創音樂劇,2018年12月22日才上演 (目前已經下檔),網路上幾乎沒什麼資訊。由於我實在是很好奇韓文音樂劇要怎麼寫人物傳記,即便我一丁點韓文都不懂,還是硬著頭皮買票,然後努力讀人物維基。

演出一小時前我就抵達劇院,翻了節目單的人物介紹,除了居禮夫婦,還有個商人還情夫 (剛開始不知道就亂猜) 與幾個看起來很像學徒還實驗室助手的角色 (後來證實是工廠工人)。另外有個關鍵字特別用一頁介紹:Radium Girls (鐳女郎)。快速google了一下:有興趣的朋友不妨讀一下這篇文章 https://allthatsinteresting.com/radium-girls,發現是一戰時期的美國製錶企業,雇用了許多女工在手錶的表面塗鐳,好讓錶面可以在黑暗時發光,協助軍隊的夜間作業。因為企業沒有告知工作的年輕女孩們有放射危險,更沒有提供保護裝備 - 事實上當時在同一間企業工作的科學家是知道有危險的,因而造成許多女孩身體受到放射污染而引發病變死亡。這群受難者就被稱為是 Radium Girls。也因為他們的犧牲,讓大家開始注意到放射元素的不穩定,繼而影響到二戰時期的曼哈頓計畫,也就是美國研發與製造原子彈計畫,所有參與人員都需要有所防護。甚至是影響更深遠的,喚醒大家對於職業傷害的注意與相關立法。

由於我一句韓文都不懂,底下是我的解讀,有錯還請指正。

我記憶中的瑪麗居禮一直待在巴黎研究,最後也葬在巴黎的先賢祠,所以老覺得瑪麗居禮與美國工廠的工人同框出現還互動是件很奇怪的事情。我只能解讀成是編劇的手法,透過法國的科學家 Marie 與美國的工廠代表 Anne 可以彼此對話互動,一方面描繪出在科學進步的同時 (鐳的發現),我們往往都要重新再學習定義我們所知道的世界,並對其敬畏與尊重 (鐳是危險的);另一方面,基於兩方都是女性主導,讓這齣音樂劇的女權意識相對高漲滿溢,兩個人都在自己相信的道路上前進 (學術與職災抗爭),為的都是要敲開世人所未知的領域。

有一段 Marie 與 Anne 的兩人合唱,應該是出現在居禮先生 Pierre 過世後。當下我覺得是兩個人對於放射物質會傷害人這件事達到妥協與了解,因為在此之前,Anne 曾經多次找 Marie 與 Pierre 求證鐳是有問題的,但總是沒有得到好的回應。但在這之後,Marie 應該是開了記者會,向世人揭露宣布鐳對人的不良影響。所以,這齣戲講的不光只有 Marie Curie 這個人而已,而是藉由另一個時空的 Anne 來成就了 Marie 的完整性:不但是個具有前瞻性的科學家,還有著深切的人性關懷與道德倫理。

舞台設計很簡單,以黑板粉筆字為主要背景,甚至是延伸到舞台框與銀橋都有黑板粉筆字的塗鴉與公式,代表 Marie 繁複且認真的研究持續不懈;中間的佈景拉上去之後,會出現一面大的時鐘表面還有四張椅子,大夥兒便來到了工廠。燈光反而是相對花俏的,一樣滿佈字跡的燈光、象徵工人死亡時的紅色雷射等,但整體上依舊是表現相對收斂的演出。

音樂利用了大量的鋼琴與弦樂來描繪不同情緒的 Marie,如堅定的強力鋼琴,低幽迴盪的大提琴。不過,這演出題材終究是冷硬了些 (到底韓國人為什麼想做這題材啊),加上我不懂韓文,應該失去了不少重點台詞才是,畢竟隔壁的女性觀眾看到流淚,右邊的則是謝幕站起激動鼓掌啊!

我看的這場正好是直播場,就是演出整場直播,是一個戲好不擔心你看光光的概念。這場演出的看板重點雖然是居禮夫婦與錶商,但實際上重點放在 Marie Curie 與右下角的 Anne!重看直播場謝幕才注意到,果然兩個女角最後謝呀,啊哈!!

後記:
1. 本日卡司表:現在寫心得才發現,飾演 Anne 的 Kim Hieora 是我在臺灣看《光的來信》裡的光呀~



2. 演出預告片



3. 演出影片:
我自己挺喜歡 Marie Curie 的主題旋律,就是很堅毅的那段 - 3 2 4 3 5 12 4 3。


也可以參考這裡的排練室版本



4. 瑪麗居禮最後的長眠地:巴黎先賢祠。
最後來偷渡一下旅行文。2018年的巴黎旅遊我去了外表很像羅馬萬神殿的巴黎先賢祠,本來一開始只是為了去看雨果、盧梭與伏爾泰與的墓,後來才發現瑪麗居禮跟她的先生皮耶居禮都長眠於此,瑪麗居禮也是第一位因為個人成就而葬在先賢祠的女性。

先賢祠的外觀:高掛的照片法國女權先鋒 Simone Veil 與她先生 Antoine Veil 的相片,這兩位都是2018年遷入先賢祠的。


先賢祠的內部非常寬敞明亮


兩位優秀的科學家住在第八號房間,一個上下鋪的概念 (喂~)






韓國音樂劇 - 尋找金鐘旭 (Finding Mr. Destiny; 김종욱 찾기)

時間:2018.12.26 02:00PM
名稱:韓國音樂劇 - 尋找金鐘旭 (Finding Mr. Destiny; 김종욱 찾기)
地點:Culture Space NU
卡司:(抱歉,我實在是打不出韓文 Orz...)
- 韓基俊/金鐘旭: 金東賢
- 記者徐智友: 徐恩教

這首〈Destiny〉,也就是這齣戲的主題音樂。不過這影片是2014年的版本,我今天看的時候已經有台小車車了,司機有錢可以買車體啦!


感謝好心戲友報馬,提醒我《尋找金鐘旭》跟《洗衣》在惠化站2號出口的 Ticket Box 買會便宜很多。雖然洗衣已經售罄買不到票 (之後決定改看《Rimbaud》,晚點再提這件事),但真的也在這裡買到 15000 韓元的《尋找金鐘旭》。聽到價格時我還傻掉,想說原價一張 55000 韓元捏!


《劇院的Box Office旁邊就有字幕申請說明》

此外,這場演出有字幕機可以申請 (英日中都有)。到 Ticket Box 買票後,走個一分鐘就會到劇院,排隊跟票口售票人員說需要字幕機,對方就會問你從哪裡來,還請你填寫問卷說有小禮物等,這過程都有票口人員拿著寫中文的說明給你看 (註:後來跟朋友討論一下,這好像不是固定有的,大概是那天運氣比較好吧)。填好問卷後,可以決定要選什麼小禮物(我選了個跟演出有關的小鏡子),票口人員也會換一張票給你。需要字幕機的觀眾都會被安排坐在劇院後面,我今天坐到 M 排,後面 N 排是幾個日本大媽。雖然 N 已經是觀眾席最後一排,但劇院很小,所以感覺還是很近。一坐下就會有工作人員拿字幕機給你,就架在很像自拍棒的桿子上。雖然字幕卡卡的,偶爾跟不太上,但已經很足夠了唷!

好的,回到演出本身。《尋找金鐘旭》是大學路的長壽音樂劇,長約100分鐘,在一個大概只有實驗劇場大的舞台,250-300名觀眾的小劇場演出。場次非常的多,一天有3-4場,票價不貴,還有字幕機可以申請,是很適合不懂韓文但想體驗當地小劇場演出的推薦選擇。再加上故事輕鬆活潑可愛,看完會開心滿足的離開劇場耶!如果真擔心看不懂演出,可以找電影版來看,是我少數認得的韓國藝人孔劉演的,片名是「尋找完美先生」。

故事說的是新聞記者徐智友年紀老大不小,又因為跟總編理念不合而被辭職,在軍人老爸登徵婚啟示又莫名的要脅下,被抓去韓基俊所開設的尋找初戀事務所,決心找到九年前在印度碰到的完美初戀:金鐘旭。事實上,韓基俊也是因為工作上被辭職才決定要開這間其實不是那麼厲害的事務所,兩個人半斤八兩的憑藉著一個名字,踏上超級任務的道路。

值得一提的是,這場的演員只有兩男一女共三人,除了女生沒有分飾多角外,韓基俊跟金鐘旭由同一人飾演:兩者的造型主要差在眼鏡,有眼鏡的是拘謹又呆呆的韓,沒眼鏡的就是瀟灑浪子路線的金啦!其他像是女主角爸爸兩人的上司計程車運將空服員男主角前女友印度導遊前來應徵的徵婚者以及種種來亂的來推動劇情的角色就是另一名演員通包啦,他也是唯一負責會跟觀眾互動的演員,包含要掌聲與要大家跟著一起起鬨high!

演出的氣氛愉悅自在,視覺與表演風格有那麼一點點的卡通與夢幻,像是女主角摔傷,男主角立刻就公主抱轉一圈,然後才找到地方放人下來:或是常常會有「登」,某人腦袋的電燈泡亮了的停格,好讓角色們唱出獨白與當下的觀察,像是哎呀好看的下巴鼻子跟深沉度聲音等等等;更別說那台根本就是小朋友的玩具大車的計程車,以逗趣的方式讓三人又唱又忙碌地唱出這齣音樂劇的主題音樂。

佈景設計上也搭配演出的氛圍,色彩繽紛,不完全寫實,多以範圍色塊妝點,那感覺很像是在看棚拍的電視喜劇,但又再真實可愛一些。雖然到今天我才看了三檔演出 (註:《尋找金鐘旭》是我在韓國看的第三部音樂劇,前兩部是《Annie》《Jekyll & Hyde 變身怪醫》),倒是發現韓國音樂劇在燈光設計上會「反著來」,也就是利用燈光區隱喻角色心境,甚至是多說了潛台詞。以《尋找金鐘旭》為例,剛開始男女主角被解雇一段,圓形的 spotlight 燈光不是直接照在角色上,而是隨著角色的狀況與音樂的節奏,早一步往前走,營造出表演者要去追著燈跑的情形。對男主角來說,因為角色塑造上他就是隻溫暖的可愛動物,哦不,是個性很好的暖男,所以他是真的追著燈光跑,還會抬頭看、感覺委屈、為什麼燈不打他;個性比較強悍的女主角則不同,即便燈不打他,他就自己找燈前進,比較少有遲疑。

我還挺喜歡命運最後的安排:原來九年前幫忙女主角踏上印度之旅的就是男主角。當時兩人剛好同時間到機場櫃台換票,一個想奔回首爾去找要結婚的心儀學姐,另一個決心跟著算命師的指引,前往印度尋找命運。兩人匆匆在櫃台前交手、交會、錯過,但最後終究是又在一起了呢!命運會幫你跟你心愛的人搭起一座橋 (要是知道這句話出自哪裡,那你跟我一樣都有年紀了啦,哈哈哈)

對了,其實我比較喜歡戴眼鏡的拘謹呆,這演員戴眼鏡比較好看啦!(大笑)

後記...

1. 本日卡司表與收到的問卷小禮物 (翻過來是小鏡子一枚)


2. 我的M排座位與字幕機



2018年12月25日

韓國音樂劇 - 變身怪醫 (Jekyll & Hyde;지킬 앤 하이드)

時間:2018.12.25 07:00PM
名稱:韓國音樂劇 - 變身怪醫 (Jekyll & Hyde;지킬 앤 하이드)
地點:Charlotte Theater
卡司:
- Dr. Henry Jekyll / Edward Hyde:洪光鎬(홍광호)
- Lucy Harris:Haena(해나)
- Emma Carew:李正花(이정화)

11月偶然的一天,發現洪光鎬演出的變身怪醫第三階段發售,想說就湊個熱鬧買看看,買到了就飛一趟,沒買到也沒關係。就在我的到處嚷嚷好難買的碎念下,總是有好戲友跳出來幫忙,結果就變成這樣了 (叩謝)。《變身怪醫 Jekyll & Hyde》是我很喜歡的音樂劇,雖然老派,但故事規模恢弘大度,曲子也很能讓表演者發揮,觀眾聽得過癮。一般最受推崇的男主角是澳洲國寶級演員 Anthony Warlow 的版本,他也是目前市面上唯一的全本音樂劇錄音 (1994年)


《Anthony Warlow 是我最喜歡的 Jekyll & Hyde》

公演的場地在 Charlotte Theater,是個跟其他劇院好朋友都有點距離的地方。下午看的《Annie》3點開演還delay,直到5:40演出才結束,我只得一路奔跑搭車呀!由於《變身怪醫》是非常熱門的票,每次階段性開放售票都瞬間秒殺,想當然劇院大廳滿滿都是人。除了排隊等著跟看板照相外,一旁還有展示曾在劇院演出的10多部作品周邊,像是《Wicked 邪惡壞女巫》、《Aida 阿依達》、《Dr. Zhivago 齊瓦哥醫生》等。

之前有提到我覺得《Annie》的舞台太寬,Charlotte Theater 就好多了,是熟悉的視覺。曲序和我聽熟的原聲帶不完全相同,Emma 的父親變成說故事的人 (原本是 Dr. Jekyll 自己說出人有善惡兩面)。〈Facade〉一曲讓所有的角色都上了台,並利用雙層舞台讓貴族在二樓,平民階層與 Lucy 在一樓,直接破題當時的貧富與階級差距。舞台設計以多個銅質感雕花的弧形拱門做樓層裝飾,搭配上顏色灰暗的磚牆與背光,影射故事與每個角色都有不為人知的黑暗面,整齣戲的氛圍就此定調。

《這次出演變身怪醫的訪問》

雖然之前已經在網路上看個無數洪光鎬的 Live 影片,等到人親臨現場還是被震懾的亂七八糟。上半場最重要也是最花俏的,舞台直接從上方與左右撤走,然後實驗室從深處滑入,左右兩邊高聳頂天的書架也跟著出現,加上演員漂亮飽滿的聲音與從疑惑轉堅定的詮釋,聽得我都要哭了,非常滿足;在一陣瘋狂鼓掌聲中,演員快速投入緊接著的。這首歌是 Hyde 第一次出現的曲子,也是因為這首歌讓我嚇到縮在座位裡動不了,手上的望遠鏡很自然的停住了。洪光鎬的 Dr. Jekyll 很溫柔,溫柔到有點出乎我意料,就...太像可愛動物了,我心目中的 Jekyll 應該是要多點內斂的禁慾與壓抑,這樣 Hyde 爆炸時反差會更大,但演員真的很厲害,讓人不禁懷疑他到底用哪裡共鳴啊,能量超級無敵驚人,低音穩定,高音漂亮,光用聲音就可以把觀眾鎖住 (是什麼邪教嗎)

提到溫柔的 Jekyll,有些小細節是很讓人愛不釋手的,像是跟 Emma 在宴會上碰面,兩個人遠遠的看見彼此就都把雙手伸直直,小小快速握拳打招呼,快要碰到當下卻越握越慢與意興闌珊,原來是 Emma 的爸爸從旁出現了;另外,宴會結束要跟 Emma 離開時的依依不捨,還得要旁人橫架著笑傻的 Jekyll 離開現場;與 Lucy 意外的一吻更讓充滿罪惡感的 Jekyll 逃離房間 (那時Jekyll已經知道弄傷Lucy的就是Hyde),獨留Lucy一人在屋內唱著,Jekyll 則在屋外撫著唇上的餘溫,掙扎痛苦不已。

這個版本的 Lucy 雖然很美,卻不夠世俗風塵。又或者說,相對於 Jekyll 和 Hyde 是人的善惡兩面,同存在一個身體裡,Lucy 跟 Emma其實另一種對照:兩個極端的個體,一個窮苦,一個富有;一個艷麗,一個清麗;這兩名女性同樣擁有純潔善良的心靈,雖然同時愛上 Jekyll ,但隱含在愛戀之後的情感與主從關係是大為不同的:Lucy 視 Jekyll 為頹爛生活的希望之光與救贖,Emma 則是自始自終以天使聖潔的溫暖守護著 Jekyll。很可惜的,這晚看的 Lucy 與 Emma 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就是不同的兩人愛上同一個男人。或許是因為韓版刪去不少 Lucy 跟 Hyde 的對手戲,讓角色衝突性出不來。Hyde 不只是 Jekyll 的惡,更是 Jekyll 被壓抑的慾望。Hyde 知道 Jekyll 對 Lucy 有特別的情感,而他自己也有,所以才會不停地去找 Lucy 麻煩
(小男生喜歡小女生的心態嗎)。無奈 Lucy 愛的是禁慾氣息濃厚的 Jekyll (喂),Hyde怎樣都得不到Lucy,在半憤怒半想要報復Jekyll的狀態下殺了Lucy。

《Jekyll & Hyde》有許多我俗稱大部頭又可以炫技的曲目,也或許因為這樣,導演跟演員很容易陷入「演唱會」模式,就是唱完歌曲後有一種「啊」收束,然後雙手高舉或是朝兩側張開的感覺,加上燈光與調度也都按照相同的邏輯安排設計,以至於每當歌曲結束時都會讓我微微出戲。我看洪光鎬唱完後有刻意收斂,其他歌曲多少還是讓我有這種感覺;Lucy的情形比較嚴重一點,雖然歌還是唱得很好啦!

好的,我人生的一個bucket list可以打勾了!可以想什麼時候要來勾第二個勾了,畢竟聽洪光鎬現場真的太爽了啊啊啊啊啊 (無窮迴圈)



後記:

1. 本日卡司表:


2. 演出片段:哎呀三個怪醫都好想看  >///////< 現在已經變五個了唷~~~



3. 在韓國等下班路很辛苦啊,零度啊各位。但有等到生光鎬,20秒吧!他正走向等待的觀眾...散場時跟等著和宣傳板拍照的觀眾聊天,說我這次主要是為了洪光鎬來的,順道提了之後想看的演出。對方說,其實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有這麼多音樂劇可以看,今天想說是聖誕節所以來看演出 XDDD

韓國音樂劇 - 安妮 (Annie;애니)

時間:2018.12.25 03:00PM
名稱:韓國音樂劇 - 安妮 (Annie;애니)
地點:世宗文化會館大劇場
卡司:
- Annie:유시현
- Oliver "Daddy" Warbucks:주성중
- Miss Agatha Hannigan:변정수
- Grace Farrell:왕은숙
- Daniel "Rooster" Hannigan:이경준
- Lily St. Regis:유미

這是一齣聖誕節檔期限定的演出,又25號聖誕節在韓國是有放假的,所以這天下午有不少爸爸媽媽帶著小孩來看演出。

光化門地鐵站設在劇院世宗文化會館的後方,一路上階梯就是沒看到正面大門,走進 Service Plaza 詢問,要我到一樓買票,結果我又找了好一會兒才找到 Box Office,最誇張的莫過於我已經在世宗文化會館的2樓了,跟保全人員詢問哪裡可以買票,可愛的保全直指對面的 Service Plaza,心想Service Plaza人員才叫我過來這裡啊!後來才發現售票處在一樓,我順著地鐵出來的地勢會到二樓,難怪找不到。

《Annie》是齣闔家歡的音樂劇,敘述孤兒 Annie 因為正面積極樂觀的個性深受大家喜愛 (經典的〈Tomorrow〉就是唱著幸福就在不遠的明天呀),最後被富翁 Oliver 收養,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完)!跟另一齣小孩劇《Matilda》一樣,都有些討人厭的小奸小惡、不安好心的大人,但最後壞事跟壞心眼都會被揭穿的邪不勝正情節。

世宗文化會館是個超大的場地,光觀眾席就有五個還六個區塊,很像是再大1.5倍的國父紀念館,但設備好很多。舞台非常寬,寬的即使台上已經有華麗的富翁家 (兩層樓高與左右開岔的歐式建築樓梯) 與一堆群戲演員了,還是覺得舞台空空的填不滿,心想要是縮個三分之一寬,整個豪華的氣勢就出來了。這裡的每個座位都有內建像是飛機的機上遊樂系統,看起來是可以上字幕的,不過今天這場沒有字幕就是。

之前就有聽說韓國音樂劇的小孩演員很厲害,《Annie》裡加上 Annie 共有九個小女孩,能唱能跳不打緊,還可以翻來滾去地筋骨超軟。女主角 Annie 的聲音清亮,她一開口,整間劇院就亮了啊!有一段是Annie逃出孤兒院,在街上與流浪犬Sandy 相遇的橋段。劇組找來一隻真的黃金獵犬上台,讓牠很乖的完成幾個指定動作:追警察、了解 Annie 演員的呼喊招手、還有陪著Annie唱完本齣音樂劇最主要的。狗狗可能是有點緊張,在這首歌時一直汪汪叫,但小女孩演員非常處變不驚的伴隨著狗叫聲,穩穩地唱完整首歌,非常佩服啊!

這次的舞台有個舞台前緣的銀橋,使用率還挺高的,包含富豪帶著 Annie 逛紐約的〈N.Y.C〉、小奸小惡三人組的〈Easy Street〉
等,都利用了這段舞台做延伸表演。考量到《Annie》創作時的背景 (正值美國經濟蕭條時期),故事雖然端正的過頭,還多了小羅斯福總統與幕僚們被 Annie 的樂天給振奮到 (我個人是覺得有點矯情啦),但演出中歡樂雀躍的氛圍與大規模的舞蹈編排,即便因為場地太大而不太過癮,觀看上還是很讓人開心的,我前面幾排的小朋友看得在座位上蹦蹦跳跳呢!!

對了,謝幕時還有叮叮噹噹的聖誕歌曲,樂池把樂團跟 Annie 的大牌子給升了起來呀!!




後記:

1. 本日卡司

2. 來看一下可愛的Annie與她的好朋友們:


3. 劇院外頭的樓梯有好大的Annie廣告,整片樓梯都是。


2018年12月1日

働故事劇團:我和我的貓奴

時間:2018.11.30 07:30PM
名稱:働故事劇團  我和我的貓奴
地點:華山1914文創園區東3館  烏梅劇院

寫心得前,先來個小故事...

由於長年在外租屋,雖然很想有隻毛小孩陪伴,卻總是顧忌著不能好好照顧而作罷。不過,2014年倒是有隻黑喵進到我的生命裡:那一年的八月我還住在萬隆,一個人的一樓小套房,開門就是已經做好下水道排水的乾淨後巷。有一天來了隻黑貓,直直盯著我不知道要幹什麼,因為我手邊完全沒有可以給貓吃的食物,當下只好大眼瞪小眼。隔天卻像是被下咒般,也不管黑貓會不會再來,反正就是抱了一包貓乾乾回家。上網求救發現,其實牠不是美少女戰士的露娜,而是魔女宅急便的吉吉。

接下來的半年,喵吉幾乎每天都會來我家門口要食物,常常是我的機車聲一接近,牠就從不知道哪裡的巷子裡喵喵叫的跑出來 (我根本覺得牠是奔出來的)。同年11月,與我一牆之隔的房客自殺離世 (這件事情讓我思考很多,想聽故事的再跟我說),那段時間心神老是不寧,好在有吉吉晚上的陪伴 (雖然只是來蹭飯);12月碰到吉吉身體狀況差,還找了個紙箱誘捕吉吉,抱著快五公斤的牠走了15分鐘看獸醫,這才發現牠已經6~7歲了,換算人類年齡約莫50~60歲。由於看診聽醫生說明時,一直喵不停的意見很多,所以被醫生嫌多話,不過以公的街貓來說,吉吉算是非常溫和的。一直到隔年二月,吉吉依舊會時不時出現,有時候吃飽了也不會走,就靜靜的背對著我坐在家門口,然後我就靜靜地坐在陽台看著牠 (這畫面好妙)。朋友說,黑貓在古代是守護神呢,所以吉吉一定是在守護者我。

最後貓咪曼曼 (陳敬萱飾) 回顧著過去在主人家所感受到的愛,提及12年的貓生非常幸福,讓我不禁想起了吉吉,好奇牠在診療台上多話的內容是什麼、好奇牠為什麼在相處的最後些日子裡很常來我家門口什麼都不做的坐著 (2015年2月之後我就沒有看過吉吉了)、好奇牠當初怎麼選擇要到我家跟我四目交接等,雖然我倆交會的時間很短,吉吉陪伴的身影卻一直都在。

故事說完了,來說說演出吧...

《我和我的貓奴》是一個非常溫馨可愛的故事,全劇以貓咪曼曼的視角看世界,是曼曼的貓生回憶錄。然而,演員不是穿上布偶裝,也沒有傑利可貓的特殊化妝與肢體,就是個人的樣子,說著我們聽懂的語言,耍著我們可以理解的任性 (畢竟她是貓嘛)。也因為裡頭所有的貓並非真的像隻貓 - 包含家貓曼曼與街貓國榮 (王捷仟飾) - 讓演出裡所有的溝通與討論不只是人與寵物之間,而是多了人與人之間。

從曼曼天真浪漫又渴望冒險的貓生歷險中,我們大抵可以看到一個熱情追求著未來的自己的樣貌:想去闖蕩、想去參與更寬廣的世界,最後回歸平靜,找著自己與周圍能夠和平共處的生活方式。從經歷叛逆期、脫離原生家庭 (阿仁家)、跳進為愛走天涯的戀情,這一整個迴圈正是我們終其一生跌撞需要時時思考的:我們該立足在哪裡?以及我們究竟想要什麼?此外,一段主人阿仁 (蘇澤豪飾) 與曼曼的諮商對話,不僅道破現代人的孤寂脆弱,也說盡人類不管在親情或愛情上,總是要經歷過互相傷害的控制,知道強摘的果子不甜,才有放手讓對方自由的體悟。

好一段時間沒看陳敬萱演戲,還是非常喜歡她演出時自在舒服的樣子。她的曼曼清亮透徹,可愛不做作,勇敢固執得惹人憐愛。也正好敬萱個頭小,跟主人阿仁與浪子貓國榮的對手戲都可以很自然而然的攀上攀下,萌感與生俱來。在接過白色披肩後,敬萱的聲音與步伐逐漸低沉緩慢,沒有刻意裝老,卻明顯地區別出活潑小貓與穩重成貓的差別,讓歲月不著痕跡的在她的詮釋下快速向前奔跑,也在幾步走上沙發的路上把觀眾再拉回最美好的青春浪漫。

我是從働故事劇團之前的作品《Hello, world! 人形機器人--越來越像你》開始認識彭若萱,藝穗節的版本就已經讓人驚艷,是非常值得關注的演員。近期她的作品不少,如四把椅子的《全國最多賓士車的小鎮住著三姐妹(和他們的Brother)》、陳家聲工作室的《藍衫之下》,表現也備受肯定 (因為客家電視台的《台北歌手》入圍金鐘獎)。在《我和我的貓奴》中她一人分飾多角,最主要的麗莉一角,實際上是少了自信與勇敢的曼曼人類版,需要許多外在的力量與他人的認同才能相信自己是有價值的,演員形象與過去看過的作品大相逕庭,非常逗趣。是說,麗莉的捲髮也太好看了吧!哪裡燙的快告訴我!

比較可惜的是街貓國榮,他是劇本中描寫得最少的角色,主要是拿來刺激曼曼出走與追尋的破口,使得自始至終他的面向就是帥氣與狂放不羈,和其他腳色相比平面單一。不過,王捷仟與蘇澤豪在劇中的形象塑造很成功,正好就是兩個對立面:一個四海為家、一個阿宅害羞;一個直率果斷、一個纖細敏感;相互補全了對方角色個性欠缺的部分。

從《人形機器人》開始,働故事劇團嘗試口述影像,讓視障朋友也能夠欣賞優質的劇場演出。光就這一點,劇團就值得所有觀眾支持,畢竟文化平權需要大家身體力行。《我和我的貓奴》台北場已經售罄,但明年五月劇團即將前往台中與新竹演出,別錯過當貓奴的機會啦!

最後,僅把這篇文章獻給我心愛的黑喵吉,不管你在哪裡,希望你都好好的!


2018年11月3日

2018國際劇場藝術節 紅潮劇集:瑪莉皇后的禮服

時間:2018.11.02 07:30PM
名稱:2018國際劇場藝術節  紅潮劇集 - 瑪莉皇后的禮服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先讓我下個短結:

雖然《瑪莉皇后的禮服》在劇情上還是有缺陷,演員詮釋歌曲與肢體上還是有毛病可挑,但整個製作極有誠意,劇組也企圖在故事上走一條不一樣的道路,讓中小型音樂劇同樣能有著深厚的時代格局,這些都是在資源匱乏的台灣劇場難能可貴的!

從宣傳照與劇名《瑪莉皇后的禮服》不難發現這作品跟日本傳奇女子橫濱瑪莉有關,但故事說的不只是瑪莉,而是試圖描繪戰爭下的女性是怎麼活著與面對突如其來的苦難、死亡與傷害。我們往往會歌頌在前線作戰的英雄,卻忽略了讓整個社會持續運轉的後勤補給,甚至是用著理所當然的態度去看待這群人的付出與犧牲。演出裡,小從日常瑣碎之事,大到痛苦的親情決絕,在在都是為了凸顯各種情況下,女性不可思議的堅強與韌性,願意為了別人而隱藏自己真正的想望,然後進一步的去撫慰他者,像是京劇名角若蘭為了觀眾唱、慰安婦瑪莉以阿里郎的旋律安撫想家的韓籍士兵、年輕的雪子不願拖累家人而要成為自己的神 (有人覺得這段有Wicked - Defying Gravity 的感覺嗎?雖然無法飛很高啦~)、正太母親最大的溫柔就是跟孩子做完全的切割。女性受環境影響的不得不,以及堅忍自主決定的柔性力量,在《瑪莉皇后的禮服》中表露無疑。

由於瑪莉代表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世代的女性樣貌。為了讓舊時代的回憶與新時代的對談可以穿插並存,燈光與投影在轉場上幫了許多忙,讓演出的氛圍在虛實之間順暢交替流動。此外,劇情安排讓15歲的瑪莉不只在回憶片段出現,也讓她與老年的瑪莉對話,引導老年瑪莉終於能夠面對自己,坦然回家,進而帶出不管是在哪個時代下的女性,不管是因著什麼原因而導致你成為現在的你,請都要能跟自己和解與釋懷。(OS: 突然很想走個貓劇裡 Memory 的 Cue~)

演出提了兩個時代洪流下的名女人:一個是活在兩個國家夾縫間、唱紅〈夜來香〉的李香蘭;另一個則是在十里洋場扛壩子杜月笙的支持下,重新登台唱戲的京劇名角孟小冬。由於這兩個橋段連在一起:先由老年瑪莉搭配真人影子戲說了段誇張的「打是情、罵是愛」的李香蘭戀情,後來出現了戲曲的鑼鼓聲,提到犧牲自己親生孩子的戲曲段子《搜孤救孤》,還要角兒想想臺下等著看戲的戲迷們,頓時間我迷糊了,我誤以為風度翩翩的長袍馬褂男子是壓迫女子唱戲演出的壞老闆,畢竟故事真真假假說到這兒,男性的權力一直是大於女性的,又前一段李香蘭被暴力對待一事未果,角色形象跟我當下的解讀衝突,一直覺得不對勁。直到寫心得時翻找劇團臉書,再對照自己所認得的孟小冬故事,這才發現是兩組人啊!(想知道孟小冬的故事,請看國光劇團《孟小冬》)。不過,劇組所選擇描繪的李香蘭模樣戲謔了些,比較像是個人經驗的遇人不淑;又孟小冬碰著杜月笙後倒也不是真的顛沛流離(與梅蘭芳一段感情還比較苦),最後依舊是為了自個兒唱戲自個兒活;拿這兩人來類比時代所造成的種種悲苦無奈,多少有些文不對題與小題大作的尷尬感。

常說音樂劇難寫,音樂劇演員難當,要會唱會演會跳。這個唱還不只是唱得讓人聽懂,還要唱出歌詞的情感與生命,因為音樂劇歌曲的歌詞就是劇本的一部分,是要帶動劇情的。然而,《瑪莉皇后的禮服》還是有不少歌曲我聽不清歌詞(中文音樂劇歌詞超難寫的),最嚴重的莫過於上半場孟小冬與杜月笙的合唱,以及下半場正太唱著我的母親。私認為前者的歌詞有解釋到兩人的關係,如果當下可以理解,或許我不會混亂太久;後者我幾乎沒從歌詞得到資訊,反而是從其他演員出場的動作(燈紅酒綠的酒家路)與影像輔助而猜出正太母親的背景。對我來說,鮑奕安雖然有把歌曲唱出來,但詮釋上無法說服我,即便後來有靠著自身的演技將演出救回來,我還是覺得十分可惜。

飾演年輕瑪莉的李曼表現極為出色,不管是在慰安所與鮑奕安的對手戲,還是最後把自己的自由拱手讓給了好姐妹,演出層次豐富多樣。一首〈我期待〉,微弱卻堅毅的唱出對孩子的期望,唱出黑暗裡的光明,精彩動人。此外,飾演王子的張洪誠是演員群中,肢體動作最自在好看的。他在舞台上明顯比其他人放鬆享受,進而使他和李曼的合唱可以不被吃掉,靈活的運用他所能做到的聲音表現。沒想到向來都是群戲演員的他成長這麼多,是我看本次演出最大的驚艷之處!

後記......

本週國家劇院大小兩廳的女人都因為孩子而誤了一生啊!大廳是《葉瑪》,一個想要孩子卻生不出孩子的女人,最後自己瘋了,周圍的人也跟著崩潰;小廳的瑪莉因為不想要讓心愛的人為了自己妥協(過往的慰安經驗讓瑪莉在一次接客中,腹部慘遭槍傷而拿掉子宮),而把愛人給的船票給了好姐妹。

最後,來聽李曼唱歌吧!錯過瑪莉,她的下一檔演出是人飛與香港一舖清唱合作的《阿飛正轉》,台北、桃園、台中都有演出唷!




2018年9月28日

野田地図 NODA MAP:贗作 盛開的櫻花林下

時間:2018.09.28 08:30PM
名稱:巴黎秋天藝術節  野田地図 NODA MAP - 贗作 盛開的櫻花林下
地點:Theatre National de La Danse Chaillot - Salle Jean Vilar (夏祐宮)

--- 前言 ---

2018年的巴黎秋天藝術節有許多日本節目,戲劇、舞蹈、舞踏、狂言 (野村萬齋父子)、能劇都有,大抵是要慶祝法國日本二戰後重啟交流60年 (不確定),這檔野田秀樹的《贗作 盛開的櫻花林下》是其中一檔。當初在台灣研究節目時就很想看這檔演出,甚至跟日本劇場友人詢問是否有劇本?由於這是兩部坂口安吾的故事改寫,沒有出版劇本。本來要放棄了,但經過夏祐宮時看到海報又心癢難耐,所以硬著頭皮就去看了!還好有去看,因為好看得不得了呀

底下是把之前在臉書上貼的心得轉貼過來。

--- 心得正文 ---

非常非常好看,即使不懂日文 (只聽懂幾個單詞),也完全看沒有法文字幕,憑藉著前一天晚上惡補坂口安吾的兩部短篇大綱:《盛開的櫻花林下》與《夜長姬與耳男》,優異的美術設計、能量強大飽滿的演員群、還有流暢的導演調度與手法,我似乎稍微碰觸到日本無賴派的人生厭世核心,以及坂口安吾獨特的病態、殘酷與絕美!

這作品要不是日本人,恐怕寫不出來。

生命就是一場遊戲、是一場夢,再美麗無邪的物品都有著嗜血的一面,就像是故事裡天真美麗的公主彷彿擁有雙重人格,喜好血腥的惡趣味、不把人的苦痛當一回事、在捉迷藏裡被找到的人就得死 (正好呼應原著櫻花林的人頭遊戲),但一切的一切,她都不懷惡意:誠懇地跟做出惡鬼佛像的耳男說謝謝,最後被耳男刺殺時,嘴裡還喊著沒關係。當公主與耳男爭執末了,藍布一蓋上,公主的遺體便消失在櫻花林裡。對耳男來說,是夢境嗎?是精神失常嗎?還是他在林子裡迷失了自我,不停的回想曾經發生的過去?地上出現了十字斜向交叉的光影道路,方才出現的人物猶如遊走人間與怪物道般,陰陽兩界,相互穿梭交會,啊,真真假假倒也分不清了...只能跟耳男一樣,傻傻地坐在滿開的櫻花林裡,讚歎這真是太美了...太美了啊...

野田秀樹很厲害的將兩個故事融合在一起,雖然中間有許多辯證因為我不懂日文而無法理解 (下半場有一長串在討論人跟鬼的差異)。演出的氛圍營造的極美極病態,一整片滿開的櫻花林美到讓人屏息,演員更是這場演出成功絕對的大功臣。深津繪里 (公主) 最後與妻夫木聰 (耳男) 最後對峙到死掉一幕,我看得眼淚直流,太美了太傷痛了太無奈了,耳男還頻頻捧起四周的櫻花瓣往公主身上埋去,想說把公主跟美好的櫻花擺在一起,或許剛才刺傷的激烈都可以被修復。

不光是主要演員們,連配角們也需要極度專注,因為場上利用大量的彈性帶製造出框架藉以代表房間、門、打光板等,甚至是透過快速的收束創造出速度感好達到換景的目的。

天海祐希這次演男役 (演個愛上公主妹妹的王子),據說因為是野田導演,天海沒什麼問就答應出演了,沒想到是寶塚退團後,相隔23年再次在舞台上搬演男角。是說,天海還真是一站在台上,那個身形超挺拔,手腳一張開超修長,在舞台上非常好看有存在感,果然是寶塚TOP出身呀!幾年前就被《春琴》裡的深津繪里驚艷,今天他的公主一角感覺一樣有點精神問題,純然天真又殘酷的獵奇個性,透過小深賦予角色的聲音與孩童般的肢體,充分表現。對了,今年初剛跟著三谷幸喜《變身怪醫》來台演出的藤井隆,今天也是演出一員,雖然他沒有出現在海報上 XD 但其實他是日本舞台劇一線的說!

啊啊啊~~看了一齣好戲真的好令人滿足啊啊啊啊!!!重新回去看海報,發現海報上頭樹枝長的樣子就是故事人物們的映照:
- 天海祐希:其實天海祐希在這裡是個配角,但宣傳上他是主角,或許因為這樣而把他放在海報最上頭。
- 深津繪里:櫻花樹枝剛好長成了惡魔的角。
- 妻夫木聰:被櫻花樹與夜長姬迷惑的男子。
- 古田新太:最後的死法非常壯烈,萬劍穿身而死。

註一:美得讓人失了魂魄的舞台 (上面一塊方形黑色的是字幕機)


註二:演出片段


2018年9月6日

互相侵犯也互相承接:這是愛情,也是探戈 - 2018新舞臺藝術節-科爾內霍舞團《魅.Tango》


此篇文章為中信新舞臺藝術節邀稿,首登於BIOS Monthly。文章的標題編輯有修改過,其餘內容僅有修辭變更。

阿根廷探戈發源自十九世紀的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演變至今已成了音樂與舞蹈並重,獨特的阿根廷代表文化。錯落強烈的節奏中,不僅包容乘載著當時前往南美洲打天下的歐洲移民的鄉愁,也交織揉進了身為「他者」深層隱晦的悲傷,以及對於人生的極度不確定感。其特殊的歷史淵源讓探戈相較於其他舞種,更能表現出激烈的情感拉扯。因此,在許多劇場演出裡,時常能看到一曲探戈表現出的各種濃烈與糾結。

當憤怒到無以復加時,探戈吧!
當心痛到無法言說時,探戈吧!

音樂劇《芝加哥》的 Cell Block Tango(註一) 堪稱是音樂劇裡最經典的探戈代表——六個曲線窈窕的美麗女人在舞台上排成一列,憤怒地輪流控訴著男人的不是。鏗鏘有力的歌詞與樂曲,帶著觀眾重返案發現場,感受腎上腺素急速爆發的威力與無法控制自主。表面上探戈是一領一隨的舞蹈,但實際上也要有一方願意跟隨,另一方才能順利領舞,就如同不對等的愛情關係一般。

《吉屋出租》裡的 Mark 跟 Joanne 便是陷入 Tango: Maureen(註二) 的兩個傻子,一邊問著 Why do we love when she’s mean (為什麼她那麼壞,我們卻還愛她)、一邊卻依舊乖乖地、愛到卡慘死地當 Maureen 的工具人,幫忙調校她的抗議示威器材;波士頓試演、改編自 2001 年巴茲魯曼(Baz Luhrmann) 同名電影的音樂劇《紅磨坊》,保留電影裡原有的 El Tango de Roxanne(註三),正如歌曲一開始所揭露的慾望(Desire)、熱情(Passion)、猜疑(Suspicion)、妒忌(Jealousy)、憤怒(Anger)、背叛(Betrayal),用探戈同時傳達女主角 Satine 的身不由己、詩人 Christian 的絕望忿恨與公爵的嫉妒殺氣。

探戈雖不是愛情,但也唯有愛情可相互比擬

光是一曲探戈,訴說的多情癡情與無情便無法終了;更別說愛情本就面貌多樣、明白著暗地裡勾引,令多少世間男女料想不透,夜裡獨自神傷。因此,我們不妨求助與感覺最接近愛情的探戈,從阿根廷探戈裡探求難解的答案。

此次來臺演出的科爾內霍舞團 (German Cornejo's Dance Company),於 2017 年結束了真人實境節目「美國達人秀」 (註四) 與完成結合街舞與探戈的《Break The Tango》 (註五) 歐洲城市巡演後,2018 年春天所推出的新作《魅‧Tango》,回到阿根廷探戈最原始的樣子,再次傾聽阿根廷探戈音樂之父皮亞佐拉(Ástor Pantaleón Piazzolla)的聲音,喚醒在漆黑卻無眠的夜裡、暈黃的燈光照著石磚板所鋪成的巷弄間,形單影隻等待認領的孤寂靈魂們。微醺的酒意與班多紐手風琴(Bandoneon)醇厚卻富層次的琴音,引領著曖昧不明的情慾流動。一雙雙美好靈活的蹄子等著出閘,等著飛天遁地、攻城掠地、優雅勾拐、姿態玩轉。

擁抱對方,其實也是擁抱自己

默契十足與賞心悅目的舞者,搭配嫻熟高超的舞蹈技巧,固然是欣賞探戈的重點。然而,這一秒是女方帶有侵略氣息,俐落地攻佔男方領地;下一刻卻又是男方支撐著女方抬腿過腰,使其綻放出美麗誘人的曲線。雙方各自用身體去感受外在的牽引與影響,同時也專注於自身的應對往復,彼此刺探、角力、拉扯、纏鬥,重心與權力關係不停交換,在承接對方的情形下,學習接納與調整自己。一進一退間的取捨,成敗了這一曲探戈人生。

[註一] Cell Block Tango 片段
[註二] 電影版《吉屋出租》裡,Tango: Maureen 編排了一段非常好看的探戈舞蹈,讓 Maureen 身著紅衣,在眾黑衣人之中遊走舞動
[註三] 尚未有演出影像釋出,在此先用電影片段作為參考:點此
[註四] 舞團參加「2017美國達人秀」 徵選片段:點此
[註五] 《Break The Tango》宣傳片段:點此

◎ 演出資訊

2018新舞臺藝術節-科爾內霍舞團《魅.Tango》
場次 | 10/05(五)19:30, 10/06(六)14:30、19:30, 10/07(日)14:30
地點 | 新北市藝文中心演藝廳
演出 | 科爾內霍舞團
主辦單位 | 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
購票 | 兩廳院售票

撰稿:JimmyBlanca
攝影:Federico Paleo